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过夜新松栖眠鹤 三人共座论是非
    观星台。

    霜石瘦泉,松色照人。

    稀稀疏疏的青竹数竿,根扎石下,斜枝侧叶,光彩清淡。

    风一吹,如美人低眉,掩面而笑,沙沙之音,趣味溢出台上。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双手放在膝前,身上笼罩着一层清辉,似轻纱,像霞衣,又如同水纹,重重叠叠,不时流转。

    轰隆,

    陈岩掐了个道诀,法身一振,背后衍生出连绵的星图,上冲天,下临水,无数的星辰在其中沉浮,运行,活动,勾勒出千姿百态的图案。

    轰隆隆,

    星图一出,几乎在同时,天穹上的星光大盛,万万千千的星线自上面射下,投入台中,五彩斑斓。

    轰隆隆,

    整个平台上都氤氲出宛若实质般的星光,晶莹剔透的色彩,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和浩瀚。

    这就是古老的星空,蕴含天地的雄奇。

    叮当,

    八景金阳宝镜和九天普化真形图悄然无息地出现,吞噬星辰精华,滋养自身。

    “咄。”

    陈岩眸中闪烁着千奇百怪的各种篆文、符号和图形,身后诸般灵窍吞吐,和天上的星辰联系在一起,每一个刹那,都能获得海量的信息。

    星辰从诞生,到成长,到成熟,甚至衰落,成长的信息。

    虽然不是经文神通,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同样深邃。

    也只有晋升法身境界后,才能沟通星辰,获得这样的道理。

    “呼,”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一挥手,散去漫天的异象,静心凝神,参悟刚才所得到的各种意念。

    “收获不小。”

    陈岩眯着眼,里面是满满的星芒跳动。

    他在谷底这一次,可谓是险象环生。

    先是遇到了神秘的冥狱黑海的大人物,被中下诅咒,无法动用法力。

    然后在谷底东躲西藏,辗转腾挪,勾心斗角。

    到最后,借助妖魔内部的东风,才祭祀成功,脱出生天。

    时间不久,但已经数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和死亡擦肩而过。

    同样,这样的经历,却让陈岩更明白生与死,有一种对于整个心灵的洗涤。

    “还有别的。”

    陈岩用手一招,打开八景金阳宝镜和五劫升天门,看着里面从谷底掠夺来的各种天材地宝,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这样的宝贝,足以让他可以施展不少血海之主记忆中的法门,到时候,或许可以出奇制胜。

    可以讲,这是不小的杀手锏。

    叮当,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环佩叮当,幽香细细,秋容和小谢踏花而来,裙裾染香,容光照人。

    “见过主人。”

    两女上前行礼,声音清脆。

    “起来吧。”

    陈岩摆摆手,一边把玩着手中的五劫升天门,一边开口问道,“事情处理地怎么样了?”

    “主人,”

    秋容头梳飞仙髻,黛眉翠羽,冰肌玉骨,声音如同松竹间流淌的泉水般清澈,答道,“已经交代下去,令人把真玄宗的弟子羁押,并传令其宗门,前来赎人。”

    “嗯。”

    陈岩点点头,他在刚出谷底后,发现有宗门弟子扬武扬威,果断命令革天傀儡出手,将他们镇压。

    “人多了,利益大了,就有人动心了。”

    陈岩冷冷一笑,随着越来越多的宗门加入落云谷的模式,每一天都是海量的资源吞吐,开始引起不少势力的觊觎,他们是真正的眼红了。

    仙道玄门之人,表面上看上去仙风道骨,实际上争夺起资源来,从来都是血淋淋的。

    财侣法地,财字当头啊。

    陈岩看得很明白,像这次几个弟子闹事,就是一次试探。

    要是落云谷不管,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而如果落云谷手段酷烈,他们就会借此挑动其他势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情绪,联合施压。

    “秋容,小谢,”

    陈岩想了想,开口道,“你们两人去请一下徐元吉和汪容甫,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是。”

    两女答应一声,翩然离开。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徐元吉率先到达,头发很短,根根竖起,非常精神,一举一动,给人一种强有力的压迫感。

    徐元吉入座之后,开口说话,道,“陈大人这次下谷底,时间有点长啊。”

    “在下面遇到了点小麻烦。”

    陈岩表现地云淡风轻,从容不迫,道,“耽误了几天。

    “嗯。””

    徐元吉点点头,没有多说,力量运转,拳意精神化为实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少顷,汪容甫也赶了过来,冲两人拱了拱手,在云榻上坐下。

    比起以前,他对陈岩的态度好了不少。

    无他,随着落云谷模式彻底运转起来,他身为三巨头,得到的好处很多,利益当前,少许仇恨又算什么。

    有这样源源不断的资源供养,就是实力再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

    “两位,”

    陈岩将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道,“他们真是猖獗。”

    “这个啊,”

    汪容甫用手摩挲着曲柄墨如意,眉头皱起,道,“随着加入的势力越来越多,我们人手不足,管理跟不上,这样的事儿最近频繁发生。”

    “不过是我们人手不足。”

    徐元吉坐的笔直,如同一杆大枪,能够刺破天穹,道,“还是钱帛动人心,仙道玄门的人都闻到腥味,怎么能不扑过来?”

    “两个原因都有。”

    汪容甫脸色不好看,最近仙道玄门的小动作越来越频繁,要是再不制止,以后肯定愈演愈烈。

    身为修士,他当然明白仙道玄门的嘴脸。

    他们见到有利可图,肯定不会放手。

    “我们不能坐视不理,要坚决打击。”

    徐元吉的态度很硬,他同样是落云谷模式的受益之人,不提手下的军队换装,穿上铠甲,而且自己还得到不少的好处。

    对于破坏这种安定局面的人,他当然是深恶痛绝。

    “坚决打击的是应该的,不然他们会得寸进尺。”

    汪容甫同意徐元吉的看法,他苦恼的是,“可是我们人手真的不够啊,要是真的引起众怒,恐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说完,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居中而坐的陈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