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连纵合横到谁家(第四更求订阅!)
    ps:周一,求下订阅,打赏,月票,推荐票!

    青阳,苟家。

    台榭林立,溪水横流。

    青藤落香径,朱檐对琼英。

    三五侍女穿梭于小路上,紫衣小袖,腰束彩带,青春靓丽,风情动人。

    苟家家主坐在亭下,头戴高冠,身披黑衣,身姿挺拔,只是坐在那里,就有一种矩尺的感觉,让人瞩目。

    “落云谷,”

    苟家家主拢在袖中的手指动了动,眉头皱起,然后再舒展开,对于自家晚辈带回来的消息,有点犹豫不绝。

    “难办。”

    苟家家主看着日光照下,透过玻璃窗,折射出稀稀疏疏的光线,落在庭前肥大的芭蕉叶子上,青白交射,晕光生辉。

    哗啦,

    正在这个时候,倏尔玄音响起,水声潺潺,清清亮亮的水光自中央升腾,往上一托,凝出一个俊逸的身影,头戴星冠,大袖如翼,沉凝自有威严。

    苟家家主一惊,展目看去,只见来人剑眉星目,眸子深沉,身上的法衣精致华美,曳地相连,马上有了答案,道,“是陈谷主?”

    “冒昧打扰家主,还请恕罪。”

    陈岩点点头,一步踏出,水光隐去,姿态从容。

    “陈谷主真是好手段。”

    苟家家主嘿然一声,摇摇头,对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家中,光是这一手,就知道手段了得,不负盛名。

    “心切之下,礼仪不周,以后再登门赔罪。”

    陈岩扶了扶头上的星冠,对上苟家家主,虽然和真武两仪道的掌教一样,都是金丹修士,但他的风格由温和渐变强势,开门见山,道,“家主,不知你对真阳玄门之人勾结妖魔的作法怎么看?”

    “这个,”

    苟家家主倒是没对对方的语气生气,落云谷现在的势力已经超过苟家,自然说话的声音大,他沉吟少许,道,“真阳玄门此举可谓是助纣为虐,人人得而诛之。”

    “只是,”

    苟家家主顿了顿,开始转折,道,“面对真阳玄门这样的巨无霸,我们苟家是有心无力啊。”

    陈岩没有意外,有底气和没底气就不一样,要是苟家真的头脑一热就敢和真阳玄门放对,他们家族也不会传承至今。

    “苟家主,”

    陈岩能来,当然准备好了说辞,道,“真阳玄门确实是巨无霸,占据名山大川,洞天福地。据我所知,灵鹤贝场可是离青阳不远啊。”

    “灵鹤贝场,”

    苟家家主听到这四个字,目光大盛。

    灵鹤贝场可是鼎鼎大名,出产的灵贝,蕴含灵机,是修士修炼的最好辅助之物之一,要是苟家能够得到此贝场,发展势头会很猛。

    别的不讲,苟家年轻一辈绝对能集体上一个台阶。

    犹豫,难以决断。

    一面是灵鹤贝场的利益,一边是真阳玄门的压力,一时之间,真让人头疼。

    陈岩见此,明白对方还是碍于真阳玄门的威势,心里暗叹一声,这种宗门对付起来,确实让人碍手碍脚。

    念头一转,陈岩退而求其次,道,“要是苟家主不方便出手,可以暂时借我几件法宝也行。”

    “借法宝,”

    苟家家主用手敲着玉案,考虑这个对策。

    真阳玄门确实是势力惊人,但落云谷联合真武两仪道,同样让人不可小觑,更不要讲,陈岩还联络了其他势力。

    众人围攻,未尝不能成功。

    再说了,只是借出法宝,真要是最后失败,也有推脱之意。

    想了想,苟家家主已经心动,不过他不会这么快就下决定,只是道,“事关重大,我还得和家族的诸位长老商量一番。”

    “应该的。”

    陈岩点点头,对方有这个意思就好。

    “来人。”

    苟家家主唤来两名俏丽的侍女,严肃地吩咐道,“这是家中的贵客,好好招待。”

    “是。”

    两女第一次见家主这么郑重,连忙点头答应。

    “那我就叨扰几天,等待家主的消息了。”

    陈岩展袖起身,和苟家家主打了个招呼,在两名俏丽侍女地引导下,顺着青石板路,往外走。

    一路行去,只见三步一亭,五步一阁,水石交映,婉妙精巧。

    时而有小鹿出现,不怕生人,蹦蹦跳跳,平添三分生机趣味。

    石静,水幽,香迷人。

    以此来看,苟家也是下了大力气。

    不多时,陈岩来到镜水小舍,他打发走两名侍女,一个人坐在窗前,眯着眼,身上满满的都是日光之辉,似乎披了一件金灿灿的霞衣。

    “真阳玄门,”

    陈岩眸子中噙着冷光,他要对付这个宗门,不光是落云谷能够立威,而且还可以行蛇吞象之举,壮大自己的力量。

    要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仇家可是一点不少,按部就班的发展根本行不通。

    只有进行掠夺,才是最好的办法。

    真阳玄门撞到枪口上,不对付他对付谁?

    “真阳玄门,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

    陈岩微微仰着头,背后升腾起连绵的星光,浩瀚的星辰,交织成图案,时间越来越紧迫了,这次不容有失。

    叮当,

    陈岩想了想,自袖中取出一颗宝珠,神念一转,已经降临到里面。

    珠中世界,丘色宜人,柳绿桃红。

    形似半月的湖水蓄翠,天光照下,看不出深浅。

    一个少女无聊地扬着鞭子,甩出清脆的鞭音,她的身前是一群白羊,昂首阔步。

    见到陈岩出现,少女先是一惊,随即俏脸上堆起笑容,展颜道,“公子,好久不见。”

    “卢姑娘,”

    陈岩打了个招呼,大袖一展,在树下坐下,道,“最近被俗事缠身,一直未能去见天池龙君,真是抱歉。”

    “这样啊,”

    卢心悦玉颜上是光彩马上暗淡下去,小风一吹,如同一朵白莲花,我见犹怜,螓首不语,好一会才勉强开口道,“还是公子的事情要紧,小女子可以等的。”

    陈岩对这个珠中的少女是很提防的,他胡扯了几句话,进入正题,道,“不知道卢姑娘对真阳玄门可有了解?”

    “真阳玄门,”

    卢心悦美眸中的惊诧之意一闪而逝,想了想,道,“他们的镇宗之宝真阳神钟可是很不简单,能够释放真阳玄火,少有人能够抵挡。”

    真阳神钟的厉害,有心人都知道,可是卢心悦下一句话,就让陈岩不自禁坐直身子。

    “我有办法可以让这件道器无功而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