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谁携垂天翼 威压盖世间
    陈岩一声长啸,法身自顶门飞出。

    形似鸟,身如金。

    目射闪电,喙如神针。

    身上五彩光华流转,熠熠生辉。

    真的是,鹏来云作翼,江星卧沧冥。

    轰隆隆,

    天鹏倏尔扩大,垂翼拍水,里面万千星辰上下沉浮,似乎是古老的银河来到世间,或横或斜的星线交织,连绵成一片。

    轰隆隆,

    玄冥真水和星辰光辉在一起,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伟大力量,黑镰和银月两人的攻击尚未临近,就被打翻。

    “不好。”

    银月感应到四面八方而来的力量,俏脸变色,道,“他是怎么化解噬心魔虫之力的?”

    “哈哈,”

    陈岩收起肉身,法身呼啸,雷霆电闪,星辰扶摇,整个空间狂风大作,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日月皆归海,天鹏乱入天。”

    陈岩刚才方才生死一线中走过来,仰天长啸,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体内的法力活泼泼的,从来没有这么轻松得意。

    不愧是,死亡之前有大恐惧。

    克服之后,就是脱胎换骨的变化。

    轰隆隆,

    陈岩天鹏展翅,头上绽放出五彩华光,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散去,继而化为万万千千的火焰,往下落去。

    噼里啪啦,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最是霸道,落到水中,依然是燃烧,吞噬所有的气机。

    “该死。”

    黑镰狠狠地咒骂了一句,他和陈岩交过手,知道对方的可怕,这个时候,他根本无暇再管陆章等人,身子一摇,来到银月跟前。

    陆章等人见到这个局面,也是大为吃惊,他们真没有想到,找到的一个开路先锋,会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人物。

    “这个就是陈岩啊,”

    少女红唇微张,目瞪口呆,她可是清楚,要不是他们的掩护,对方可是进不了这个大殿,或许更没法恢复实力。

    这一次,他们真的是引狼入室了。

    姿敌的感觉,真的不好。

    “不要想那么多,我们走。”

    陆章却是干脆,握住魔龙战戟,扭身就走,资敌又如何?自己能够晋升新境界才最重要!

    “我们走!”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陈岩恢复,大发神威,对整个谷底妖族来说是个难题,可对他们来讲却是好事。

    这样的话,黑镰和银月就得忙的焦头烂额,没有功夫再对他们进行追杀。

    只要他们当中有一人能够晋升新境界,成就魔王之位,就不怕两人找后账了。

    “走。”

    几人有了决断,趁机溜走。

    “好。”

    “哈哈。”

    魔宫之中,被束缚在柱子上的甄秀秀和苟元修看得清楚,心里高兴。

    “哼,”

    常先冷笑一声,挥手打出一道灵光,如同鞭子似地抽在两人身上,道,“少得意忘形,有两位大人在,陈岩必死无疑。”

    “陈岩,”

    黑镰脚踏虚空,剑眉轩起,一字一顿地道,“上次我们能让你重伤,这次也能让人无法可逃。”

    “不错。”

    银月长发飘飘,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破除了宝树大人下的噬心魔虫,但肯定得消耗元气,不能处于全盛之时。

    这样的情况下,两人对付一个,有很大的把握。

    “那就看一看吧。”

    陈岩一声长啸,天鹏神爪当空抓下,撕裂云气,磅礴的气势,无与伦比。

    轰隆隆,

    下一刻,

    只听天发大音,星光割裂,自中开一缝,当中宽,两头狭,状类眼瞳。

    眼瞳正中央有五彩光华流转,焰火升腾,而眼角星芒跳动,如同人之睫毛。

    天鹏神目,一开天地惊。

    黑镰和银月一碰到其中冷冰冰的视线,都觉得头皮发麻,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难受。

    “躲。”

    两人上一次交手没有接触到这一神通,选择躲开。

    轰隆,

    神目一击,力量一线,打在坠日魔宫上,将这件法器打的摇摇欲坠。

    “雷来。”

    陈岩一击不中,攻击连绵,张口一吐,无量的雷霆自口中喷薄而出,重重叠叠,化为漫天的雷光,如同雷海一样。

    “灭。”

    面对漫天的雷霆,银月没有再次后退,她深吸一口气,法力一运,背后的长发竖起,猛的散开,冲了上去。

    银发如飞箭,铮然有声,每一根飞出,都准确地扎爆一颗雷珠,分毫不差。

    一时之间,银光和雷火交织,爆炸声不断。

    “咄。”

    黑镰见此,身子一摇,魔神之相大步走出,手中托着宝塔,形似通天,郁郁的魔光垂下,每一个晃动,都有无尽的力量酝酿。

    “去。”

    对付这个家伙,陈岩早有算计,心念动处,无量星劫宝灵珠出现,滴溜溜一转,扯出连连绵绵的星光,当头罩下。

    叮当,叮当,叮当,

    宝珠扯出星线,排在一起,万万千千,剪不断,环相连,很有一种未来不可捉摸的感觉。

    空洞,迷离,难以猜测。

    看到星光,就如同看到不可测度的未来,让人不安,让人踟蹰。

    “这个可恨的家伙,”

    黑镰看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星光,如梦似幻,真真假假,气的牙都痒痒,他的魔神之道,力大无穷,却是最讨厌这种虚虚实实的神通。

    这样的神通,让他有力使不出来,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一件法宝,看你能够挡我多久。”

    黑镰心中发狠,索性是一力破万法,力量节节攀升,不断撕裂身边的星光。

    “斩。”

    陈岩用无量星劫宝灵珠挡住黑镰后,目光一凝,无形剑悄然无息地出现,然后轻轻一折,弯曲如人心,以难以想象的角度斩出。

    剑光一斩,凭空生出青芒三尺,表面覆盖有一层五彩焰火,蕴含毁灭的力量。

    很显然,无形剑和五色五行五方灵焰结合。

    “起。”

    幸好银月六感敏锐,虽然杀机暗藏,但她还是察觉到了不妥,身后的银发卷起,往后一档。

    叮当,

    一种金石碰撞的清脆玉音发出,无形剑一剑斩下,虽然没有斩到银月的身子,但上百根银发其根而断,飘飘扬扬,往下落。

    不再是银发,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苍白,没了生机。

    银月眯起眼睛,她本体特异,头上的银发是她真正的护身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