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风云变幻枷锁断(第四更求订阅!)
    </script>ps:七月的最后一天,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台前。

    虬松自崖下岩石中生出。

    夭矫曲折,奇崛青青。

    霜雪不能压其枝条,和山石争锋,凛凛然自有一种不屈之风骨。

    天光一照,层层叠叠的松枝连绵,氤氲光华,如流彩一般。

    陈岩站在松下,眺望远方,松光映在他的脸上,眉宇一片绿意。

    “要变天了。。”

    陈岩看着天穹上月华氤氲在在峰顶,晕开各种光环,心里沉甸甸的。

    朝廷风云变幻,快得让人心惊。

    由于和神灵撕破脸,再加上他的势力搅风搅雨,大燕王朝的力量开始收缩,只能重点屯守以京师为重心的燕云十六州,在其他地方是勉强维持统治秩序。

    毫无疑问,朝廷在云州的顶尖力量要撤退。

    “麻烦。”

    陈岩皱着眉头,眸子幽深。

    以往他为何敢对红莲教和仙道玄门不停地出手?还不是因为大燕朝廷的震慑力!

    仗着金台府城是自己的主场,欺负他们鞭长莫及,反正要是他们敢有过激的反应,大燕王朝可是虽远必诛。

    现在局势一变,朝廷在云州力有不逮,他得罪的各大势力就要反击了。

    “真是一报还一报。”

    陈岩吹着山风,无声地笑了笑,不过作为凝练出法身的修士,天下之大,不会没有容身之地。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回到云榻上坐下。

    铜绿香炉上点上檀香,烟气袅袅升腾,如龙似蛇。

    烟光和松气交织,冷气横斜,似成锦绣。

    还有不时的虫鸣,窸窸窣窣。

    “唔,”

    陈岩云袖一摆,法力一转,打入到通讯令牌中。

    叮当,

    时候不大,令牌表面如水纹涟漪般散开,显出细细密密的小花,正中央立有一个少女,红绡抹额,髻插木簪,小袖青衣,腰束绿带,容颜清冷,丽质天生。

    “什么事?”

    安红玉修为明显提升,声音如同真正的寒玉凤凰一样,高贵而又冷漠。

    “事情如何了?”

    陈岩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对方修炼的广寒冰凤气对自身有影响,不过如果结丹成功,龙虎交汇,阴阳化一,则就会恢复正常。

    “还得再等两年。”

    安红玉细眉蹙了蹙,然后舒展开,道,“宇文旭到底资质不行,最近一直在熟悉金乌神火焰,毕竟要是他太差劲的话,根本打不开日月生神黄天宫。”

    “这样啊,”

    陈岩已经对日月生神黄天宫有了了解,知道里面的玄妙,点头道,“两年也不算晚。”

    “陈岩你现在风头无双,连无极星宫的副殿主都斩杀了两位,还看得上黄天宫?”

    安红玉嘴角勾了勾,笑容一闪而逝。

    “哈哈,黄天宫可不是善地,我得去给红玉你保驾护航。”

    陈岩大笑一声,他法身修炼找不到头绪,黄天宫中或许有突破。

    “少油嘴滑舌。”

    安红玉白了他一眼,轻声道,“我最近都和宇文旭在一起,宇文家的人也盯得紧,有事的话,我会主动联系你。”

    “好。”

    陈岩敛起笑容,整个人显得沉稳大气,开口道,“有事一定要联系我,别太受委屈。”

    “嗯。”

    安红玉低低地答应一声,纤纤玉手一挥,散去光幕。

    “真是。”

    待光幕散去后,陈岩一个人坐在观星台上,稀稀疏疏的星光垂下,如同披了一件霞衣,上面流光幻彩,有一种冰冷冷的气息。

    踏上修行路,身不由己。

    每个人都会面临压力,不分老小,不论男女,向天夺命,就是这么不容易。

    “咄。”

    静静地坐了一会,陈岩用手一指,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层层叠叠的禁制之中,幽光如水,看不到尽头。

    叮当,叮当,叮当,

    亿万的篆文在里面激荡,组合,排列,演化出种种的景象,似幻是真。

    “开。”

    陈岩早有准备,法力一转,轰隆一声,打入宝图中。

    咔嚓,咔嚓,咔嚓,

    一阵撕裂之声传来,须臾之后,一座门户从宝图中升起,缠绕雷纹,吞吐千界之气,孕育五常之势。

    咔嚓,

    门户出来之后,宝图表面荡起云纹,万千玄妙清音响起,弥漫出一种天香。

    “吞,”

    陈岩一张口,将五劫升天门吞入腹中,沉在丹田里,然后把手一招,新的九天普化真形图落在掌中。

    “果真如此。”

    陈岩点点头,在他晋升为法身境界后,就本能地觉得九天普化真形图和五劫升天门两者的气机存在一丝冲突,这本来应该是两件法宝。

    “两件法宝,”

    陈岩神念往里一探,发现取出五劫升天门后,宝图中的气机正在发生变化,如烟如霞,重重如山。

    “起。”

    陈岩稍一沉吟,屈指一弹,万千的法诀使出,打在宝图上。

    下一刻,

    宝图一卷,倏尔变化,凝成一件法衣,披在了陈岩的身上,日和月,山与海,黑见白,华丽精致。

    “嗯?”

    法衣加身,陈岩只觉得体内灵窍一颤,有一种难言的蠢蠢欲动。

    “这样,”

    陈岩用法力祭炼,仔细感应其中的玄妙,似乎这九天普化真形图和自己法身的圆满灵窍有关。

    “九天普化,灵窍之妙。”

    陈岩静下心,认真参悟。

    且说黄久文,身化剑光,在虚空中飞遁,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前面出现一座飞宫,大有百丈,金碧辉煌。

    轰隆隆,

    黄久文驱剑入内,轻轻一折,显出身影,径直往里走。

    一路上,只见琪花瑶草,仙禽走兽。

    清冷冷的水光萦绕,化为玉池,鸣泉,金湖,等等等,水光媚人。

    到了最里面,黄久文停下身子,开口道,“回来了。”

    “嗯。”

    中央莲花宝座上传出声音,很中性,听不出男女,问道,“陈岩如何?”

    “盛名之下无虚士。”

    黄久文想了想,还是给了这么一个评价。

    “能让你这么评价,看来陈岩真是有本事。”

    莲花座上的声音似乎带有一种笑意,道,“以后可以和他多接触接触,现在局面复杂,我们天工院也不能干等着。”

    “选择陈岩,他可不是个安分的人。”

    黄久文提醒了一句。

    “这个局面下,就是要能折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