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章 烟轻云淡法会开 日暖石上影横斜(第二更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章 烟轻云淡法会开 日暖石上影横斜(第二更求订阅!)

    翌日。

    烟云杳渺,山水苍润。

    竹石白花,蕊疏香郁,松影参差,鹤唳轻鸣。

    溪光、松色、清音、山木皆老,一眼看去,淡墨金笔,美不胜收。

    三五十名的少女行走在花径上,头梳双螺髻,长领窄袖,容光照人,正在布置玉案,整理器物。

    远远看去,最中央是高台,然后下面是整整齐齐的两排玉案,连绵一线。

    哗啦啦,

    不多时,众人开始入场。

    有的羽衣高冠,大袖飘飘,气质出尘,是来自于钦天监。

    有的甲胄在身,目光冷漠,铁血刚烈,是来自于军队。

    两队人由于在落云谷合作,对抗地下的妖魔,关系倒是不错,坐下之后,有说有笑。

    “今天人不少。”

    “能来的都来了。”

    “这么整齐,难道有大事要宣布?”

    “不太清楚。”

    相熟的人聚到一块,小声交谈,能够有资格参加例会的,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隐约感应到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味道。

    刘松年稳稳当当端坐在木榻上,他头戴元阳冠,身披丹丘法衣,身姿如松,面容坚毅,说话声音很慢,很有力道。

    他应付完几个同道之后,将目光投向空空如也的高台,目中的冷意一闪而逝。

    今日之事,定然是石破天惊。

    这位新来的大人会落得灰头土脸,而自己则是要声名鹊起,扶摇而上。

    “合该你倒霉!”

    刘松年闭上眼,静心养神,准备积蓄力量,为接下来之事冲锋陷阵。

    待半个时辰过去,高台下玉案后的诸人已经全部到场,这个时候,众人都停止交谈,等待三位大人物。

    哗啦啦,

    少顷,玄音响起,异香馥馥,漫天云光一开,显出一架法毯,墨竹编织,一枝数叶,节节中空,贯通有神。

    汪容甫坐在法毯上,清光隐隐,缓行之下,周身缠绕竹荫,吹奏竹响,气势万千。

    看到汪容甫,在场众人都下意识坐直身子。

    不得不讲,这位钦天监的金丹宗师,在落云谷中很有威望,他不光是多次亲身入谷底,挫败了妖魔的凶猛进攻,而且还培育出金瞳裂空隼,最大程度地让妖魔没有漏网之鱼。

    对于这样的人物,众人自然是又敬又畏。

    哗啦,

    汪容甫落到高台上,抬袖收了法毯,坐到左面的云榻上。

    哗啦啦,

    几乎在同时,一道金黄的细线自天穹上垂下,轻轻一折,落到右面的云榻上,显出身形,是个中年人。

    头发很短,根根竖起,显得非常倔强,目光如鹰隼,转动之时,甚至让人有一种面对雷霆的压迫感。

    气血阳刚,拳意贯空。

    正是军队的统领徐元吉。

    “徐统领。”

    “汪道长。”

    两人打了个招呼,坐在云榻上,四平八稳。

    随着两人赶到,整个会场只剩下高台上最中央的宝座上空着。

    众人心里清楚,身份越高,当然越是最后出场。

    哗啦啦,

    大约过了半刻钟,一颗大星迅疾飞来,立地十丈,堆云绕霞,清辉如带。

    哗啦啦,

    清亮亮的星光倏尔扩展,自上而下,在地面上洒下星辉,风一吹,轻轻摇动,珊珊可爱。

    哗啦啦,

    大星在高台前停下,然后烟霞一开,陈岩踱步走出,头戴星冠,精致华美的法衣拖曳到地,晕开淡淡的血光,秋容和小谢跟在后面,手捧如意和宝盒。

    陈岩收起万魔灾星,从从容容地上了高台,在最中央的宝座上坐下,居高临下,将场中的景象收入眼底。

    “汪道友,徐统领,”

    陈岩先冲两人点了点头,然后一敲案上的玉磬,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道,“人都到齐了,就开始吧。”

    “大人,”

    一个精悍的青年人率先起身,站得笔直,如同大枪一般,道,“属下先汇报一下最近的练兵。”

    “按照诸位大人的要求,军队挑选年轻有潜力的士兵进入黑水,和妖魔厮杀,来激发潜力,磨砺武学,加速成长。”

    “到现在为止,成果显著,凡是能够成功归来之人,都有不小的蜕变,甚至还有人突破到先天境界。”

    “最近手下人都踊跃报名,要下黑水,杀妖魔,只是没有钦天监的道长们照看的话,恐怕损伤严重。”

    徐统领听完,点点头,直接道,“王山,你的意思是想要钦天监多派人?”

    “是。”

    王山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要是有钦天监的道长配合,属下有信心将练兵速度提升五倍以上。”

    “这个问题啊,”

    汪容甫直接接过话头,开口道,“军队能够不畏惧危险,入黑水杀妖魔,当然是好事。只是我们钦天监的人需要建造各种法阵禁制,修补法阵禁制,炼制各种器物,各有分工,实在抽不出过多的人人手啊。”

    “抽不出人手也没有办法。”

    徐统领也是知道钦天监的任务很重,没有强求,道,“王山,你下去后安抚一下队伍,杀妖魔很重要,但也不能不顾生死,要一步步来。”

    “且慢。”

    这个时候,陈岩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场中人听到。

    “哦,”

    徐统领神情不变,声音中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开口问道,“陈大人有何指示?”

    “指示不敢当,”

    陈岩摆摆手,头上的星冠上五彩焰火升腾,映照出他俊美的面孔,双目炯炯,锐利地让人印象深刻,道,“我听说天工院有一种开阳宝鉴,一人御使,就可以笼罩百里之内,纤毫毕现。”

    顿了顿,陈岩继续道,“如果能够从天工院取来此宝,不但可以解放钦天监的人手,还能提高练兵效率,一举两得。”

    “这个,”

    徐元吉对天工院的开阳宝鉴并不熟悉,只能将目光投向汪容甫。

    “陈大人,”

    汪容甫沉着脸,大人两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来是真的不容易,不过在这样的场合,是不能失礼的,他只能忍着心中的不满,开口道,“有开阳宝鉴当然能够解决问题,只是天工院打造此宝不容易,我询问了几次,对方都不答应。”

    “不过若是大人能够从天工院得到此宝,就再好不过了。”

    最后一句话,汪容甫声音中有少许讥讽,明显是在将军。

    天工院的难缠和它层出不穷的发明一样闻名天下,他可不相信陈岩能够做到此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