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魔焰滔天惊风雷(第二更求订阅!)
    ps:新增太差了吧,能支持正版的来起点中文网支持一下正版啊,再这样下去,就要掉均订了。

    星芒。

    只有一点。

    突兀出现在场中。

    色彩由淡转浓,变化灵动。

    继而青黄紫翠生出,五彩流转,勾光垂线,参差有致。

    叮当,

    玄音之中,星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倏尔往下一落,化出一个人影,五彩之光戴在头上,凝为星冠,长袖飘飘,目光锐利。

    陈岩一出现,就是气势惊人。

    “咄。”

    面对前后两面的夹击,他身子一摇,右手如鸟喙,猛地啄出,轰隆一声,炸开如烟花般绚烂的气机。

    做完这个后,陈岩一扶头上的星冠,五彩焰火升腾,目光看向银发垂地的少女,眸子沉沉,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哼,”

    银月冷哼一声,声音依然娇媚,但自有一股杀伐,道,“你反应倒是不慢,刚才没一下扎死你!”

    “法身修士。”

    黑镰徐徐地从王座上起身,俊美的面庞上满是寒霜,道,“想不到还有人能够偷偷地溜进通天塔,要不是银月刚才跟我传音,本座还真没发现你。”

    “哈哈,”

    陈岩大笑,站的四平八稳,半点没有深入虎穴的紧张,从从容容地道,“你们两人也真有意思,还假装没有发现我,演一场好戏,可惜,没有成功啊。”

    接着,陈岩又看向场中的中年修士,道,“勾结妖魔,祸乱世界,这次不光是你要被千刀万剐,就是你背后的宗门都得灭门。”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杀意纵横,令人心惊胆战。

    黄石公亲眼目睹这其中的变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大声道,“两位大人,来人是陈岩,法身修士,落云谷的主事者,你们千万不要放他离开啊。”

    “落云谷的主事者,”

    黑镰森然一笑,双颊上的镰痕抖动,道,“这是你自己找死。”

    “黑镰,不要废话了。”

    银月堵在门口,银发上浮动着淡淡的光华,道,“将他解决,说不定我们还能打开谷口的禁制法阵。”

    “就凭你们?”

    陈岩不见半点的惊慌,顾盼生威,道,“可是不够瞧得!”

    “猖狂。”

    黑镰哼了一声,力量一转,显出异相。

    高有十丈,衣纹玄黑,双臂在前,左手矫而直,右手舒而垂;双臂在后,结宝象法印,威猛霸道;最后双臂高举过顶,手持镰刀和战旗,寒芒如雪。

    轰隆,

    魔相一动,六只手臂齐齐打了过来,各有招式神通,宛若天崩地裂,泰山压顶。

    轰隆隆,

    一种若无形若有形的磁场散开,里面有诸魔法咒,字字蕴含邪恶和杀戮真意,侵染人的灵台。

    “银发三千丈,恩仇两茫茫。”

    银月出手同样惊人,她玉手一挥,拖在地上的银发似乎有灵性般的卷起,哗啦一声散开,每一根都缠绕着不同的篆文。

    轰隆隆,

    银发飘飘,香气馥馥,似乎是人的恩仇纠缠,似有还无,有心痛,有悲伤,有难过,有不舍。

    两人一出手,气场碰撞。

    一个强势压人,一个难以捉摸。

    可是都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力量,比上一次遇到的金牛王和孽王要强出一截。

    “啊,”

    黄石公惊叫一声,魔王级别的强者动手,力量澎湃,自然祸及他这个池鱼。

    “起。”

    黄石公不敢怠慢,自袖中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石碑,往空中一祭,立刻层层叠叠的明光浮现,里面是细若蚂蚁的文字,何止万千,各自碰撞,凝成一个又一个的阵法禁制,不断地生灭往复。

    叮叮当,

    气机如星火,打在石碑上,溅起各种的乌光、黑光、幽光、明光等等,但里面的禁制法阵极为玄妙,转化力量,吸收为己用。

    一时之间,石碑顶在头上,绽放出无量的光明,这个黄石公不愧是能够被宗门派下来辅助妖魔布置禁制法阵之人,这方面的造诣真的非常之高。

    “哈,”

    面对两人的攻击,陈岩不慌不忙,神情平静,纵然两人的实力在当日的孽王和金牛王之上,但他在最近的日子里,同样有不小的进步。

    “起。”

    陈岩用手一指,九天普化真形图飞出,滴溜溜一转,继而徐徐展开,日对月,山映海,天空和大地。

    宝图一出,在他雄浑的法力催动下,连绵成片,将魔神之相挡住。

    “化。”

    至于对银月的攻击,陈岩更是简单粗暴,直接祭出五色五行五方灵焰,轰隆一声,火海燃烧。

    轰隆隆,

    焰火弥漫,闪烁五彩光华,其中蕴含的毁灭力量,令人惊惧。

    “啊,”

    银月花颜变色,即使是以她的神通修为,初次面对这样霸道的灵焰,都是措手不及。

    噼里啪啦,

    火焰甚至直接在银发上燃烧,将上面细密的篆文直接化为灰烬。

    “斩,”

    银月眼看火焰蔓延,俏脸满是冰冷,她深吸一口气,沾染上火焰的银发无声地飘落,自她头上飞起。

    出身于冥狱黑海的妖魔,不论长相多么纤细柔美,但精致的玉颜下,从来都是一颗冰冷冷漠的心。

    该做决断的时候,从来不会拖泥带水!

    “好。”

    陈岩赞叹一声,身子一起,掌中多了一柄无形剑,弯弯曲曲,千绕百结,似乎是最为复杂的人心,别人看不透,自己看不明。

    哗啦,

    无形剑一展,剑气生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四面八方,极尽复杂。

    有形无形,似幻是真。

    如同红尘万丈尘缘起,看不透,辨不明,纵横交错,因果纠缠。

    这是陈岩得到黄久文的当头棒喝后,领悟出自己的剑道,属于自己的心剑之术,最为契合自己的心境。

    “嗯?”

    银月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剑术,似乎是见到了世界上最为复杂的人心,弯弯绕绕的,如同织网一样,将自己困在里面,难以摆脱。

    “退。”

    银月当机立断,纤腰一扭,裙裾如莲花盛开,看似没有移动,但身子已经平移出去,躲开了无处不在的剑光。

    “杀。”

    陈岩步步紧逼,用手一压,无形剑叮当一声发出一声清亮的剑吟,似是龙翔九天,然后玉音拔高,节节攀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