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章 瞒天过海无人知
    谷底。

    石骨蟠空,环口映水。

    远远看去,或是纵错,或是连绵,或是弯曲,或是陡峭,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重重叠叠的光晕生灭,似幻是真。

    陈岩隐在一个不起眼的石洞里,皱着眉头。

    “可恨,”

    陈岩看着自己伤口上细细密密的魔咒,如同有灵性般的虫子一样,在吞噬自己的力量生长和繁衍,数量越来越多。

    要是达到一定数量,自己非得被掏空不可。

    “咄,”

    陈岩念头一转,五彩灵焰升腾,这是他本命法宝,驭使起来,只需要很少的法力。

    哗啦啦,

    只是噬心魔咒非常玄妙,火焰一烧,马上化为无形,等火焰退去,再次出现。

    “嘿,”

    陈岩接下来又换了几个手段,可是还真拿噬心魔咒没有办法。

    “真是麻烦。”

    陈岩心渐渐地沉了下来,他抬头望向外面。

    幽幽深深的黑水。

    横生巍峨石树,稀稀疏疏的叶子掩映,自缝隙中透下光线。

    风一吹,光暗摇曳。

    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还有难言的杀机。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他知道,这是境由心生,自己可能是遇到了自修道以来最大的麻烦之一,稍一疏忽,就是身死道消。

    面对这样的死亡压力,陈岩没有慌张,仍旧是心如止水,不起半点的波澜,他将注意力放到自己的伤口上,观察细小的魔咒。

    魔咒很难缠,很厉害,可是它们只是寄生法力而繁殖衍生。

    这样的局面下,倒是可以做一做文章。

    陈岩想了想,用手一指,化神戒垂下一道青光,放出他的肉身。

    自从他晋升法身境界后,就很少再动用肉身。

    原因很简单,法身能大能小,可以驾驭诸多的元气,飞腾变化,神通道术,远在肉身之上。

    除此之外,血海之主的存在,也让人不得不警惕。

    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借助肉身。

    轰隆,

    法身一摇,自卤门而入,投入到肉身当中。

    下一刻,

    陈岩只觉得一股厚重的力量化出,这就是肉身独一无二的力量,承载精气之器。

    咔嚓,咔嚓,咔嚓,

    陈岩口诵魔咒,化为修罗圣体,头上生角,身覆细鳞,眸子中有血色弥漫,非常吓人。

    看他的样子,和谷底的妖魔没有什么两样。

    正是如此,在士林当中的时候,他从不显出修罗圣体,只是在面对神灵和修士之时,才会露出峥嵘。

    收拾完毕后,陈岩走出山洞。

    正在这个时候,一队妖魔经过,领头的是个羊头怪,高有两丈,魔眼如灯,手中拎着大斧头,气势汹汹。

    “嗯?”

    羊头怪见到陈岩,停住步子,瓮声瓮气地道,“大人吩咐做事,你怎么在偷懒?是不是找死!”

    轰隆,

    话音一落,羊头怪手中的斧头已经劈下。

    不得不说,妖魔就是妖魔,没有半点的人性,残暴无比,一言不和就是要斩杀对方。

    “哼,”

    陈岩纵然不能运用法力,但可不会把一个羊头怪放在眼里,他身子滴溜溜一转,如同电光火石,已经到了对方的身后。

    “死。”

    陈岩用手探出,开碑裂石,重重地击在羊头怪的头颅上。

    噗嗤,

    羊头怪的脑袋应声而裂,血浆乱飞。

    陈岩大手一挥,将无头的羊头怪尸身打飞,稳稳当当而立,面孔狰狞。

    咔嚓,咔嚓,咔嚓,

    陈岩身上的细鳞抖动,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虽然比不上魔王级别,但足以碾压刚才的羊头怪,他哼了一声,看向后边的一队妖魔,开口道,“这个家伙是自己找死,以后你们就跟着我。”

    “是,大人。”

    众多妖魔答应一声,他们在冥狱黑海就是以力量说话,谁的力量大,就跟随谁,这样频繁的换首领,司空见惯。

    “走。”

    陈岩大摇大摆地带着这群妖魔四下走动,作出一副认真搜查的样子。

    在这个过程中,当然少不了遇到其他的妖魔队伍,不过自节点中每日都有妖魔源源不断出现,现在谷底的妖魔何止百万,肯定不可能都认识。

    辨识一下气机无误,也不会有人打招呼,就这样匆匆而过。

    妖魔最是残忍而好斗,要不是上面有黑镰和银月压制着,见面之后早就拼杀起来,要将对方吞噬壮大己身,打招呼?门都没有!

    对陈岩来讲,这倒是好事,省去很多的麻烦。

    巡逻一周后,陈岩交了差事,回到宫殿中,思考接下来的路子。

    “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啊。”

    陈岩压下心里的浮躁,静下心,寻找如何破解噬心魔咒。

    宫殿中。

    宝灯盈彩,玉辉清冷。

    侍女执扇举灯,光焰辉映,锦绣层叠。

    银月长发泛着霜雪,曾挠摩地,缠绕若环,玉颜上冷的吓人。

    “废物,”

    银月听完报告之后,目中怒意高涨,银发如电般射出,一下子洞穿了这个前来禀告的倒霉妖魔。

    噗通,

    这个倒霉妖魔仰天栽倒,头颅上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噗嗤,

    银发再往下一垂,倏尔一旋,将这个妖魔的精血吞噬一空,然后只剩下一张皮,风一吹,化为灰烬。

    “呵呵,”

    黑镰看到银月气鼓鼓的样子,笑了笑,道,“不用急,才几天而已,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陈岩插翅难逃。”

    “不能大意。”

    银月重新坐到莲座上,细细的黛眉蹙起,道,“按照常理,陈岩中了噬心魔咒,根本没法收敛气机,一身的气机在谷底简直如同萤火虫一样耀眼。”

    顿了顿,她继续道,“可是现在没有发现,就是有蹊跷。”

    “他能躲过几天,未必不能躲开十天或者一个月,不好办。”

    “嗯。”

    黑镰收敛起面上的笑容,像陈岩这样的法身修士,真的是个祸害,一日不除,就是如鲠在喉。

    “这样的话,”

    黑镰站起身来,来回踱了几步,道,“我们对陈岩的了解还是太少,以前只顾得让黄石公等人给我们整理阵法禁制,倒是疏忽了情报收集。”

    银月没有说话,两人可不是疏忽,而是以前根本看不起地上人,没有认真而已。

    “找个修士,我们先摸一摸陈岩的底子。”

    两人对视一眼,有了判断,知己知彼,定会让陈岩无处可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