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水浸寒天观陨落(第二更求订阅!)
    ps:七月快要结束了,求一下支持,订阅,打赏,月票,多多益善!

    陈岩用手一指,无形剑斩出。

    哗啦啦,

    森森然的杀机倏尔散开,晕出弧形,似凛凛然寒山压顶,像细细密霜雪刺骨,如层层叠晕潮沸腾,连绵成一片。

    轰隆隆,

    剑光乍起,整个殿中都氤氲出一层肉眼可见的寒冰,上面照出幽蓝的色彩,闪烁着危险的气息。

    “起。”

    孽王屈指一弹,摇手摆臂,自背后魔光之中,升起一座墨玉石碑,缠绕花纹,镌刻魔神,讲述罪孽之道,任何人不可超脱。

    石碑节节升高,幽深不见其底的乌光升起,有一种莫名的力量。

    力量一起,阻挡剑光。

    “妖魔的神通,果然不同。”

    陈岩当日可是接受过一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妖魔的传功,这个时候,就显示出其作用,他对对面孽王的法宝,有少许了解。

    孽神碑,记载千罪万恶之道,蕴含天地之间的所有罪恶。

    任何人见到,都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然后化身为魔。

    眼前的这具石碑虽然强大,但到底是一个赝品。

    陈岩念头百转,瞬间就有了决断,趁着孽王祭出石碑帮金牛王挡住无形剑的剑光,马上运转法力,背后魔图展开,显示出一个葫芦。

    哗啦啦,

    葫芦一转,自葫芦口上升起一道白光,有眉有眼,双翅振动。

    唰,

    白光一跃而起,携带一种灭天灭地杀尽众生的杀机,降临场中。

    “啊,”

    斩仙飞刀一出,孽王就感应到其斩杀所有生机的霸道,她不敢怠慢,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打入石碑之中。

    嗡,嗡,嗡,

    石碑剧烈颤动,上面的文字飞了出来,凝成一个古老的孽字,血淋淋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流淌着罪恶的血液。

    咔嚓,

    白光斩在这个古老的大字上,虽然将之斩成两半,但很明显余力已经不足。

    “去。”

    陈岩早有预料,目光一凝,头上的星冠陡然间大放光明,五彩焰火扩展,紧随而至。

    哗啦啦,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悄然无息,却又迅如电光火石。

    哗啦啦,

    趁着孽王刚才全力驭使石碑,旧力已断,新力未生之时,焰火已经蔓延而来。

    “啊,”

    孽王真没有想到,陈岩没有去捏金牛王这个软柿子,反而对自己发起了狂风暴雨般地摧残攻击。

    这一下子,可真是打了个措手不及。

    急急匆匆之下,纵然躲过了大部分的火焰,但是几个火星还是溅在了身上。

    轰隆隆,

    火星寻到气机,顿时燃烧起来。

    “不好。”

    孽王花容变色,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明白对方火焰的霸道,居然吞噬自己的法力,扑都扑不灭。

    “杀,”

    金牛王见此,知道不妙,顾不得自己元气大损,施展神通,头上尖尖的牛角突兀伸长,一下子就杀到陈岩跟前。

    “咄,”

    陈岩早有准备,大袖一挥,祭出道器八景金阳宝镜。

    轰隆隆,

    万千金光射出,镜面转动,将金牛王困在其中。

    “八景分立,金阳大道。”

    器灵发出吟唱,金牛王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镜中世界,四面八方都是镜光,看不出差异,一模一样。

    “啊,啊,啊,”

    金牛王发出大叫,他最恶心这种的,有力使不出来。

    “魔女,给我受死!”

    陈岩见道器发威,放下心来,身子一转,已经到了孽王身前,五指一伸,如同尖尖的鸟喙,径直啄向她光洁的额头。

    嗡,

    这一手看似不起眼,但力量集中,锋锐刺人,还未落下,孽王就觉得眉宇间一片森绿,杀机弥漫。

    “转,”

    孽王咬着牙,长长的紫色头发垂下,身子似左实右,如同风中的柳絮,正好避开迎面一击。

    “咄,”

    陈岩长啸一声,口吐真言。

    哗啦啦,

    气机牵引之下,孽王身上的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大涨,疯狂地吞噬其法力,让她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要遭。”

    孽王发现自己用尽办法却无法压下蔓延的火焰,心里开始一点点沉下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还有金牛这个蠢货,”

    孽王目光一撇,发现被困在金光中的金牛王,是又急又气。

    “咄,”

    陈岩又催动灵焰,然后身子欺到近前,天鹏神爪使出,招招不离要害。

    天鹏法身,力大无穷。

    天鹏法身,迅疾如风。

    天鹏法身,法武合一。

    孽王真的是感受到对方法身的不凡,加上灵焰作祟,越来越有心无力。

    “来。”

    没有办法,孽王只能一咬银牙,头上的紫发无风自动,根根拉长,一下子飞出,准确地刺入到庭中铁树上的果实里。

    “哇,哇,哇,”

    紫发如钢针,刺入果实,里面尚未完全化形的鬼婴儿发出一声难听的惨叫,被紫发穿透。

    刺啦啦,

    一阵似乎是难听的磨牙音里,孽王双臂张开,身子微微后仰,下巴尖尖,一种肉眼可见的乌光自果实中传来,进入她的体内。

    不多时,孽王的气息就开始疯长,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生出魔纹。

    “要你死。”

    孽王美眸中冷漠无情,不得不提前毁掉自己精心祭炼的宝贝,等于断掉了以后晋升的道路,她心中的恨意,真是滔滔江水都洗不尽。

    哗啦啦,

    随着怪树上果实一个接一个的干瘪,掉落,彻底消失,孽王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盛,满头的紫发几乎要放出光来,化成紫色的大日。

    陈岩只是静静地看着,等到眼前的这个妖魔中的强者气势到底顶峰之时,手中的无形剑倏尔刺出,平平直直,引出一线。

    刷,

    剑出,光至,血落。

    孽王一动不动,眉心上一点血痕,如同盛开的血莲花,在光洁的玉颜上,显得触目惊心。

    噗通,

    孽王带着满是不可思议,在她气势最强之时,被陈岩一剑斩杀。

    “可笑,”

    陈岩冷笑一声,中了自己的五色五行五方灵焰,还敢这么大刺刺地恢复力量,放松警惕,真是找死。

    这样的情况下,最强就是最弱,她死的不冤。

    “下一个。”

    陈岩斩杀孽王之后,将目光投向另一边,被困在镜中世界里的金牛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