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窃果生非西风紧
    ps:可以赠送一下章节,让更多喜欢的书友看到本书。

    魔宫中。

    绿阴金井,疏叶幽情。

    红烛高高燃烧,光晕升腾,照出黑水悠悠。

    半钩溪月在其中,风一吹,霜花弄影。

    真阳玄门的常先正坐在云榻上,用不紧不慢的声音,讲述他们的合作计划。

    “很好。”

    黑镰点点头,表示满意,笑道,“贵宗门真的很有诚意啊。”

    银月正要说话,蓦地心头一悸,玉颜转冷,凝若霜雪,她背后的三千银丝飞出,倏尔一拢,化为宝镜,洞彻四方。

    叮当当,

    若晴雪洗山,晶光新磨,一阵波动之后,镜面上映出一株大树,生在石山上,虬根如龙蛇叠起,枝叶交盖,打开莫名的空间。

    轰隆隆,

    大树摇摆,一种魔气自上空降临,离恨绵长,时刻变化。

    再仔细看,有五个人影,或男或女,正坐在树下,吞服果实,自七窍中喷吐出各种的魔文,漫天飞舞。

    “啊,”

    见到这一幕,银月尖叫一声,道,“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偷入离恨宫,窃取果实。”

    “胆大妄为。”

    黑镰面色阴沉的几乎凝出水来,冷声道,“他们都该死。”

    “是谁打开了门户?”

    银月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我根本没有感应到魔念的毁灭!”

    “他们敢图谋果实,肯定早有算计,暂时隔断了我们的感应。”

    黑镰冷静下来,稳稳坐在宝座上,道,“他们倒是好打算,要是不惜损伤魔树的元气,凝结果实,倒是真有可能冲击魔王境界了。”

    要是真能晋升到新境界,就不怕两人找麻烦了。

    “想得美。”

    银月咬牙切齿,利用神通,发现树冠之上似乎还有一个人影,只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道,“我们赶过去,一个不留。”

    轰隆,

    两人同时发力,坠日魔宫发出一声震天大响,魔云滚滚,风驰电掣而去。

    轰隆隆,

    不多时,两人赶到目的地,铺天盖地的威势降临,横扫全场。

    轰隆隆,

    两人的怒火化为雷霆,在殿中炸开,毁灭的力量肆无忌惮,不断向前。

    “叱,”

    这个时候,银冠青年突然站起身来,眸子深沉,用手一拔,魔龙战戟握在手中,猛地劈出。

    下一刻,

    如同天崩地裂一般,煞气化为魔龙,仰天咆哮,爪鳞栩栩,将漫天的雷霆尽数吞噬。

    “哈哈,”

    银冠青年大笑,手握战戟,身上的气息节节膨胀。

    “陆章,你好大的胆子。”

    黑镰踏步而出,杀机凛然,道,“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黑镰,”

    银冠青年陆章手握战戟,气势冲霄,针锋相对地道,“要不是你们要独霸此神物,我们早就可以晋升新境界,众人联手,打到地上,何至于此?”

    “是你们两人太过私心,不愿意有人威胁你们的地位。”

    “责任都在你们!”

    “胡言乱语,给我死。”

    黑镰冷哼一声,显出魔神之相,高有三丈,居高临下,一拳击出,力量激荡。

    “杀。”

    陆章吞噬果实之后,参悟其玄妙之气,已经隐约看到晋升的希望,眼见攻击到身前,身子一纵,和魔龙战戟合二为一。

    哗啦啦,

    战戟向上,冒出乌光,有三尺,冰冷冷,锋锐难以匹敌。

    轰隆隆,

    两种力量对撞,陆章直接被打飞,不过他别有神通,并没有受伤。

    “嗯?”

    黑镰眼睛眯起,看向对方手中的魔龙战戟,开口道,“难怪这么大的胆子,原来手中有这样的魔器。”

    “给我拿来吧。”

    黑镰身子一摇,背后的魔光化为擎天大手,涵盖八荒六合,捉拿乾坤,要将陆章手中的战戟夺过来。

    “杀。”

    “杀。”

    “杀。”

    其他几人吞服果实之后,也依次醒来,见到现在的局面,毫不犹豫,纷纷出手。

    他们自谋划窃取果实之时就明白,已经没了退路。

    要么晋升新境界,成为魔王,和黑镰银月平起平坐。

    要么功亏一篑,被两人斩杀。

    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你们,”

    黑镰大怒,黑炎燃烧,轰隆一声,弥漫开来,虚空之中,满是鬼哭狼嚎。

    “都要死。”

    黑镰运转神通,顶门上的魔神之相再次拔高,六臂齐摇,每一个动作,都会发出震天大响,力量澎湃。

    轰隆隆,

    纵然是一个人对上六个,黑镰依旧是占据上风,毕竟他是货真价实的魔王级别的强者,法力一动,四方响应。

    “黑镰大人真是魔威盖世,”

    真阳玄门的常先看得心惊肉跳,妖魔的斗法,远比修士之间要血腥,要残酷,要更惊心动魄,让人大开眼界。

    “嗯。”

    银月看了一眼,目光继续向上,她可是记得,当时看到树冠上有个模糊的人影,非常陌生。

    “这是,”

    果不其然,银月很快就发现了上面的人影,他正不断地作出各种奇怪的动作,似是翩然起舞,有一种难言的韵味。

    “是古老的祭祀,”

    银月目中放出奇异的色彩,喃喃道,“还有人懂得祭祀之道吗?”

    “这个人影,”

    常先却是看着树冠上的人影,有点愣神,想了想,用不确定的语气道,“大人,看上去跟陈岩很像啊。”

    “陈岩,”

    银月一惊,才想起对方提起过,陈岩曾经走的是魔神之道,还隐藏在谷底。

    他们见到陆章等人窃取果实,气急败坏之下,差点忘了这个漏网之鱼。

    他的威胁,可是很大啊。

    “杀。”

    银月长啸一声,背后的长发根根竖起,倏尔拉长,如同银河一样,往上卷去。

    反正不管是不是陈岩,都得死。

    叮当,

    眼见长发就要击中之时,突然之间,金光如同孔雀开屏一般,从里面跳出一面宝镜,滴溜溜一转,万千光华绽放。

    轰隆隆,

    金光耀眼,大日东升。

    煌煌的光华自上而下,将长发挡在外面。

    “是道器,”

    银月美眸中满是杀机,身子凌空而起,脚踏魔云,一字一顿地道,“陈岩,你今天必死无疑。”

    “果然是陈岩。”

    常先连忙向树冠方向看去,只见上空出现了一团血云,不断膨胀,里面是细细密密的经文,似乎在吟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