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宝树降临跨两界
    通天塔。

    自上而下,有三十三层。

    每一层都有一尊魔神之相坐镇,或是三头六臂,或是眉心生目,或是脚踏黑龙,或是凶焰滔天,等等等等,各有姿态,威猛霸道。

    这个时候,若仔细看,就会发现,现在最显眼的不是三十三尊魔神,而是塔顶之上,万千魔咒凝练出的无上舍利。

    舍利看上去只有拳头大小,但每个人见到,都会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世界,里面魔光四溢,景象交织,有日月,有星辰,有城池,有百姓,有世间种种。

    嗡嗡,

    以万千的妖魔精血祭祀为引,用通天塔这件异宝的积蓄承载,无上舍利一出,马上震荡乾坤,风云四起。

    轰隆隆,

    舍利徐徐转动,每转动一圈,其色彩就深沉一分,与此同时,一股浩瀚到不可思议的神意跨界降临。

    天降血雨,诸魔夜哭。

    “这是?”

    陈岩惊讶地转头,目光一凝,就发现舍利转动,里面浮现出一株宝树。

    宝树高有百尺,开有细细密密的琼花。

    远而望之,万玉玲珑,香气浮动。

    一个少女坐在宝树下,面拢轻纱,身姿曼妙,好似养在深闺中足不出户,娇娇弱弱。

    可是陈岩一看到这个影子,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嗯,”

    少女坐在树下,疏影横斜,似乎骨子里都浸染了花香,她晶莹的美眸看了过来,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道,“你们两人居然动用了通天塔的力量。”

    “大人,”

    银月可是分为明白这位大人的恐怖,连忙出来解释道,“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要是让他逃走,恐怕会影响到以后计划的开展。”

    黑镰低着头,不说话。

    他可是知道,通天塔上的布置是为了接引这位大人降临的,现在一下子动用,起码得几年时间才可以恢复。

    对方现在肯定震怒交加,自己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

    “是你。”

    宝树下的少女目光一转,落到陈岩身上,给他一种难言的压力,开口道,“想不到短短时间内,你能成长到这样的地步。”

    “真是棘手。”

    即使只是目击,陈岩依然感应到周围气机如同凝固一样,自己如同成了冰封里的鱼,每一个动作都非常艰难。

    陈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诸般念头,道,“大人风采依旧。”

    到了现在,他真能感应到对方的势力,绝对是差一步凝练出无上元神,是真真正正的顶尖大人物。

    这样的人物,足可以比拟超级玄门巨无霸中的掌教。

    “你如果能够投奔冥狱黑海,不会亏待你。”

    宝树下的少女直接开出条件,道,“我们冥狱黑海无边无际,功诀神通,天材地宝,应有尽有,可以让你一路平平安安地晋升。”

    “听起来很不错。”

    陈岩笑了笑,他当然没有拯救世界的伟大胸襟,可是他同样明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道理,对方可是妖魔,说翻脸就翻脸。

    再说了,纵观史书之上,开门揖盗的带路党哪里有什么好下场?

    “冥顽不灵。”

    宝树下的少女翩然而起,纤足生香,口吐两个字,道,“当诛。”

    轰隆隆,

    真的如同言出法随一样,虚空中蓦然亮起一道闪电,形似魔刃,上镶鬼环,锋芒不可挡。

    “嘿,”

    陈岩法身一摇,却发现周围的空间如同金铁一般,牢固不可破,以他天鹏之身的力量,居然无法移动。

    这就是差一步凝聚出元神的强者的厉害之处,已经涉及到空间玄妙,手一指,法力波动,沟通规则,就是指空为钢铁。

    杀机临头,大难降临。

    陈岩运起全身的力量,眉心的大日和背后的星图齐齐一震,灵窍开启,一种玄妙的意念一冲,裂开少许缝隙。

    噗嗤,

    无形魔刃斩下,携带混乱杀戮之意,陈岩躲开一点,但没有完全躲开。

    “啊,”

    陈岩惨叫一声,以他天鹏法身的品质,中了这一刀,依然是疼的受不了。

    “麻烦。”

    更为重要的是,伤口上有丝丝缕缕的黑气缠绕,化为细密的咒文,如同活的虫子一般,正在吞噬他的精气。

    哗啦啦,

    陈岩目光一动,运起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可是魔虫还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灵焰虽强,却有力无处使。

    发出一击之后,舍利中的少女影子开始变得暗淡,毕竟她是跨界降临,还是借助了通天塔这件异宝的能力。

    “他中了我的噬心魔咒。”

    少女的声音传来,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要是再办砸了……”

    话没说完,但其中的意思可是清清楚楚。

    “是,大人。”

    黑镰和银月连忙答应,他们看着人影继续暗淡,几乎是要看不清楚了,大声道,“恭送大人。”

    咔嚓,

    舍利破碎,化为血光。

    刚才跨界而来,展现出无上威能的少女消失不见。

    轰隆隆,

    整个通天塔突然一震,好似一个人被抽掉了全部的精气神一样,变得衰弱不堪。

    上面的魔神之相也一个接一个破裂,化为灰烬。

    通天塔,变得平淡无奇。

    这座异宝要想再发挥威能,恐怕得一段时间积蓄能量。

    “陈岩,”

    黑镰转过身,面向陈岩,双颊上的纹路跳动,声音冷漠中充满杀意,道,“这一次你必死无疑。”

    “陈岩。”

    银月美眸中杀机森森,这一次他们可算是得罪了那位大人,要不把陈岩留下,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两个,”

    陈岩感应到伤口的恶化,再看到虎视眈眈的两人,这样虚弱的时候,面对这样可怕的对手,可谓是身临绝境。

    一个不好,就是陨落,身死道消。

    用千钧一发来形容,绝不为过。

    “该怎么办?”

    陈岩面对这样的危险局面,念头电转,这可不是请客吃饭,面前就是两个全盛的大魔王,危险重重。

    “陈岩,死来!”

    银月可不会坐等陈岩恢复力量,她是趁人病要人命,探手一挥,就是无数的魔煞阴雷打出,没有声音,却最为阴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