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日坠灵窍光万丈 白浴金门天不朽
    ps:新增啊,新增,怎么这么少?七月马上结束了,希望书友能支持一下正版订阅,给第一月一个好的结束。

    殿中。

    铜绿大鼎中烧着上好的香料,余烟袅袅。

    日光自半开的窗户中照进来,落在最中央的玉池中,入水三分,纠缠如纹,似牡丹花开,像芍药初绽,疏密簇叠,参差相望,层层之中,各有妙趣。

    风吹影动,光晕满室。

    陈岩换了一身青衣,束发不带冠,稳稳当当地坐在中央的木榻上。

    “咄,”

    陈岩手一伸,九天普化真形图在自己掌心展开,层层叠叠的纹理凸起,山和水,日和月,一种玄妙的力量氤氲,来来往往。

    很显然,这件自前世就得到的珍宝吞噬了大量的妖魔精气后,开始自我修复禁制法阵。

    或许用不了多久,能够显示出不少的妙用。

    “叱,”

    陈岩念头一起,宝图轻轻一震,两缕香气自里面冒出,倏尔一折,翩翩落地。

    两点香气,初始只有盈寸,逐渐拔长,至地遂与人等,纤腰秀项,容颜出众,赫然是大小两个少女。

    她们亭亭玉立,稍大的一个红裙罩身,髻云高簇,鬟凤低垂,丽色照人;另一个稍小的绿衣长裙,明眸善睐,只是眉宇间尚有稚嫩。

    “见过主人。”

    秋容和小谢一出现,就敛裙行礼。

    “起来吧。”

    陈岩抬抬手,直接问道,“辛十四娘安排的怎么样了?”

    “主人,”

    两女在场的时候,都是秋容说话,轻声答道,“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安排妥当了。”

    “嗯,”

    陈岩点点头,道,“这样的话,最近你们不要出门了,就待在我身边。”

    “是。”

    两人脆生生的答应,屈膝提裙,玉足一点,来到屏风前,垂手而立。

    “可以联系一下天工院的人了。”

    陈岩打开化神戒,看着里面堆积如山的各种魔石、魔器、魔骨,等等等等,觉得能够和天工院进行交易,各取所需。

    要知道,天工院在整个大燕王朝的地位特殊,里面有无数的能人巧匠,最善于镌刻法阵,打造器物,进行研究发明。

    朝廷能够蒸蒸日上,和仙道玄门对抗,天工院的作用没人会忽略。

    和这样的大势力打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屈指一弹,发出一道传信后,陈岩双手自然放到膝前,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修炼。

    法身之修炼,重在炼神。

    要以无上之神意,沟通天地灵机入体,从而让法身力量提升,并拥有种种玄妙之力。

    道基不同,孕育出的法身自然有三六九等。

    陈岩修炼出的天鹏法身可是最上乘的法身之一,一出世就是周天窍穴圆满,一举一动伟力加身。

    这样的法身潜力惊人,但要接下来的灵窍修炼同样是繁琐到难以想象。

    陈岩念头一转,识海之中,太冥玄天宝典绽放出无量的光明,里面显出一尊纵横天地的天鹏,大翼垂天,爪裂星辰,威猛绝伦。

    仔细看去,天鹏身上有不计其数的光点闪烁,吞吐诸天灵机,正是先天灵窍。

    不同的灵窍,吞吐不同的气机,隐隐然,勾勒出一幅惊天动地的图案。

    “果然是繁琐。”

    陈岩念头一沉,整个人似乎真的和宝书中的天鹏合二为一,遨游太虚,俯瞰星河,静静地感应其中的伟力,不同的灵窍吞吐,就有相应的变化。

    不同灵窍,不同元气,排列组合成不同的图案,生出不同的力量。

    真的是千变万化,让人头皮发麻。

    好一会,陈岩自这种境界中退出,眸子炯然有神。

    “先择其一。”

    陈岩定了定神,用手一点,确定下自己应该最先修炼的一个窍穴。

    哗啦啦,

    心思一定,天鹏法身的眉心之间就有大日东升,各种各样的符号、文字、图案生出,金灿灿的,曜光生辉。

    这个灵窍是感应大日,纳太阳之力入内,镇守中宫。

    “日,阳之精,德之长也。”

    陈岩口吐咒语,一字一顿,有一种玄妙的韵律,道,“纵广二千三十里。金物、水精晕于内,流光照于外。”

    哗啦啦,

    真言一落,立生变化。

    眉心灵窍突地一跳,化为金门,门内赤焰升腾,耀其光于门外,有三足神乌出没,光华冲霄。

    金门,赤焰,神乌。

    景象栩栩如生,宛若真实存在。

    这一刻,似乎在万万里的高空上,真正的大日都有了感应,光芒大盛,降下丝丝缕缕的赤气。

    渐渐地,赤气聚于金门中,如若铜钱,周生九芒。

    咔嚓,

    赤环生长,凝成人影,只是模糊不清。

    “日炼其魂,赤帝自生。”

    陈岩掐了个道诀,然后灵窍猛地一动,似乎日浴金门之中,孕育神灵。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睁开眼,身有日映,面有玉泽;眼生明光,齿含紫气,无量的日光自眉心射出。

    “啊,”

    秋容和小谢接触到这种光华,只觉得娇躯好像要燃烧起来,惊叫一声,马上施展道诀,稳住心火。

    “收,”

    陈岩将日光敛起,化为日纹,刻在灵窍之中,一缕微不可查的光线直入天穹,和大日相连。

    “真是玄妙,”

    陈岩静坐不动,仔细感应着体内新生的力量,在法身之中每一个循环流转,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玄妙变化。

    这不是往日吸收的日光精华,而是和真正的大日沟通,降下的精纯意念,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以此吞吐,可以让法身如在日中,通体无垢。

    “唔,”

    陈岩看向外面,稀稀疏疏的日光在他眼中,变得熟悉而又亲切,其中的玄妙,难以用言语形容。

    哗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明光自外面飞来,形似飞鹤,落到檐下,化为一道符信,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秋容看了一眼,莲步轻移,走了过去,摘下一看,回来禀告,道,“主人,明天是有例会,希望您能参加。”

    陈岩一招,将符信拿在手中,反复查看了一番,眸子中带出莫名的笑意,道,“例会,来的真是时候,相信明天会很精彩。”

    “你们两个准备一下,一起去看一看吧。”

    “是,主人。”

    秋容和小谢脆生生答应,环佩叮当,幽香细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