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顺势而为立根基(求保底月票!)
    ps:七月已经过去,八月到来,开始新的征程!

    一个月后。

    崖高临涧,白石金沙。

    古藤覆空起,松竹于韵答。

    日光横射而来,晕光于顶端,下赤而上五彩,如顶中髻,远近可见。

    陈岩头戴星冠,一身玄衣,大袖如翼,俯视下方。

    “嘿,”

    陈岩目光一开,就发现幽幽深深的谷底,魔气深沉到不见底色,时而有魔音传出,即使是在白日里,都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可怕压力。

    很明显,经过这段时间,谷底下面的妖魔又开始兴风作浪。

    冥狱黑海里面的妖魔真是杀之不绝,只凭钦天监之人,还真是人手紧张。

    给糟糕的是,从京城传来的消息表面,局面进一步恶化,大燕的力量进一步收缩。

    “要想一想办法。”

    陈岩大袖一展,回到宝座上坐下。

    要是让妖魔积蓄足够的力量,纵然谷口的防御大阵厉害,但有个万一,恐怕会酿成大祸。

    “秋容,小谢。”

    陈岩想了一会,吩咐道,“你们出去一趟。”。

    “是,主人。”

    两女听完之后,答应一声,裙裾飘飘,出去传令。

    时候不大,

    只听玄音清亮,异香馥馥,崖前升起一个接一个的云座,钦天监和军队的实权人物纷纷到来。

    “有什么事?”

    “不知道啊。”

    “突如其来。”

    相熟的人打个招呼,小声议论了几句,等见上面陈岩的目光扫了下来,马上正襟危坐,作目不斜视状。

    不得不讲,虽然来得时间不长,但陈岩已经树立起威望。

    一来,当日斩杀两名大魔王的举动太过惊世骇俗,让他的名声以一种粗暴简单的方式硬生生砸进了每个当事人心里。

    二来,他从天工院取来开阳宝鉴,布置在落云谷,不但解放了钦天监的人手,也让军队下去历练之人的伤亡大为减少。

    三来,他行事强硬,抓了几个不长眼的人立威,杀鸡儆猴的效果很显著。

    以上三点,让落云谷的人对陈岩敬谈不上,但说一个畏字绝不夸张。

    叮当,

    秋容上前,敲响玉磬,袅袅余音散开,场中鸦雀无声。

    “诸位,”

    陈岩咳嗽一声,目光锐利,直接开口道,“这次召开会议,主要是谷底妖魔日多,我们人手不足、这样下去,肯定会出大乱子。”

    “陈大人说的不错。”

    徐元吉神情凝重,双手平放在膝前,稳如大枪,道,“可是谷底地形复杂,我们军队要是下去,恐怕会受埋伏。”

    最近存在感不足的汪容甫补充一句,道,“即使是有开阳宝鉴,钦天监的人大部分都得修建要塞法阵,抽不出人手。”

    “嗯。”

    陈岩点点头,看向场下,道,“在场诸位,若有好的想法,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顿了顿,他语重心长地道,“今天我们畅所欲言,言者无罪,任何人不必有顾忌。”

    场中人低头沉思,没人应付。

    作为落云谷的上层,他们分外明白其严峻形势。

    谷下来自冥狱黑海的妖魔越聚越多,要不能及时清理,等人数超过警戒线,就是谷口的禁制法阵都拦不住,一场魔灾在所难免。

    到时候,后果难以想象。

    “大人,”

    有人提议,组建特殊小队,潜行到谷底,进行破坏,务必不能让妖魔站稳根脚。

    “这个提议,”

    汪容甫眉头皱起,沉吟少许,道,“一次两次可以,要是次数多了,钦天监的人损失不起。”

    谷底深壑四通八达,交织如网。

    里面妖魔横行,层出不穷。

    这样的局面下,军队的人即使有甲胄护身,也不方便行事,主要还是得靠修士。

    钦天监本来人手就不多,伤亡几次,谷口的禁制要塞都得瘫痪。

    接下来,又有人提了几个建议,不能说不好,但限于人手,无法实行。

    这个时候,一名英挺的青年人长身而起,法衣如织云,朗声道,“说到底,还是人手不足。”

    众人点点头,这是事实。

    朝廷要应付神灵以及其他兴风作浪的势力,只有军队是不成的,道盟和钦天监都得枕戈待旦,所以抽不出人手支援。

    英挺的青年人从容自信,继续道,“要是能够解决人手,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嗯?”

    不少人听到这,坐直身子,目光炯炯。

    他们都知道,这个叫云锡的青年人是陈岩从云州道盟调来的,是嫡系中的嫡系,他的话不会是只代表他的意思。

    难道上面的大人早有对策?

    “世界很大,修士很多,我们不能固步自封。”

    云锡侃侃而谈,声音如金石,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固守门户之见,应该开放落云谷,散修、修道世家甚至大小仙门都可以入场,杀妖魔,阻黑水,保平安。”

    “落云谷是险地,也是宝库,只要我们能够赏罚分明,完全可以将之经营成一个庞大的试炼场,吸引源源不断的修士前来。”

    “他们领取任务,下谷底猎杀妖魔,冒险者们得奖励,我们可以有效地打击谷底妖魔,各取所需。”

    “这个,”

    汪容甫听完,手指下意识地动了动。

    这样的提议,不是没人说过。

    只是以往朝廷强势,不愿意其他人分润利益。

    现在局势变化,未尝不可。

    除此之外,要这样实施,难题也不少。

    “云道友,”

    有人马上站起来,质疑道,“这样的设计听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问题多多。”

    “前往谷底的人居心叵测,和里面的妖魔勾结怎么办?”

    “妖魔秘术诡异,他们会不会控制进入谷底的冒险者,借此兴风作浪?”

    “谷底危险重重,要是来人伤亡严重,他们的亲戚好友背后势力不肯罢休来闹事怎么办?”

    “发布任务需要奖励,奖励从何而来?”

    这人说话如同连珠箭一般,突突突地射了过来,最后看向云锡,道,“这么多问题,云道友考虑过没有?”

    哗啦,

    在场众人也都把目光投了过来,听云锡如何解释。

    “呵呵,”

    云锡却出乎人意料的笑了几声,摆袖坐下,平平静静地道,“我只是提个意见,具体的还得几位大人做决定。”

    陈岩咳嗽一声,声音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