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灵剑问心心不应(第二更求订阅!)
    观星台。

    中高孤峭,横空生烟。

    傅干深壑,下临寒水。

    竹树虬松节节而上,覆空如绿云,遮天蔽日。

    陈岩坐在台上,目光锐利,力量一转,眉心显出日纹,隐有金池,浴光生辉。

    轰隆隆,

    下一刻,

    一缕莫名的气机之上九天,在不知道几万万里的虚空中,沟通自亘古就存在的大日,煌煌威势,铺天盖地。

    哗啦啦,

    刹那间,即使是在夜里,周围也是垂下如珠帘般的光线,自上而下,落到谷中,倏尔衍化出种种焰花,宛若实质,叮当作响。

    风一吹,虚空生赤,映照周围。

    “咄。”

    陈岩用手按在眉心,口吐真言,大日之力在自己灵窍中升腾,按照一种玄妙的意念,缠绕和组合,要凝成一尊先天之神,御使大日,巡游虚空。

    咔嚓,咔嚓,咔嚓,

    力量凝结,无数的日芒跳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阳刚,爆裂,难以控制。

    这就是天地之间最为玄妙之一的力量之一,不同于五行之气。

    “嗯?”

    陈岩一个没注意,刚刚凝聚出的先天之神影子散去,灵窍传来一阵难言的疼痛。

    “呼,”

    陈岩连忙散去力量,漫天的异象消散,只剩下空谷余音,袅袅不断。

    “还真是不简单。”

    陈岩揉了揉眉心,看着月寒山瘦,净烟弥漫,嘟囔一句,这可谓是他修炼一来,第一次见门而不入。

    明明是窥得门径,可是怎么努力,都踏不出关键一步。

    千头万绪,剪不断,理不乱。

    这就是法身修炼的困难,即使是他资质高绝,依然是困难重重。

    “急不得。”

    陈岩虽然第一次遇到这种修行难题,但心态依然是不疾不徐,从容自若。

    “不能这么苦练,得想一想办法。”

    陈岩眸子深深,天门上星云连绵,宝珠和宝镜徐徐转动,洒下清辉。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晴虹贯空,烟光如晕,生姿缠香,倏尔往下一落,然后一名青年人展袖出现,剑眉入鬓,眉分八彩,有一种昂扬之气。

    青年人立在台上,大袖如翼,双目如电,似乎能够撕裂夜空。

    “还是一个剑修。”

    陈岩修炼过无形剑,对剑道并不陌生,一见此锋锐不可阻挡的气势,就知道对方的来历。

    “看来天工院能到这一步,可不只是朝廷的大力支持。”

    陈岩目光闪了闪,大笑一声,道,“来人可是黄久文黄道友?”

    “不错,”

    黄久文上前一步,突然目光一凝,似乎嗅到某种气机,眸子一亮,道,“想不到陈道友也精修剑术?”

    “肯定是比不上黄道友。”

    陈岩笑了笑,身姿如松。

    “那就见识一下。”

    黄久文陡然清啸一声,并指一划,凭空出现一道剑气,纯白如霜雪,只是斩出之后,就化为漫天剑光。

    轰隆隆,

    剑光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八成千千万万。

    这一刻,剑光中有大日,有月华,有星辰,有山河,有草木,有百姓,有火焰,千姿百态,各不相同。

    仿佛是一剑当中,演化出整个世界的种种。

    陈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复杂的一剑。

    “好剑法。”

    陈岩赞叹一声,身子一拔,手指一拨,无形剑自掌中射出,似左似右,似前似后,滴溜溜一转,剑光自世界万象中穿过,直取中宫。

    “咄,”

    黄久文神情不变,神念一引,剑光再起变化,太极,阴阳,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

    刚才的世界万象似乎被剥离了浮夸,显出本质。

    何为世界本质,就是最简单最纯粹的规则。

    “一剑衍万法?”

    陈岩目光一凝,刺到半截的剑光突兀消失,然后一闪,却出现在对方的眉心,然后发出一声清唳的鹤鸣,凌空斩下。

    哗啦,

    无形剑未到,黄久文眉心就爆发出一团耀眼的星辉,似是烟光,上下浮动。

    叮当,叮当,叮当,

    两人都是用剑比拼,收敛力量,动作快如疾风闪电。

    一个是剑法超神,一柄法剑,就可以演绎万万千千的剑术,复杂到令人难以想象。

    一个是法剑诡异,有形无形,一念之间就可以在虚实间变化,让人防不胜防。

    一旦动手,就是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好一会,陈岩一收无形剑,身子后退,避开剑光,开口道,“黄道友果然剑法高明,我不是对手。”

    黄久文挽了个剑花,止住步子,想了想,才摇头,道,“你的法剑很独特,这介于法宝和神通之间,神出鬼没的,不应该放在正面比拼。”

    “哦,”

    陈岩手一摆,放置好云榻,请黄久文入座,道,“黄道友指点一二。”

    “可。”

    黄久文坐下后,毫不客气,道,“剑法千变,运乎一心,你的想法还是太过拘束,不够天马行空,和有形无形的剑术并不完全契合。”

    顿了顿,他继续道,“陈道友应该还是斗法过少,要知道,剑乃主杀之器,不可藏于匣中太久,掩过锋芒,就会生锈。”

    “法剑饮血,以血洗剑,才是正途。”

    “剑修并不是好战,而是剑心如此,顺其心意,才会该出手,就出手。”

    “明其心,握其剑,昂然向前。”

    “这个道理。”

    陈岩听完之后,久久不语,皱眉沉思。

    自从他修道以来,在各大势力中辗转腾挪,抓住每一个机会,不停地跳跃,发展根基,收取资源,不断向前。

    这样的发展,时时刻刻都是在刀尖起舞,总是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各种麻烦,抽茧剥丝地解决问题,是对于神魂有着非比寻常的淬炼。

    能够修为一路晋升,离不开这个过程。

    但是,过多的算计,过多的尔虞我诈,过多的辗转腾挪,却让自己的剑道变得扭曲,甚至不进而退。

    事实就是这样,他是心有千千结,弯弯绕绕很多,但剑道却是直至本心,直来直去,两者有不小的冲突。

    “该怎么办?”

    陈岩揉着眉心,想着想着,忽然有一个念头,人如剑,剑照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