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萝壁松门真武道 远交近攻杀伐心
    日到正午。

    天光照下,映在水晶宝阶上,流光氤氲,华彩耀目。

    陈岩大袖飘飘,踏步而行,发现两侧都是桂树成行,细花盛开,香气袅袅。

    走在其上,如同人行于镜中,软语清歌,心神摇曳。

    时而还可见到绿水白沙,桂阁琼台,洞天福地,让人向往。

    “果然底蕴不浅。”

    陈岩一边走,一边打量,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当然可以看出布置不凡,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而是十代以上的经营。

    真武两仪道的力量,远比普通人想象的还要深。

    难怪可以和真阳玄门抗衡,而不落下风。

    叮当,

    不多时,只听一声清脆的玉磬声响起,倏尔白光如同卷帘般掀起,前面出现一座飞宫,垂檐弯角,玉砌雕阑,祥光瑞气,环绕左右。

    殿门一开,真武两仪道的掌教自里面踱步而出,头戴开阳冠,身披玄色法衣,手持拂尘,面白无须,仙风道骨。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字字如玉,有一种难言的韵味。

    话音一落,似乎是天更青,水更绿,花更红,大中午的浮躁,一扫而空。

    “想不到这个戚掌门对音道有这么深的造诣。”

    陈岩本身就是这方面的大行家,声音入耳,就能听出其中的玄妙,他剑眉一轩,吐气开声,道,“戚掌门太客气了。”

    这几个字,声音不大不小,似乎是没有力量,但稍一发出,就引动四周气机震荡,余音拔高,越转越细,越细越高。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在余音拔高的同时,却依然平稳,给人一种雍容大度的姿态。

    不得不讲,陈岩原本就对雷音参悟很透,后来又得到《飞仙妙音天生神章》,两者相得益彰,已经开始走出自己独特的路子。

    刚才牛刀小试,已经露出锋芒。

    戚长宗稍微垂下眼睑,挡住眸子中的异色,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对面这个少年人虽然年纪轻轻,但风采照人。

    再看一看他身边自己的得意弟子周桐,虽然同样是年轻人,但比起这位闯下赫赫声名,都胆大到要对付真阳玄门的陈岩,还是差了不少。

    “陈谷主,里边请。”

    戚长宗一摆手中拂尘,笑容满面。

    “戚掌门,先请。”

    陈岩表现的很谦虚,眼前的这个人不光是比自己年长,而且执掌真武两仪道这样的庞大势力,一年一个台阶的发展,委实是个厉害人物。

    他虽然对自己很有自信,但不会无缘无故地张狂。

    两人到殿中入座后,有道童奉上香茗,然后退下。

    “戚掌门真是雄才大略,”

    陈岩饮了一口,放到案上,赞叹道,“刚才只是走马观花一看,就见到不少良材美玉,贵宗门蒸蒸日上,离不开戚掌门的经营啊。”

    “呵呵,”

    戚长宗坐得稳稳当当,身后的莲花宝座上曲柄伞盖撑起,上面镶嵌有宝石,映照出他身上的肌肤,有淡淡的烟霞萦绕,笑眯眯地道,“只是按部就班罢了,真比不上陈谷主你锐意进取,大力开拓啊。”

    “落云谷现在好生兴旺,陈谷主的能力是没人可以怀疑了。”

    “落云谷最近发展的不错。”

    陈岩点点头,直入正题,道,“不过,有的人就是看不得别人好,蓄意破坏,好生无耻。”

    “哦,”

    戚长宗稳坐钓鱼台,不疾不徐。

    “就是真阳玄门。”

    陈岩的声音如金石般,非常有力量,一字一顿地道,“真阳玄门有嫡传弟子勾结妖魔,行为非常之恶劣,用心非常之歹毒。”

    “嫡传弟子勾结妖魔,”

    戚长宗一听,马上坐直身子,周桐在真武两仪道就是嫡传弟子的身份,他当然知道这个的份量,是宗门中真正的核心,重要性还在不少长老之上。

    “是真阳玄门弟子常先,”

    陈岩眸子冷漠,声音中有森然杀机,道,“他还抓了金剑门的甄秀秀,还有青阳苟家的苟元修,企图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将勾结妖魔之事,扣在两家的头上。”

    “上梁不正下梁歪,真阳玄门的人,就是这么卑鄙无耻。”

    戚长宗重重点头,真武两仪道和真阳玄门可是世仇,常年斗法,作为两仪道的掌舵人,对真阳玄门的印象真是深恶痛绝。

    “勾结妖魔,人人得而诛之。”

    陈岩先表明立场,道,“真阳玄门这样倒行逆施,胆大包天,我们落云谷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戚长宗明白对方的意思,稍一沉吟,有了决定,道,“真武两仪道不会坐视不理。”

    这样难得的一个打击真阳玄门的机会,他可不会错过。

    两个宗门之间的仇恨,实在是太深了。

    “戚掌门果然是嫉恶如仇。”

    陈岩一听,放下心来。

    他对上真阳玄门势单力薄,才来真武两仪道,就是来寻求盟友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天然的盟军。

    两人有了共识之后,接下来的合作就顺理成章。

    陈岩和戚长宗都认为,真阳玄门底蕴不浅,一棒子打死不太现实,他们的目标是逐步瓦解削弱青阳玄门的势力,进行蚕食。

    商量了半个多时辰后,陈岩告辞离开。

    这一行,他收获不小,不光是联络了一个坚定的盟友,而且还从戚长宗口中得到了很多关于真阳玄门的绝密消息。

    这样一来,知己知彼,对付真阳玄门的把握大了不少。

    戚长宗送走陈岩后,一个人返回大殿,在莲座上坐下。

    天光自穹顶垂下,束成一线,照在他的眉心,如同明珠生晕。

    稍一动弹,流光溢彩,玄音清越。

    “呼,”

    戚长宗一手握印,每一个呼吸,都演化出种种景象,非常玄妙。

    这个时候,只听一声轻响,环佩叮当,一名女子从帷帐后面走出,面容精致,美眸银白,额头上生有小小的珊瑚角,看上去不像人类。

    “这次真要对付真阳玄门了?”

    少女的声音冰冷冷,似乎没有半点的感情。

    “是个好机会。”

    戚长宗没有否认,开口道,“只有打倒真阳玄门,我们真武两仪道才有资格更进一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