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遁开枷锁走蛟龙(求订阅!)
    ps:周末求下订阅和打赏。另外,全订的书友粉丝值应该超过一千了,会有一张免费的评价票,可以投了,不要浪费。

    半空中。

    星辰爆炸,劫气弥漫。

    只听余音袅袅,似雨声入砚,像花气染窗,如水洗石骨。

    缠缠细细,似断非断。

    听在耳里,让人似乎见到了古老的星空,星辰衰老之后,轰隆一声爆炸,然后化为尘埃。

    再是永恒,再是不朽,都会灭亡。

    这就是无量星劫,贯穿时空,没人能够逃离。

    “咄。”

    银月压下仇恨,最先作出反应,背后的银发卷起,向上一举,化为曲柄宝伞,撑开之后,不见天光,不见星辰,黑暗混沌。

    宝伞一起,将声音遮蔽。

    一丝一毫,都传不出来。

    黑镰则是魔神之相顶天立地,六臂齐摇,打爆星辰。

    两人配合,天衣无缝。

    “算你们走运。”

    陈岩知道两人的难缠,最重要的是,在谷底斗法,他无法借助日月星辰之力,很多力量无法动用。

    “裂。”

    陈岩目光一动,运起法力,五劫升天门自顶门中升起,倏尔一旋,门户大开,吞噬之力发出。

    轰隆隆,

    生在石上的天树根本没有任何的挣扎之力,就被连根拔起,投入到门户里。

    “走。”

    做完这个,陈岩手一招,将五劫升天门和八景金阳宝镜收起,双翅一展,腾空而起,往外飞去。

    轰隆隆,

    天鹏展翅,一飞冲霄。

    噼里啪啦,

    外面的禁制法阵虽然有拦截,但天鹏法身上冒出一团五彩的火焰,猛地一烧,所有的阻挡头化为齑粉。

    横扫向前,不可阻挡。

    陈岩化身天鹏,仰天长啸,不少的妖魔听到,都被硬生生震死当场。

    “我们追。”

    黑镰和银月面色铁青,双双运转法力,追了出去。

    谷底是他们的主场,占据优势。

    要是让对方上了地面,就无能为力了。

    叮当,

    银月一边飞行,一边玉手拢在袖中,激发里面的禁制令牌。

    轰隆隆,

    下一刻,禁制法阵发动,重重叠叠的明光落下,凝成龙鳞状,遮天蔽日。

    这一刹那,万龙狂舞,宛若世界末日。

    “呵,”

    陈岩见此,不慌不忙,大翅展开,若劈天的刀锋,往前一划,就裂开一道缝隙。

    刺啦,

    如同天幕裂开,陈岩身子一摇,从中间穿过。

    实际上,这禁制法阵黄石公出了不少力,陈岩逼问得到窍门,用法力破解,轻而易举。

    哗啦,

    一出宫殿,陈岩更不停留,双翅展开,笔直一线,径直往外冲。

    “这个家伙,”

    银月细眉一皱,隐隐明白对方为何能够这么轻松地逃出生天,只是还不甘心,紧追在后面。

    “看打。”

    黑镰同样气不过,魔神一拳打出,震荡虚空。

    “哈哈,”

    陈岩大笑,天鹏展翅,一去百里,任何的妖魔都无法阻挡,只有声音传来,道,“以后再和你们算账。”

    轰隆,

    只是眨眼之间,就没了踪影。

    “该死。”

    银月停住步子,没有再追,气的不停地跺脚,这下子对方是龙入大海,追上也是自讨没趣。

    “嘿,”

    黑镰气的七窍冒烟,身子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骂道,“要不是陆章那小子自作主张,陈岩怎么能这么快就恢复力量!”

    “嗯。”

    银月俏脸凝霜,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在陆章等人身上,开口道,“我们挖地三尺,也得把罪魁祸首找出来。”

    他们两人都明白,必须得找出替罪羊。

    不然的话,下回见到对面的宝树大人,没法交代。

    随着两人的令下,谷中的妖魔再次行动起来,这次不是找陈岩,而是要把陆章等人挖出来。

    且说陈岩,化生天鹏,一路扶摇。

    在黑水中,不可阻挡。

    任何挡在身前的妖魔,禁制,法阵,等等等等,统统被撕裂。

    不多时,陈岩已经来到黑水浅层。

    只见晶晶然的日光自上面垂下,在书中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线。

    光线和石骨交映,点缀时而浮出的叶色,灿烂若锦绣。

    温暖,自然,美丽。

    “呼,”

    陈岩看着这美景,只觉得心中一片平静,再是心性坚韧,波澜不惊,依然是心中向往美好和光明。

    轰隆,

    陈岩捏了个法诀,穿过谷中的禁制法阵,轻轻一跃,来到地面。

    哗啦啦,

    刚一出现,陈岩眉心灵窍一跳,万千的日光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聚拢,然后束成一线,吞了下去。

    “嗯。”

    陈岩体内的法力涌动,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只有真正见识过死亡,才明白生命的来之不易。

    只有真正感受过谷底的压抑,才明白天上大日的温暖光明。

    有对比,才有发现。

    陈岩用手按着眉心,隐隐约约之间,对于大日之道,有了新的感悟。

    这个时候,前面传来杂乱的争吵声,声音不小。

    “不要拦着我们。”

    “赶紧放开。”

    “我们好不容易才到手,凭什么上交?”

    陈岩转目看去,就发现六七个青年人聚在一块,正和钦天监的人在吵吵,看他们的身上的服饰,显然是来自于玄门大宗。

    “谷中规定,不能违背。”

    钦天监的人是个少年,圆脸大眼睛,修为不算高,在气势汹汹的宗门弟子面前,底气不足。

    “落云谷是大家的,应该完全开放。”

    当先的领头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金冠锦衣,昂首而立,自有一种睥睨之状,大声道,“你们休想从我们身上扒皮吸血!”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顿时引起周围不少人叫好。

    没有人愿意被抽成,都是希望利益最大化。

    “这个,”

    钦天监的少年面对这样的局面,显得手足无措,他还是见识太少。

    “哼,猖狂。”

    陈岩见此,冷笑一声,念头一动,革天傀儡出现,飞到场中。

    “扰乱秩序,冥顽不灵。”

    “抓捕!”

    革天傀儡口中吐出生硬的音节,随后猛烈出手,五指如钩,霸道威猛。

    几个玄门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革天傀儡一体擒拿,用法器铁链锁住。

    轰隆隆,

    十个革天傀儡出现在场中,以雷霆手段,压制不服,随后森然的目光扫过,任何人碰到这目光,都连忙低下头,不敢对视。

    场中一下子安静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