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伊舍那天真魔言咒
    洞府中。

    石骨疏朗,霜水晕光。

    有剔牙松一株,自石隙中生存,夭矫弯曲,绿云覆盖,层层叠叠。

    松光和石意,相得益彰。

    陈岩坐在松下,是修罗圣体之相,妖魔之气滚滚,散发出强大的气息。

    轰隆,

    陈岩翻阅血海之主的记忆,蓦地目光一凝,眼前显出一尊魔神之相,三目、六臂、骑黑牛,面容扭曲,邪恶至极。

    伊舍那天,大名鼎鼎的诅咒之魔,精通古往今来的各种诅咒神通。

    要是能够沟通其冥冥之中的意志,降下真魔言咒,就可以消除任何的诅咒,而自己中的噬心魔咒实际上就是一种非常邪恶的诅咒。

    “伊舍那天真魔言咒。”

    陈岩用手指敲着石头,要施展此真魔言咒当然不简单,不过幸好是在谷底,有无数的妖魔存在。

    “要尽快。”

    陈岩纵身而出,看到对面石洞中传来的妖魔气息,哼了一声,径直入内。

    “什么人?”

    此间的主人是一个赤发妖魔,高有丈许,鼻衔铜环,正在和一个妖冶的魔女缠绵,被人打扰后,勃然大怒。

    “给我死。”

    陈岩脚下一划,如同笔直的尺子,只是一瞬就到了赤发妖魔跟前,身子一拔,手臂高抬,拳如印,掌似雷,居高临下。

    轰隆隆,

    力量凝而不散,发出一声尖锐如号角般的长鸣。

    “啊,”

    赤发妖魔先是大怒,然后大惊,最后大骇,力量一转,自七窍中冒出火焰,红彤彤的,映照出他狰狞的面孔。

    “杀,”

    陈岩曲臂如龙蛇,拳重若泰山,只是一下,就将赤发妖魔击倒在地。

    啪嗒,

    陈岩一击得手,并不停留,然后五指如钩,猛地一抓,手法玄妙,将赤发妖魔的精血抽出,凝练出一枚血丹。

    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之间,而榻上的魔女还没有反应过来,赤发妖魔已经死透了。

    啪,

    陈岩回身一个手鞭,将魔女击毙,然后脚下一蹬,如灵猿,悄然无声,离开山洞,寻找下一个目标。

    接下来的日子,陈岩四下走动,专门找魔帅级别的妖魔,抽取精血。

    他现在没法动用法力,但只修罗圣体的力量,就是仅次于武中圣者,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下,魔帅级别的妖魔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要不是他顾忌两个魔王,恐怕丧命在手下的魔帅更多。

    即使是这样,三天的时间内,陈岩就屠戮了三十六个魔帅级别的妖魔。

    “三十六,”

    陈岩重新回到洞府中,身前三十六个血丹浮动,粒粒饱满,里面是丧命的妖魔虚影,栩栩如生,宛若活物。

    “祭祀之法,”

    陈岩手指动了动,念头中闪过一段段的咒语、文字和图形,就是讲述祭祀的法门。

    祭祀,有祭品,有仪式。

    拥有这个,就是普通的人都可以向魔神祈祷,获得力量。

    可以讲,这是天地间最早的一种修行之一,上古时代的部落图腾将之发扬光大。

    陈岩不动用法力,依然可以祭祀。

    “只是祭品还不够。”

    陈岩皱了皱眉头,魔帅级别的妖魔在谷底算是中坚,他也不能猎杀太多,不然的话,引起了黑镰和银月的注意,就麻烦了。

    想了想,陈岩屈指一弹,将黄石公放出。

    黄石公整个人被封印在一个半透明的晶球中,如同琥珀中的昆虫,只能眼珠子转动,可笑又滑稽。

    天光照下,透过球体,落到里面,照出黄石公惊惧的面庞。

    “我问你答,”

    陈岩目光森然,一字一顿地道,“不要自找苦吃。”

    “是。”

    黄石公在拳头大小的晶球中,没法动弹,发出的声音也像蚊子叫一样。

    他在阵法禁制上有常人难以想象的造诣,可是性格问题不小。

    好色而贪杯,胆子也小。

    被人一威胁,马上就老老实实。

    “唔,”

    陈岩轻而易举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这个黄石公替妖魔布置禁制法阵,知道的委实不少。

    “这样的话,”

    陈岩念头转动,好好谋算一下,未尝不是没有机会。

    摩罗洞。

    犬石横对,剑树森立。

    大小不一的血池点缀其间,或是半月,或是椭圆,汩汩的水泡冒出,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

    一个妖魔坐在中央的王座上,头戴银冠,面容白皙,一身霜月法衣,外面的肌肤如同透明似的,氤氲光华。

    他正在饮酒,血红的酒杯,苍白的手指,有一种别样的妖异。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光凭空出现,凝结如曼陀,上面显出一个纤细的倩影,长发飘飘,玉颜精致。

    “怎么样?”

    银冠青年人随手将酒杯掷到血池中,然后擦了擦手心,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发现了。”

    少女的声音轻轻地,似乎是春风吹过柳枝,道,“最近他们的失踪,应该就是和他有关。”

    “哈哈,”

    青年人大笑,道,“两位大人三令五申,不让魔帅级别的相互残杀,看来有人还是当做耳旁风啊,竟然敢大杀特杀。”

    “很正常。”

    少女玉足一点,在一块血石上坐下,用手撩了下垂在身前的青丝,道,“吞噬精血,壮大自身,这不是我们冥狱黑海一直奉行的真理嘛。要不是有两位大人压制,再加上地面血食的刺激,谷底早就打成一锅粥了。”

    “再说了,这个家伙真的行事谨慎的很,要不是我们有着同样的打算,恐怕真发现不了。”

    “就是这样,也抓不到半点的证据。”

    “这个家伙倒是个角色。”

    银冠青年人雪白的手指摩挲着戒指,道,“最少是吞噬了三十位魔帅的精血,这可是真不少啊。”

    “你准备怎么办?”

    少女微微仰起头,美眸幽蓝,看上去非常深邃。

    “胆子大才好,胆子大才会有勇气啊。”

    银冠青年目光动了动,感叹道,“看他的行事手段,就知道是个为了提升实力而敢于铤而走险的,既然如此,我们就推一把吧。”

    “你是想?”

    少女一下子站起来,俏脸阴晴不定。

    “不要这样做,我们何时能够再进一步?”

    银冠青年敛起笑容,面上满是坚毅,道,“就这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