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松风常带听剑音(七夕快乐!)
    珠中世界。

    水光丘色,烟云竹树。

    少顷,红藕花开,照波影上,青鱼出水,五彩斑斓。

    稀稀疏疏的光线落下,晶然清明,透入石下,连绵若画卷。

    卢心悦说完之后,就不再言语,纤纤玉手把玩着垂在身前的青丝。

    陈岩明白,对方这是在等自己出价呢。

    “真阳神钟还有这样的辛秘?”

    陈岩面上阴晴不定,真阳玄门最有威慑力的就是这一件传承久远的道器法宝,要是真地能够破掉,自己的计划成功率可是能大大提高。

    “果真?”

    陈岩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知道的人非常非常少。”

    卢心悦黛眉轻舒,长长的睫毛抖动,开口道,“恰好我是一个啊。”

    陈岩衡量了一会,还是决定试一试,道,“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不知道卢姑娘要如何才会告知在下?”

    “这样,”

    卢心悦笑语盈盈,可是口中的条件绝对是狮子大张口,又多又狠。

    “绝对不行。”

    陈岩姿态强硬,拦腰一刀切,道,“不能再多了。”

    “真阳玄门家大业大啊。”

    卢心悦也不是好对付的,摆事实,讲道理,画大饼。

    两人一番争论,唇枪舌战后,各退一步,勉强达成协议。

    “这就是真阳神钟的咒语。”

    卢心悦满意地点点头,红唇轻启,声音束成一线。

    “难以想象。”

    陈岩静静听完,看了身前的少女一眼,目中大有深意,道,“想不到卢姑娘还会知道这种镇宗之宝的古老辛秘。”

    卢心悦笑靥如花,没了刚才的楚楚可怜。

    她现在已经明白,对面的这个家伙心黑皮厚,同情什么的根本没有,女色也没作用,还是实打实的利益交换彩最有效。

    有了这样的认识,她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

    “我答应的事情会办到的。”

    陈岩不再多说,身子一摇,就出了宝珠,神念重回法身。

    “意外收获。”

    陈岩抬起头,发现外面已经是中夜时分,冷光临于水面之上,折射出清澈的光晕,星星点点,和霜石萦绕。

    而杂花修竹,鱼鸟共乐,亦是静谧。

    “看来得修改一下计划了。”

    陈岩收回目光,起身在铜绿鼎炉上点燃檀香,望着袅袅烟气升起,有了这样的情报,计划可以更激进一点。

    叮当,

    陈岩屈指一弹,腰间的令符发出一声鹤唳轻鸣,继而清清亮亮的明辉冒出,凝成四四方方的镜面,汪容甫的身影浮现在上面。

    陈岩开口问道,“怎么样?”

    “一切顺利。”

    汪容甫点点头,道,“金剑门等势力已经口头答应,要是我们动手,他们也会帮忙。”

    “他们见风使舵是一手。”

    陈岩明白这些势力的打算,目光沉沉,道,“等我说服苟家,你那边就开始准备。”

    “行。”

    汪容甫轻笑一声,说不出的潇洒,道,“我还是第一次办这样的大事,真是很有意思。”

    “以后道友你就会习惯的。”

    果然还是利益动人心,两人有了共同的利益后,没了以往的勾心斗角,反而是一致对外,精诚合作,到现在还能开几句玩笑。

    “等我的好消息吧。”

    陈岩把这里的局面讲了一件,两人又交流了几句后,一挥手,断去联络。

    “就看苟家的选择了。”

    陈岩闭上眼,眉心如大日,背后星图连绵,开始运转神通,提升力量。

    修行之道,不光是需要海量的资源,还需要一颗坚韧不拔的心。

    时时刻刻,平平静静。

    不激进,不浮躁,不放弃。

    三天后,苟家家主推门而入,日光照在身上,神采飞扬,大笑道,“劳驾贵客久等了。”

    陈岩一看,心中大定,道,“看来苟家主有决定了?”

    “不错。”

    苟家家主声音铿锵有力,道,“真阳玄门和妖魔勾结,罪不可赦,我们苟家虽然人少力薄,也会和他们势不两立!”

    “苟家主真是高风亮节。”

    陈岩奉承一句,然后下了保证,道,“好人有好报,苟家主一定不会失望的。”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苟家家主面上的笑容更盛。

    “陈谷主,”

    苟家家主大袖一展,三团灵光浮起,道,“请收好。”

    “嗯。”

    陈岩看了一眼,收入囊中,笑道,“多谢苟家主仗义支持。”

    “应该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开始签订法契,正式合作。

    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落云谷。

    山风习习,水光照人。

    汪容甫收到陈岩的消息后,用手扶着眉心,静静思考。

    “来人,去请一下徐大人。”

    好一会,汪容甫有了决断,吩咐道。

    “是,”

    有人答应一声,驾驭遁光离开。

    不多时,徐元吉进入殿中,龙行虎步,猎猎生风。

    “要开始了。”

    汪容甫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坐直身子。

    “来就来。”

    徐元吉很干脆,就如同他的拳意精神一样,刚硬霸道,开口道,“我们军队集体换装,有甲胄利刃在手,落云谷固若金汤。”

    “这就好。”

    汪容甫站起身,眸子变得森然,道,“我们就拿真阳玄门祭旗。”

    “做吧。”

    徐元吉说了一句,关系到整个落云谷的利益,他们一致对外。

    轰隆,

    汪容甫体内法力一转,一道道的流光飞出,倏尔一变,化为一枚枚的玉简,上面光影交织,记载着图形和文字。

    轰隆隆,

    汪容甫用手一点,每一枚玉简上都生出一道云纹,然后如同仙鹤插翅一般,向四面八方飞去。

    轰隆隆,

    从上空看,如同漫天的星辰飞遁,煞是美丽。

    不到半天的时间,和落云谷合作的势力,都接到了玉简,看完之后,无不变色。

    玉简上有文字,有影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曝光了常先等人勾结妖魔的事实后,矛头直指真阳玄门,措辞激烈,要真阳玄门低头认错。

    再然后,真阳玄门矢口否认,并抨击落云谷颠倒黑白,无中生有。

    两大势力,马上由合作转为对抗,已经有小规模的摩擦产生。

    这一局面的变化,让不少人都看得瞠目结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