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得胜归来暗潮起(第四更求订阅!)
    陈岩驭使无形剑,风驰电掣一样。

    不多时,他已经出了深不见底的沟壑,来到上方。

    展目看去,天光自表面射下,晕开在谷底。

    冷光和黑水相磨,生出千姿百态的光环,层层叠叠,连绵往复。

    真的是天色水容,幽光明影,别有一番风情。

    “可惜,”

    只是等看到一队又一队的妖魔自黑水中出现,羊角蛇身,覆有细鳞,手握利刃,杀机腾腾,才明白,这样的景象只是虚幻,下面是森森然的杀机。

    “结阵。”

    见到妖魔出现,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然后甲胄铮铮,战戈闪耀,早准备妥当的五人踏出,雄赳赳,气昂昂。

    从他们的目光看去,五人眸子中有兴奋,有慌张,唯独没有惧怕。

    “杀。”

    在居中的头领带领下,五人小队开始进行冲锋。

    虽然人数比起对面的妖魔要少得多得多,可是坚定不移的步伐,踩成一线,一而贯之,居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昂扬铁血的决绝。

    战旗高扬,上面绣有的插翅白虎咆哮,明光映照出五人的面孔,都非常年轻。

    陈岩没有插手,目光落在五人身上……

    看着五人的配合从陌生到娴淑,手上的招式开始抛弃刚开始的华而不实,而转向实用更具杀伤力,特别是在一次次面临死亡威胁的抉择后,意志变得坚定不可动摇。

    好大一会,在付出一人死亡的代价下,这个小队冲散了妖魔队伍,开始沉默地收集妖魔尸体。

    “不错,”

    陈岩感应到剩下四人身上的铁血气息,暗自点点头。

    这样的练兵,虽然残酷,但效果显著。

    毕竟黑水之中和地面环境不同,更加恶劣,而且还是面对嗜杀的妖魔,这样的锻炼,平时非常困难。

    除此之外,妖魔的尸身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以让下来的武师或者先天武师都发一笔小财。

    “这样逐批下方,由钦天监专门照看,可以杀妖魔,可以磨砺军队。”

    陈岩若有所思,喃喃道,“稳妥是稳妥,可是太过保守,无法给妖魔以最大的杀伤。”2

    “或许可以引入其他势力,当然,监管和安全是一个大问题。”

    陈岩一边走,一边想,很快来到最上面。

    哗啦,

    陈岩站定身子,一摇手中的符牌,一道光华射出,门户悄然无息地打开,他一步跨出,清清亮亮的天光照下,映照出身上华美而精致的法衣。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眸子中噙着明光,金灿灿的,还是地上的环境让人舒服。

    “大人。”

    镇守的钦天监的四名修士见到陈岩,马上过来行礼。

    “嗯,”

    陈岩点点头,没有多说,大袖一展,祭起无形剑,剑光裹身,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待人影消失不见,镇守的四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这位大人这一下子待了十五天啊,”

    “是啊,足足有半个月。”

    “听说大人是要解决谷底的异动了,不知道怎样?”

    “应该有结果了吧。”

    听议论就可以看出,众人对陈岩出手还是很有期待的。

    原因很简单,这段时间,汪容甫的人没少私下里给陈岩造势,什么最年轻的法身修士,什么让神灵都无可奈何的强势人物,什么令无极星宫灰头土脸的道盟新巨头,反正吹得天花乱坠,尽量拔高。

    他们的用意很明显,捧得越高,众人对陈岩的期望就越大,而他碌碌无为的局面,就会越让人失望。

    站的越高,摔得越重,就是这个道理。

    小景亭。

    古柏森然,竹树带雪。

    稀稀凉影一照,映在玻璃上,折射出十色斑斓。

    陆云鹤再次收到手下人的禀告,看完之后,笑了笑,道,“陈岩上来了。”

    汪容甫坐在木榻上,看着远处群峰映光,橙翠绿绕,赤霞如带,抿了一口茶水,道,“如何?”

    “面无表情。”

    陆云鹤用手指敲了敲玉案,笑道,“这个不说,来信讲,陈岩全身上下安然无恙,好似是出去郊游一般,没有任何的变化。”

    “这样啊,”

    汪容甫一听,面色露出笑容,啪的一声将手中折扇合拢,道,“我上次去谷底亲自侦探过,下面最少有两位魔王级别的妖魔坐镇,虽然没有直接交手,但气机纠缠之下,我已经发现,绝对不是好惹的。”

    顿了顿,汪容甫加了一句,道,“特别是在谷底这样的黑水环境中。”

    “陈岩再是厉害,也不能灭杀两名魔王而毫发无损。”

    陆云鹤站起身来,姗姗竹色袭人,他越想越觉得如此,道,“最大的可能是陈岩在谷底受阻,没有办法,只能上来。”

    “应该如此。”

    汪容甫点点头,表示赞同,只有同境界修士,才明白两位大魔王级别的妖魔在黑水的环境下代表的含义,主场之利,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半个月我们都忙着给陈岩造势,现在果子成熟了。”

    陆云鹤眸子里满是睿智的光辉,道,“苦于谷底异动带来的麻烦,现在大家都对陈岩的期望很高,恨不得他举手就能将之镇压。一旦结果不随他们的心意,这种期望就会化为怨恨,陈岩以后休想再琢磨领导权。”

    “那好。”

    汪容甫略一沉吟,就有了决断,道,“明天正好是例会,我们就在会上发难,将陈岩彻底打入谷底,让他威信扫地。”

    “好。”

    陆云鹤答应一声,正了正头上的法冠,道,“剩下的事儿你不用操心,都交给我去办,这次一定会让陈岩翻不了身。”

    目送陆云鹤离开,汪容甫重新坐回木榻,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嫩嫩绿的茶叶吸水膨胀,染上一层水光,郁郁的香气透出,似乎要将人的衣裳都浸上茶香。

    “陈岩,想虎口夺食,也得看一看你有没有这么好的牙口!”

    汪容甫低下头,茶光映照出他的面孔,眉宇间的杀机一闪而逝。

    在汪容甫的串联下,一股暗潮在没人注意的情况下酝酿,升腾,只待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