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八章 金府贺寿 众人来投(感谢无法可得书友的五万打赏!)

第三百五十八章 金府贺寿 众人来投(感谢无法可得书友的五万打赏!)

    ps:五万赏,会加更五章,这几天争取补上!

    十日后。

    浮云盈空,霞映霜天。

    丹丘生绿树,桂影入琼池。

    稀稀疏疏明花铺径,麋鹿奔走,呦呦轻鸣。

    金府之中,更是热闹非凡,张灯结彩,光华璀璨。

    迎客牌楼前,毡毯铺地,芦棚高扎,琼香浮动,迎接天南海北来的客人。

    今天是大开府门,来者不拒。

    叮当,叮当,叮当,

    不多时,只听妙音响起,清脆悦耳,天穹之上,出现了一架彩舟,大有二十丈,精致华美,云纹光明。

    彩舟之上,站着十几个青年男女,男的潇洒,女的纤美,风姿出众。

    轰隆,

    彩舟徐徐落下,一行人依次走下。

    金东来见此,马上迎过来,道,“诸位道友,远来辛苦。”

    “嗯。”

    居中的黄衫少女点点头,纤手一摆,身后的同门师弟师妹上前,奉上早准备好的葫芦,一共九个,玉光照人。

    “这是我们准备的寿礼。”

    黄衫少女的声音清澈好听,道,“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金东来吩咐下人取过礼物,笑道,“诸位道友,请随我到里边就坐。”

    “好。”

    黄衫少女点点头,云袖彩带,环佩叮当,走在前面。

    等一群人走后,两个少年人站在松下,悄声议论。

    “啧啧,不愧是元阳仙宫之人,好大的气势。”

    “金东来都亲自出来迎接了。”

    “能不出来吗?这可是元阳仙宫,就是真阳玄门都远远比不上。”

    “哎,大宗弟子就是威风,像我们这样的,随便一个下人就打发了。”

    这个时候,一个青衣少年走了过来,剑眉星目,气质沉凝,开口道,“在下陈坤,见过两位。”

    “陈道友好。”

    两人见到是同龄人,都抬手还礼。

    “在下王凯。”

    “在下杜子纯。”

    “王兄,杜兄。”

    陈坤看了看左右,道,“今天真是热闹啊。”

    “当然了。”

    王凯很健谈,道,“这可是金家老爷子二百大寿,能来的都来了。”

    “是啊,”

    杜子纯接口道,“听说金济人这次会回来主持,来的人十有七八是冲着这位大神来的。”

    “金济人,”

    陈坤念叨一声,目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金济人可是真正的传奇人物啊。”

    王凯赞叹道,声音中满是羡慕,“出生之时,就有神物来投,不到百岁,凝丹成功,一跃而成为真阳玄门的二号人物。以后没有意外,可以顺风顺水地接任掌教。”

    “这样的不可思议,就是像元阳仙宫这样的超级大宗中都很少见。”

    “确实了得。”

    陈坤也就是乔装打扮的陈岩表示赞同,道,“久闻大名,一直没有见到过真人,小弟这次来,就是看看眼界。”

    “这就来对了。”

    杜子纯开口道,“金家老爷子寿命不多了,才会大办一下寿宴,这样的大事,金济人即使是再忙,也会回来。”

    陈岩从苟家借来了一件异宝幻光明月珠,佩戴在身,遮掩气机,就是同境界之人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他和两人聊了几句后,不经意地开口道,“听说真阳玄门和落云谷斗成一团,金济人身为真阳玄门的二号人物,这时候回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能有什么不妥?”

    杜子纯对陈岩的话嗤之以鼻,道,“落云谷虽然崛起很快,但怎么和真阳玄门相比?依我之见,两个势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里。”

    “就是。”

    王凯摇摇头,用疑惑地口气,道,“我现在都不知道落云谷到底发了什么疯,怎么突然和真阳玄门斗了起来,这不是自找苦吃嘛?”

    “真阳玄门底蕴深厚,有金丹宗师,有仙门重宝,还有诸多盟友,真不知道落云谷的主事人是怎么想的。”

    “没错。”

    杜子纯啪的一下打开折扇,天光照在扇面上,绿荷出水,郁郁青青,摇头晃脑道,“现在大燕朝廷退缩在燕云十六州,自顾不暇,落云谷没有朝廷的支持,还敢这么嚣张,迟早得吃大亏。”

    “就是这个道理啊。”

    “说不定落云谷都会被人连根拔起,这可是给人送上门的把柄。”

    两人被陈岩挑起这个话题后,兴致勃勃,高谈阔论,反正是各种不看好落云谷。

    “原来是这样。”

    陈岩站在一边,面上带着笑容,作出仔细倾听状,实际上念头百转,认真思考。

    他这两天借助新身份,和不少的人接触,都问过这个话题,众人都是异口同声地表示落云谷是自不量力。

    真阳玄门上千年来建立的威望真的不可小觑,让人对其盲目自信。

    没有人想到,会有人会对这样庞大的势力真正动手。

    最大的可能,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这样更好。”

    陈岩拢在袖中的手握着宝珠,发出淡淡的光晕,越是这样,一旦成功,造成的影响就越大,落云谷的声势能马上起来,传遍世界。

    将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之事做成,才不负一番心血。

    叮当,

    不多时,天穹上传来清亮的鹤唳之音,足有二十头丹顶雪羽,神骏异常的仙鹤出现,上面端坐着年轻的修士,同样是有男有女,锐气逼人。

    哗啦啦,

    二十头仙鹤轻轻一折,排成一字,优雅地落在迎客牌坊前。

    上面的修士脚下一点,轻飘飘落地。

    “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金东来又迎了出来,笑容满面,比刚才迎接元阳仙宫之人还要热情,道,“诸位道友,一路辛苦,里边请,里边请。”

    “哈哈,金道友。”

    为首之人看上去和金东来很熟,笑着道,“金老爷子大寿,我们作为晚辈的,再远也得来啊。”

    “里边请。”

    陈岩目送一行人消失不见,目中若有所思,开口道,“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七截门吧?”

    “不错,就是七截门人。”

    杜子纯抬手招呼身边的侍女送来灵酒,抿了一口,道,“以七截门和真阳玄门的关系,谁不来,他们也得来。”

    “这个不假。”

    陈岩明白,七截门和真阳玄门关系盘根错节,比如现在的金家,一部分弟子在真阳玄门,一部分弟子在七截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