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曲剑如人心 复杂难思量(第三更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六章 曲剑如人心 复杂难思量(第三更求订阅!)

    ps:铁杆书友群:2892808180,一千粉丝的书友可以入群,进群请发截图!

    陈岩昂扬上前,弹剑长啸。

    剑音倏尔拔高,如同玉楼三十三层,一转一高,节节往上,杀伐大作。

    不断,不停,不下落。

    森森然的寒意弥漫,充塞室内,氤氲出一层细密的霜雪。

    “这个家伙,”

    银月玉颜上早已经没有了半点轻视,银白的美眸泛着奇异的光彩,裙裾如莲花,玉手捏印,对方给她的压力超乎想象。

    “杀。”

    陈岩将自己对于声音的运用融入到剑吟中,占据上风后,用手一指,无形剑已经斩出,如同电光火石,快到不可思议。

    轰隆,

    法剑斩出,路线不像以前那样平直,反而是弯弯曲曲,就好像是人心,千变万化,让人看不透。

    “该死。”

    银月咒骂一句,俏脸生寒。

    剑光如人心般复杂,看上去笑语盈盈,实际上可能是暗算仇恨,看上去真诚相对,实际上可能是笑里藏刀,看上去冷面冷声,实际上可能是刀子嘴豆腐心。

    表里不一,随时变化。

    以她在冥狱黑海杀出来的手段,一时之间,居然看不出剑光的来路,只觉得从来未有的复杂,弯弯绕绕,如同一团乱麻。

    “走。”

    银月心中恼怒,但还是保持灵台清明,纤足一滑,如走之字,在曲折之间,踏出清风云淡的从容,避开剑光。

    “心有千千结,剑有万万光。”

    陈岩如影随形,无形剑展开,万千的剑光飞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演化红尘万丈之人心叵测,非常深沉。

    快,快到无与伦比。

    复杂,复杂到令人头皮发麻。

    银月步步后退,在剑光中裙裾摇摆,要不是她遁术神通惊人,恐怕会伤到无形剑下。

    “这个家伙是落云谷上的主事人?”

    银月又惊又怒又不敢置信,这样难缠的剑法,真是让人头疼啊。

    轰隆隆,

    这个时候,一声震天大响,黑镰突破九天普化真形图真形图的防御。

    “哈,”

    黑镰发出一个古怪的音节,他真没有想到,只是在几个呼吸间,银月居然被这个陈岩杀得步步后退,再退一步,就要让开出口门户了。

    “咄。”

    黑镰不敢怠慢,口吐魔咒,魔相四下饰金玉,沉香作宝盖,六只手臂扬起,或是结印,或是发拳,或是祭出魔器。

    轰隆隆,

    黑炎如火舌乱舞,只是一瞬,就布满周围。

    焰火之中,是魔神咆哮,吞天噬地。

    轰隆隆,

    黑镰这一爆发,磁场倏尔扩展,将陈岩罩在里面,魔神之力呼啸,打乱了剑光的路径。

    “春闺之愁愁煞人。”

    趁着这个机会,原本步步退后的银月停住步子,愤然反击,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叮当,叮当,叮当,

    她的银发甩起,根根散开,交织成梦境一般。

    是三五修竹三更雨,叶叶声萧,佳人听声不眠,辗转反侧,思念如雨,连连绵绵,不曾断绝。

    是东风乍起,吹落娇红,帘影摇动,香衾梦里新郎远,只能清泪冷幽情。

    是雨歇微凉,池中红水鸳鸯散,花香人香,玉人断肠。

    ……

    银发三千,每一根都似乎化为了一个春闺少女,痴痴地,呆呆地,以泪洗面,苦闷难耐。

    叮当,叮当,叮当,

    与此同时,还有妙音生出,似真似幻,春怨好像被扯出了丝丝缕缕,缠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这是,”

    黄石公一看,马上面色大变,体内的力量疯狂地涌入自己的法器之中,石碑倏尔扩大,里面的各种篆文飞舞,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的玄妙法阵。

    法阵接法阵,层层叠叠。

    “呼,”

    做完这个,黄石公躲得远远地,才长出一口气。

    要知道,修士修炼出法力之后,不光是品质大增,可以沟通冥冥中不少的存在,借助力量,比如日月星辰,还可以构建自己的磁场。

    这样的磁场,由修士心意控制,最是厉害无比,其他人要是落到里面,就会被压制。

    现在黑镰和银月两人同时展开自己的磁场,领域一般扩展,将陈岩罩在里面。

    黑镰的磁场是魔神之相,邪恶混乱,黑炎肆虐。

    银月的磁场是少女春怨,连连绵绵,如丝如缕。

    两人同时动作,雷霆一击。

    局面,千钧一发。

    前所未有的危险从陈岩心中浮现,他长啸一声,身子一摇,化出鸟首人身之相,精致而又华美的翎羽自背后展开,如同一枚枚的眸子,冷漠而又高贵。

    哗啦啦,

    陈岩面对两人,翎羽一抖,上面的眸子齐齐睁开,射出千百的光华,有杀戮,有毁灭,有星辰,有大日,等等等等,千变万化。

    与此同时,他的脚下升起幽幽深深的水光,不见底色,似乎来自于远古时代,寒冷无比,却又能孕育万物。

    轰隆,

    三种力量碰撞,两人围攻一人。

    轰隆隆,

    各种的光华升腾,如烟光般生出,散去,再生出,异象频发。

    “叱,”

    陈岩口吐真言,他的磁场纵然在力量上比不了两人合力,但是却非常玄妙,在他们之上,这一下子碰撞,他落在下风,但没有呈现败绩。

    “杀。”

    陈岩眸子转为金黄,四周力量所到之处,五色五行五方焰火升腾,看上去美丽至极,但蕴含的毁灭力量,让人忌惮不已。

    “这到底是什么火焰?”

    这一次轮到黑镰破口大骂了,他手中的魔器不小心沾染上了火焰,结果烧的噼里啪啦地响,上面的灵光明显暗淡了三分。

    看这个样子,这件魔器起码要再温养个两三年才能恢复正常。

    “哈哈,”

    陈岩凝练出的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就是这么霸道,要不是他还有顾忌,恐怕就能出其不意,让两人受下小伤。

    “雷来。”

    即使是这样,陈岩还是利用灵焰硬生生制造出一线机会,掐了个道诀,发出雷音。

    轰隆隆,

    雷音后发先至,携带煌煌天威,在两个魔头耳边炸响。

    “斩,”

    无形剑也悄然无声地出现,神出鬼没,轻轻一挥,就有弯弯曲曲的剑光飞起,似上似下,前后左右,将两人包裹。

    他隐约有种感觉,要速战速决才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