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跳梁小丑何足惧 我自冷眼看之!(第三更求订阅!)

第三百二十一章 跳梁小丑何足惧 我自冷眼看之!(第三更求订阅!)

    日到中午。

    山风徐来,桃柳明媚。

    条条垂到地面,如混金赤线。

    场中玉案之前,皆有横枝如虬龙,节节寸寸,上结金花,翠叶层层托举,大若抱球,色彩艳丽。

    仔细看去,金花蒸蒸如焰,浮空腾气,尚在日光之上。

    听到汪容甫这带出少许讥讽的话语,日光花色之下,映照出场中众人各不相同的神情,或是微笑,或是点头,或是皱眉,等等等等。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向高台。

    “汪道友说的不错,天工院确实很难打交道。”

    陈岩先是点点头,然后声音一下子拔高,有一种慷慨激昂之音,道,“不过,事关落云谷抵抗妖魔大局,事关钦天监和军队的安危,即使是再困难,我们也不能知难而退,得尽全力争取。”

    陈岩目光森森,竖瞳中金黄一片,用掷地有声的语气道,“本座向诸位保证,尽全力和天工院沟通,力求取来开阳宝鉴,你们只需等本座的好消息就是!”

    声音如金石,斩金截铁,铮铮然之音,鸣响在每个人的耳边,锐气十足。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了这位新上任的大人的决绝和霸气。

    汪道长虽然很好,但很少说这样令人提精神的话,他都是直接用行动。

    哗啦啦,

    场中有少许骚动,众人虽然对陈岩的保证将信将疑,但作为领袖有这样的霸气和自信,当然也是他们期待的。

    自然而然,在场众人,无论是钦天监还是军队,都对陈岩有了新的印象,而不是以往一个模糊的符号。

    坐在下面的陆云鹤感应到这种变化,苦笑着摇了摇头,真不愧是朝廷的解元出身,口舌如剑,能言善辩,抓住一个机会,就能滔滔不绝,蛊惑人心。

    在这一点上,别说汪容甫不是对手,就是把他们钦天监所有人都加在一起,都够呛。

    毕竟或许是常年闭门修炼的缘故,修士多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

    陈岩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汪容甫,笑了笑,道,“这件事儿,汪道友就不用费心了,交给我来做。”

    汪容甫这才真正见识到对方舌战神灵的利害,生怕再让对方拿到话头,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好了,”

    陈岩并不在意,目视场下,道,“继续吧。”

    “这个陈岩,”

    徐元吉正襟危坐,双手放到膝前,根根短发竖起,桀骜不驯的目光中有三分好奇。

    真的是来势汹汹,不是易与之蓓。

    抓机会真是又快又狠,而且出手果断,是个很有魄力的人物。

    看来,汪容甫真的是遇到了对手了啊。

    徐元吉并没有插手两人争斗的意思,他是军方之人,有自己的立场,只要不影响到对抗地下妖魔的大局,再闹又和他何干?

    有了刚才的教训,接下来,汪容甫自然是谨慎许多,不轻易表态。

    场中的局面也是波澜不惊,各个相关人员依次起身,汇报成绩,提出问题,寻求帮助。

    陈岩听得津津有味,大有收获。

    他虽然通过道盟收集了不少消息,但肯定比不上这种汇报,听完之后,立刻对落云谷的局面有了直观的了解。

    简单来讲,形势严峻。

    随着节点地进一步扩大,来自于冥狱黑海的妖魔数量节节攀升,实力也是越来越强,而他们只能被动应对,压力很大。

    近期的伤亡更是直线上升,魔焰嚣张。

    “确实是个问题,”

    陈岩也想不出好办法,节点无法彻底封印,是治标不治本,只能见招拆招。

    “等稳定下来,或许要实施计划了。”

    陈岩摩挲着手中的曲柄玉如意,眸子深深。

    “咳咳,”

    看到时候差不多了,陆云鹤咳嗽一声,使了个眼色。

    刘松年点点头,整理了下衣冠,展袖起身,朗声道,“最近谷底异常,妖魔猖獗,人心不安,众人闻大人到来,无不欢呼鼓舞。”

    停了停,刘松年半转身,目光扫过全场,用一种敬仰的语气道,“大人斗神灵,拒玄门,在道盟中扶摇而上,威名传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人能来,近日困境肯定能迎刃而解。”

    “不错。”

    “是这样。”

    “陈大人之名,如雷贯耳。”

    话音一落,其他得到消息的人马上开口应和,声势如同热锅烹油,一下子热烈起来。

    天下知名,神通无量,战绩辉煌,无往不利。

    场中人不要钱一般向陈岩的头上扔大帽子,只听他们的话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元神真人降临呢。

    这个吹捧,红红火火的,真的是了得。

    “哦。”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高台上,身后是山河如画的白玉屏风,他眸中噙着莫名的笑容,开口道,“本座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威名。”

    “总而言之,我们都对大人是抱有很高期望的。”

    刘松年总结一句,然后转身面向高台,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听说大人心系妖魔乱局,刚来落云谷就一人下了谷底,要斩妖除魔。以大人的实力,应该是手到擒来吧?”

    “哈哈,”

    陆云鹤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扇面上桃枝青青,叠花层层,青红交映,颜色艳丽,笑道,“陈大人是何等人物,只要出手,哪一次会空手而归?”

    “可真是万幸,”

    刘松年别看长得严肃,演技一流,绘声绘色,道,“这下子可是太好了。”

    “啊,”

    “大人真的成功了?”

    “大人在谷底待了十五天。”

    “这么讲,真的很可能啊。”

    不得不说,最近十五天半个月的时间,陆云鹤发动人群,对陈岩的吹捧很有效果,让所有的人对陈岩的期望都很高。

    尽管众人都清楚,要镇压谷底妖魔的异动很困难,但心里的期望,特别是希望,都让他们愿意听到好消息。

    哗啦啦,

    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高台,看向最中央位置,看向端坐不动的陈岩。

    “这个,”

    陈岩心里冷笑,真是自己送上门让自己打脸,这样的可不用客气,他面上却故意做出沉吟之色,道,“这个啊,妖魔中是有两位魔王级别的强者的。”

    汪容甫听到这,嘴角勾了勾,一丝笑容一闪而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