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幽窗冷雨一灯花 玄宗妖魔是一家
    陨日魔宫。

    日迟莺语,月高花睡。

    阶下芭蕉绕池,绿阴如许,翠影横斜。

    正是夜来潇潇,雨打叶子,点点滴滴,似是少女窃窃私语。

    银月半躺在云榻上,长发垂地,花香吹裙,神态慵懒,她侧着脑袋,看着殿中的布置,笑道,“我的魔宫如何?”

    “风来寂寞,雨中相忆,芭蕉叶上凉如许。”

    黑镰妖异的目光动了动,道,“看来真是下了功夫。”

    “当然,”

    银月伸出纤纤玉手,把玩着身前的发丝,玉颜映着光华,如羊脂美玉一样,道,“以后我还要将此宫殿融入己身。”

    “嗯。”

    黑镰知道对方的这一座魔宫不简单,似是古老的法器残骸为根基,只是只有特殊魔功才可以驭使,谈了几句后,换话题道,“陈岩还是没有消息。”

    “不错。”

    银月敛去笑容,细细的秀眉蹙起,道,“按常理讲,他作为法身修士,中了噬心魔咒,无法动用法力,在这谷底根本寸步难行,怎么还会没有消息?”

    “事出反常者为妖,”

    黑镰正襟危坐,面上满是凝重,道,“看来我们的这位对手真是不简单。”

    “反正他没有逃出。”

    银月一展长袖,自云榻上起身,扶着玉钗,容光照人,一字一顿地道,“当时我们在方圆千里内起了大阵,上面有我们的印记魔念,任何人进出,都逃不过我们眼睛的。”

    “这个陈岩肯定藏在周围。”

    黑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狠狠地道,“我们早晚会将他挖出来!”

    叮当,

    这个时候,殿中编钟响起,如缠缠绵绵的秋雨,一声声,空阶到天明。

    “来了。”

    银月玉手一挥,自魔宫中漏下一道黑光,倏尔一收,如同钓鱼一样,将下面的人拉起。

    哗啦,

    五个人出现在殿中,居中的高冠法衣,手持拂尘,身后大日散发出纯青火焰。

    他的身后,两名真阳玄门的弟子用法器枷困着一男一女。

    “见过两位大人。”

    真阳玄门的领头人常先上前行礼,他虽然是筑基期六重大圆满,还身有异宝,但对上两名魔王,依然是不敢失去礼节。

    “道友不用客气。”

    黑镰满脸笑容,一点看不出曾经不高兴就屠杀上万妖魔的残暴,开口道,“请入座。”

    “这两人是谁?”

    银月则看向被蛟龙锁链束缚地紧紧的一男一女,两人看上去没精打采,元气大伤的样子。

    “这两人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常先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只能将他们擒拿了。”

    “哦。”

    银月一笑,道,“怎么没杀了他们?”

    “还有用处。”

    常先智珠在握,早有打算,答道,“两人来自于金剑门和青阳苟家,正好用来背锅。”

    “背锅,”

    银月美眸一转,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点头道,“道友要是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尽管说就是。”

    “那就提前谢过大人了。”

    常先大喜,有对方的配合,他非得将一口大大的黑锅甩到两个宗门上不可,到时候让他们和落云谷闹个不可开交。

    “无耻。”

    “卑鄙。”

    甄秀秀和苟元修心里大骂,他们也明白对方的毒辣算计。

    简单地谈了几句后,话题开始转移到陈岩身上。

    “陈岩啊,”

    常先提到现在这位落云谷的主事之人,话语中满是赞叹,道,“他突然崛起,光芒万丈,可谓是声名赫赫。”

    “嗯。”

    黑镰听完陈岩的事迹后,剑眉皱了皱,想不到他们这次对上的是这样的时代弄潮儿,气运所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魔神之道,”

    银月目光一亮,长发拖到地上,似有灵性般起舞,沉声道,“陈岩一介人类,也修炼魔神之道?”

    “是的。”

    常先心谋不轨,当然对落云谷的主事人尽可能地打探,道,“在他尚未凝练法身之前,常常以魔神之姿态降临,据我们的分析,很可能和修罗皇族有牵扯。”

    “修罗皇族,”

    黑镰出身于冥狱黑海,但和无尽血海并不陌生,甚至还发生过长期的战争,他啪的一下拍在蟠龙扶手上,冷声道,“看来陈岩是化为了魔神气息,混入了我们的大部队中。”

    “就是这样。”

    银月点点头,无论是冥狱黑海还是无尽血海,都和魔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不仔细分辨,还真能蒙混过关。

    “两位大人?”

    常先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眼前的两位魔王级别的妖魔为何如此咬牙切齿。

    “是这样。”

    黑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道,“我们正在寻找陈岩的下落。”

    “一定要找到他。”

    常先表现地比两人还要热情,眸子中精光暴涨,要是能够把陈岩这个落云谷中的首领击杀在谷底,可是天大之事。

    到时候,整个落云谷都会大乱,而他们就可以趁机行事。

    “走。”

    几人商量之后,有了决断,驾驭魔宫,轰然一声升起。

    正中央,悬有宝镜。

    云篆凤纹在其后,细细密密的光彩流转。

    镜面晕开水纹般的涟漪,映照出殿中的景象。

    只见一个弯角狰狞的魔神站在门户前,幽幽深深的气息弥漫,如龙似蛇。

    “就是这里。”

    银冠青年人背脊挺直,眼睛都不眨地望着门户,开口道,“只要打开这个门户就好。”

    “嗯。”

    和他同行的少女抿着红唇,道,“要不是黑镰和银月两个家伙在我们身上下了禁制,不让我们接近门户,何须这么费力!”

    “他们当然不喜欢有人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银冠青年人安抚着手中魔龙战戟的躁动,平静地道,“就是不知道这个家伙能不能打开门户了。”

    “希望能够顺利。”

    少女拢着手,长发飘飘,道,“他是我们寻到的实力最强,且没有让黑镰和银月下了禁制的人了。”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镜面一阵涟漪向四面散开,整个门户绽放出无量的黑光,幽幽深深,看不见底色,似乎能够吞噬所有的光明。

    “出手了。”

    两人同时精神一振,看向宝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