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暮云凉风水落出
    日影西斜。

    正是松竹阴浓,水面风来。

    四下花光,如醉酒红颊,左右宝鼎,见余香浮沉。

    蝉鸣,鹤唳,鸟轻声。

    陈岩显出自己的天鹏法身,弥天极地,纯金的眸子深深地印在在场的每个人心里,声音轰响,道,“对本座的期望,真是不低啊。”

    陈岩头上的五彩焰火燃烧,晕彩生姿,继续道,“汪道友这么久都无能无力,而你们却期望本座一来就能解决。”

    “这,”

    刘松年要开口反驳,可是一股煌煌大力压身,即使是他能口吐金莲,但力量不足,却开不了口。

    “大人,”

    陆云鹤见此,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声音如清亮的鹤唳,道,“大人威名传天下,钦天监和道盟的诸位大人都是寄予厚望,当然不是汪大人能够比拟的。”

    “很好。”

    陈岩大笑一声,力量一转,收了法身,重新化为少年模样,星冠法身,温润如玉。

    “呼,”

    “呼,呼,”

    “呼,呼,呼。”

    在场众人只觉得心口压得沉甸甸的大石头不翼而飞,都大口喘气,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要以力压人?”

    汪容甫目光一转,心中冷笑,这样粗暴简单地压制,等以后会爆发的更厉害。

    叮当,

    秋容上前,挽袖,抬手,举玉缒,用力敲在玉磬上。

    叮当当,

    玉磬声中余音袅袅,清脆而缠绵,让众人心中一清,不由得坐直身子。

    “嗯。”

    陈岩坐在高台中央,目光锐利,一字一顿地开口道,“本座当然也对得住你们的期待。”

    “什么?”

    “什么意思?”

    场下人有点懵,只是刚才被陈岩一惊一吓,即使现在心中疑惑,但不像刚才那样敢咋咋呼呼地讨论。

    陈岩大袖一摆,不管下面人的反应,径直说道,“本座前几日下得谷底,已经将妖魔异动镇压,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正常了。”

    “什么?”

    刘松年一听,第一个蹦出来了,大声道,“这不可能,谷底可是有两名大魔王!”

    “这个,”

    陆云鹤面上阴晴不定,只是到了图穷匕首见的时候,没法退缩,想到当日陈岩确实是毫发无损地归来,他一咬牙,站起身,置疑道,“大人可不要哄骗我等,两名大魔王在黑水中兴风作浪,在座大家都是吃过亏的。”

    “真的假的?”

    听到陈岩的话,在场众人,无论是钦天监的,还是军队的,都是将信将疑。

    他们都吃过亏,内心里当然希望陈岩能够解决谷底异动,可是冷静下来的理智又告诉他们,这非常困难。

    毕竟以前他们不知道,现在才听说,谷底是有两名大魔王的,这可比汪容甫和徐元吉两人加起来都要强大。

    “哈哈,”

    陈岩大笑,声传四野,道,“刚才你们还期望本座可以镇压谷底异动,怎么,现在又变了?”

    “当然不是。”

    陆云鹤深吸一口气,道,“只是事关重大,不能信口雌黄。”

    陈岩深深地看了陆云鹤一眼,这四个字一出,可是立场鲜明,他眉宇间的杀机一闪而逝,平静地道,“那就让你们看一看本座的手段。”

    轰隆隆,

    话音一落,神光一闪,广场上就多了两具魔尸,大有十丈,生有细鳞,即使是没了生机,依然有一种滔天的气势。

    轰隆隆,

    两具魔尸一出,场中鬼音大作,幽幽的黑光弥漫,硬生生将照下来的日光挡住,斑驳出各种影子,飒飒而动,很是渗人。

    “啊,”

    不少人惊叫一声,似乎被其蕴含的魔音所惊。

    锵,锵,锵,

    反应快的甚至直接抽出刀剑,凝神戒备。

    “这个,”

    陆云鹤一下子就睁大了眼睛,他已经是筑基六重圆满境界,差一步凝结金丹,更能感应到两具魔尸身上的滔滔气机,是魔王级别的。

    “怎么会?”

    汪容甫同样坐不住了,面上满是不敢相信之色,他做梦都想不到,陈岩真能凭借一己之力下得黑水,斩杀两名大魔王。

    “还真的是。”

    徐元吉目光一击,如同闪电,落在场中那一头淡紫色的长发上,他跟这个女魔王交过手,印象深刻。

    “真真是厉害。”

    徐元吉看了一眼稳坐钓鱼台的陈岩,心里第一次有了感叹,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个家伙能够每次掀起惊天骇浪还安然无恙,确实了得。

    想一想,陈岩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崛起,闻名三十六州,不少人羡慕其好运气,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明白他多少次面临危险?

    神灵和仙道玄门不提,官府士林中的复杂关系,道盟内部的尔虞我诈,种种因果纠缠,密如织网,无穷无尽。

    都说神魂修炼劫难重重,徐元吉还不相信,如今看到陈岩,总算有了直观的感受,不是自找麻烦,而是各种麻烦主动上门,一刻不消停。

    或许是陈岩不断地解决这种种麻烦,才让自己的神魂不断地磨砺,从而步步向前,一举到了法身境界?

    “神魂修炼啊,”

    徐元吉倚在椅背上,这种修炼玄而又玄,在法身之前,主要是借各种感悟和道理晋升,不像肉身修炼一样按部就班,步骤清晰,很多时候让人摸不透。

    许多不懂得人还觉得顺风顺水,实际上,炼神之危,都是自己才明白啊。

    气机纠缠,因果反应,玄妙就在于此。

    陈岩将场中个人的神情看在眼里,目光一转,望向汪容甫,开口道,“汪道友和两位谷底魔王交过手,你下去看一看,是不是他们在兴风作浪?”

    “啊,”

    汪容甫真的很尴尬,他去又不是,不去又不是,没了刚才的胜券在握,取而代之的是坐立不安。

    “怎么会这样?”

    汪容甫只觉得自己识海中好似开了水陆到场一样,敲锣打鼓的,乱哄哄的让他都没法思考。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陆云鹤现在还不敢相信,陈岩真能单枪匹马,一个人闯入谷底黑水中,一口气斩杀两名大魔王而毫发无伤。

    错觉,一定是错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