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三十章 运来天地皆同力
    ps:八月第一天的新增就这么差,这是开门黑的节奏吗?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不多时。

    晨曦自群峰之中射出,和郁郁青松交映,飞彩流丹,晕光生姿。

    风一吹,石隙中横出翠竹。

    仰枝垂叶,哗哗作响。

    黄久文坐在云榻上,身子半掩在竹色之中,剑眉锐利。

    他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各路修士,道,“陈兄,你可是下了一大盘棋啊。”

    “刚刚起步。”

    陈岩手指颤动,上面的万魔灾星扯出丝丝缕缕的星光,如光似纱,还有一种光阴流逝的感觉,笑了笑,道,“千头万绪,焦头烂额啊。”

    “陈兄你魄力不小。”

    黄久文收回目光,赞叹一声。

    要知道,整合这么多的势力,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一件事。

    平衡里面的各种利益冲突,想一想就让人头疼。

    更何况,朝廷由于天然立场,对修士向来是抱有警惕之心的,要规划这样的行动,还得顶住上面的压力。

    其中的纷纷扰扰,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

    “走一步是一步。”

    陈岩神情平静,眸子深深,看不出半点压力在身的样子,手中的星线缠绕,笑道,“说起来,还是多亏了天工院的大力支持啊。”

    “合则两利。”

    黄久文说的很直接,天工院这样的支持陈岩,可不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而是天工院能从中得到巨大的好处。

    “嗯。”

    陈岩听到这四个字,没有说别的废话,只是平静地道,“要是不出意外,三个月后,落云谷能够提供的材料再翻一倍没有问题。”

    “那就好。”

    黄久文点点头,然后展袖起身,道,“陈兄,现在局势艰难,不要放松对仙道玄门的警惕。”

    说完,他身子一纵,起了一道剑光,托住身子,倏尔上了中天,一个闪烁后,没了踪影。

    真的是,来如鹤,去似龙。

    一柄法剑任西东。

    端的是潇洒,从容,无拘无束啊。

    陈岩收回目光,看着眼前青竹几杆,节节如珠,绿气漉漉,溢出叶外,如烟如霞。

    一只翠鸟飞了过来,停在竹叶上,嘴巴尖尖。

    啦啦啦,

    翠鸟发出欢快的声音,像唱歌一样。

    “仙道玄门之人啊。”

    陈岩眉宇间映照竹光,一片绿意。

    他知道黄久文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不光是落云谷中蜂拥而来的各种势力,还有自己得罪的仙道玄门。

    朝廷现在力量收缩在燕云十六州中,其他大州顶尖力量不足,仙道玄门就没了太多的顾忌,肯定要出手。

    “时间不会太长,不过也不会太短。

    陈岩念头转动,以他的修为和实力,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大人物了,很有震慑力,即使是像无极星宫这样的庞然大物要对付他,都得小心谨慎。

    不然的话,派几个人来,就是送菜。

    “还有时间。”

    陈岩深吸一口气,看着下面的山谷,趁着这个缓冲期,自己要多做准备了。

    亭子里。

    铜炉烟细,梅花瘦影。

    软风斜吹,玻璃窗上,日光跳动。

    汪容甫一身绯衣,坐在木榻上,看着外面的景象,沉默不言。

    好一会,他才开口道,“没想到,这个模式运转起来,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是啊。”

    陆云鹤站起身,来回走动,道,“我们真是低估了落云谷的价值,你看看那些修士,简直是秃鹰一样,越聚越多。听说,妖魔的尸身都堆积如山了啊。”

    顿了顿,陆云鹤开口道,“上面的大人怎么说?”

    “上面,”

    汪容甫皱了皱眉,叹口气,道,“只能我们自己做了。”

    陆云鹤先是一愣,随即倒吸一口冷气,用不敢置信地语气道,“形势已经这么恶劣了?”

    “嗯。”

    汪容甫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沉着,道,“钦天监和道盟短期内都分不出人手。”

    “这样的话,”

    陆云鹤神情变幻了几次后,才缓声道,“陈岩真的是一手遮天,大权独揽啊。”

    “不然的话,他也不敢这么大刀阔斧地行动。”

    汪容甫的声音中有三分佩服,有三分羡慕,还有三分无奈,复杂难明。

    “真是,”

    陆云鹤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中央力量收缩,地方诸侯可是权力大增,陈岩更是没有顾忌,完全按自己的心意办事。

    “形势在短期内只会恶化。”

    汪容甫目光霍霍,有了决断,道,“我们虽然没法抢夺主导权,但不能只看着,也得分一杯羹。”

    陆云鹤重复一句,道,“分一杯羹?”

    “是啊。”

    汪容甫面上露出笑容,道,“我可是落云谷的三巨头之一,理应拿到改得的一份。”

    “我明白了。”

    陆云鹤点点头,道,“我下去安排。”

    “好。”

    汪容甫给自己倒了一杯灵酒,仰头饮下,看向外面。

    溪水潺潺,松光烟气氤氲其上,化为大小不一的光晕,摇曳不定。

    千百头细鳞小鱼簇在一块,尾翼通红,像燃烧的焰火。

    火辣辣的味道在口中升腾,汪容甫神态莫名,喃喃道,“力不如人啊。”

    京城。

    聂道人头戴日月冠,身披法衣,坐在云榻上,背后显出大日光辉,层层叠叠的火焰燃烧,将周围映照出赤红。

    “唔,”

    聂道人将手中的书信看完,随手放到玉案上,笑道,“这个陈岩,真是不甘寂寞,在哪里都能搞出大阵势。”

    下首上坐着一个青年人,面容如铁,双眉似刀,看上去坚毅果敢,开口道,“陈岩只是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就马上开始行动,胆子也太大了点。”

    “胆子大了没什么不好。”

    聂道人笑了笑,嗅着鼎炉中散发出的香气,道,“大国师以前将陈岩安排到落云谷,是想让他避一避风头,谁能想到,形势突然急转而下,我们道盟也不得不配合朝廷行动,收缩力量,集中对付居心叵测的各大势力。”

    “这个时候,陈岩搞出这样的场面,倒是可以替我们分担一部分人的注意力。”

    “哼,”

    下首的青年人冷哼了一声,道,“看陈岩跟天工院勾勾搭搭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个完全自私自利的人,他就是要以落云谷作自己晋升的资粮。”

    聂道人点点头,又摇摇头,没有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