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鹏动身摩日月,神咒翻浪洗乾坤
    银月踏云而至,纤手一挥。

    玉光盈空,清香浮月。

    倏尔剑锋离水,夭矫向上,锋芒不染尘埃。

    树冠、剑光、月色,寒意杀人。

    “咄。”

    八景金阳宝镜轻轻一颤,重重叠叠的金光呈扇形铺开,由内到外,璀璨若烟霞,上面细细密密的宝光流动,光阴似水。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半空中绽放出各种的焰火,然后大树枝叶摇摆,将之尽数吞噬。

    轰隆隆,

    大树吞吐气机,定住四方,风吹不动,雨打不乱。

    “哼,”

    银月冷哼一声,美眸一凝,体内的法力涌动,背后长发飘飘,猛的拉长,继而铺开,四面八方,无所不在。

    长发破空,尖锐长鸣。

    能柔能刚,速度也是非常惊人。

    这样的攻击,比任何的法宝都要霸道,都要凌厉,都要猝不及防。

    “咤,”

    八景金阳宝镜仗着自己道器本质,金光一道,上俯下冲,时而变大,时而缩小,与之周旋。

    啪,啪,啪,

    银发不时乍起,打在宝镜上,让它滴溜溜乱转。

    不得不讲,要不是道器本质坚固,恐怕早就伤痕累累。

    原因很简单,八景金阳宝镜毕竟刚刚蜕变成道器,积蓄不够,再加上在谷底,没有灵机支持,能够挡住银月一二,就是很不容易了。

    “去。”

    银月看准机会,祭出一件魔器,形似树桩,上尖下圆,钟缚铜环,缠绕花纹。

    魔器一出,落到场中。

    一种无形的力量发出,定住宝镜,然后铜环一振,将之束缚在桩子上。

    叮当,叮当,叮当,

    树桩发出玄妙的声音,晕开层层的光华,让宝镜插翅难逃。

    “等我解决了陈岩,再来收拾你。”

    银月看了一眼,脚下一点,魔云脱身,冉冉往上。

    不多时,她就来到上面,看到陈岩状若魔神,站在一个自己搭建的小小祭台上,一手朝天,一手按地,如同在向冥冥之中的存在发出朝拜。

    三层祭台上,一枚又一枚的血珠摆开,里面封印有妖魔精血,熠熠生辉。

    然后就是大树上的果实,和血珠放到一块,交相辉映。

    银月感应到此地冥冥之中不可测度的力量,细眉蹙起,道,“果然是在祭祀,礼仪很古老。”

    “杀。”

    银月不敢怠慢,纤手一挥,凝成一道剑气,蓦然刺出,黑光三尺,杀伤力惊人。

    “这个家伙来的好快。”

    陈岩面色一沉,心念一转,无形剑飞出,曲饶如人心,异常复杂,千百剑气同时爆发,将对方的攻击击散。

    嘶嘶,

    这一动用法力,伤口之处的魔虫马上精神起来,疯狂繁殖,发出可怕的声音。

    乍看上去,非常恶心。

    “自己找死。”

    银月嗅到噬心魔虫的气息,玉颜上露出笑容,她五指一抓,法力激荡,化为雷霆,轰隆炸开。

    “杀。”

    陈岩不能半途而废,只能一心两用,自己在做祭祀,而分出一部分心神指挥无形剑,挡在身前,和银月周旋。

    嘶嘶嘶嘶,

    魔虫大口吞噬法力,发出欢快的声音,数量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

    “麻烦。”

    陈岩看了一眼,眸子冰冷,这一次他是置死地而后生,要是祭祀不成功,别说两位魔王,就是这魔虫都能让他身死道消。

    非生则死,一往无前。

    陈岩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他却出奇地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是心神通透,灵台清明,即使是一心两用,整个祭祀动作依然半点不乱。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声传新叶,聚散如烟。

    陈岩踏着奇异的步伐,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屈指一弹,一缕光华发出,照在祭台上的祭品上。

    “陈岩,快来受死!”

    这个时候,黑镰分出一分法力,如魔龙出水,分开波涛,凭空抓下。

    “杀。”

    银月也绕过剑光,长发束成一线,宛若大枪,当头刺了过来。

    嘶嘶,嘶嘶,

    魔虫也在繁殖,一化二,二化四,数量增多,吞噬法力。

    内外交困,千钧一发。

    死亡的气息几乎要化为实质,让人喘不过气来。

    陈岩站在树冠上,看着下面,只觉得一刹那间,似乎时间变得缓慢。

    “大功告成。”

    真阳玄门的常先站在魔宫前,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陈岩一死,落云谷势力就会马上衰落,到时候,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甄秀秀和苟元修被束缚在柱子上,脸色都不好看,他们虽然不认识陈岩,但也知道他陨落后的连锁反应。

    对于修士来讲,妖魔出世,真的是一场灾难。

    “叱,”

    陈岩微微仰起头,冷光临身,吐出一个古怪的音节。

    轰隆隆,

    下一刻,

    一道笔直的光柱自冥冥之中不可测度的空间垂下,将祭台上的祭品卷起,然后传递下来一股奇妙的力量。

    叮当,叮当,叮当,

    漫天的魔文飞舞,凝成一篇古老的祭文,上面是扭曲如龙蛇的文字,讲述诅咒之道理,宇宙时空,一切因果,无处可逃。

    叮当,叮当,叮当,

    经文一落,生出莫大的吸引力,陈岩只觉得身子一轻,伤口处的魔虫纷纷炸开,化为精纯的元气,涌入体内。

    “伊舍那天真魔言咒。”

    陈岩感应着体内活泼泼的法力,目光一动,刚才祭祀之时,他似乎看到了在不知名的虚空,有一尊魔神横卧,大若星球,脚下是星河在流淌。

    真是刚才的灵光一撇,似乎这尊魔神不是像传说中那样穷凶极恶,而是身上沐浴着金光,似是祥和,似是慈悲,似是智慧。

    这哪里是魔神,分明是传说中的佛陀。

    “佛陀,”

    陈岩眯着眼睛,想到现在,几乎没有佛陀的记载。

    “伊舍那天真魔个佛陀又是怎么样的关系?”

    陈岩念头转动,睁开眼。

    似是很慢,实际上只是一瞬,伊舍那天真魔言咒斩杀魔虫后,两人的攻击还未到达。

    “哈哈,”

    陈岩感应到体内澎湃的法力,长笑一声,顶门大开,烟霞四起,金光万道,天鹏法身自里面显现出来,五彩之光,一时之间,照亮整个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