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李代桃僵
    时到正午。

    只听得空中一派笙簧,钟鼓齐奏。

    倏尔紫气冲霄,瑞光凝彩,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少顷,对对仙鹤,排排青鸾,簇拥出一架檀香云辇,一名金冠青年人端坐其上,面容严肃,额生竖瞳,手握拂尘。

    他的身后,四名侍女手持香炉、如意、玉佩、经书,冰肌玉骨,国色天香。

    一行人尚未接近,整个金府就腾起金光,往上一冲,远远看去,如同千百朵莲花盛开,郁郁馥馥。

    “是金济人到了啊。”

    王凯站在树下,抬头看去,眼中满满的祥光瑞气,道,“金丹宗师一动,风云相随,真是羡慕。”

    “嗯。”

    杜子纯点点头,羡慕地道,“修士得此,死而无憾了。”

    陈岩没有说话,只是偷眼打量这个此行的目标。

    只见这金济人天门上是连绵的云光,上面有大日巡游,色成纯青,高贵冷漠。

    大日的下面,还有九个,看样子小一圈,但同样燃烧着火焰。

    十日齐出,光芒万丈。

    “唔,”

    陈岩眯着眼,发现他整个人笼罩在这种纯青的火焰中,看不出虚实。

    “不好对付。”

    陈岩明白,这个金济人的实力,应该还在自己遇到的妖魔之上。

    轰隆隆,

    一行人落地,金济人大袖一挥,收起法驾,顾盼之间,威势无双。

    作为今天最重要的人物,他一出现就成了众人的焦点,很多人都围上来,用众星捧月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金济人架子十足,只是点点头,就往里走。

    到了他这样的境界和地位,做事自然可以随心所欲。

    “看来只是金济人一人。”

    陈岩隐在人群中,左右打量,他手中多了一件古朴的玉管,上面有北斗七星的图案,勺子柄徐徐转动。

    这异宝名为七星指路,没有别的作用,但可以用来侦查气机。

    有心算无心,非常好用。

    “可以施展计划了。”

    陈岩找准机会,趁着人不注意,向外走去。

    府中。

    珠树宝灯,银花盛开。

    玉池中水光潋滟,香气郁郁,横案摆在上面,一行人团团而坐,或男或女,姿态从容。

    不多时,一个圆脸的少年从外面进来,脚下一点,来到案前。

    为首的黄衫少女见此,秀眉一皱,开口道,“乌师弟,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不要乱跑。”

    “是,师姐。”

    乌姓少年作出诚惶诚恐的样子,道,“师弟知道了。”

    “嗯。”

    黄衫少女没有多想,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个小师弟虽然天资惊人,但实在性子懒散,最是喜好赌,刚才出去,十有七八就是去偷空玩了几手。

    这样的情况,他们早就见怪不怪。

    陈岩见众人都没发现异常,放下心来,他李代桃僵,做的很出色。

    “元阳仙宫,他们来只是单纯的贺寿,还是有别的想法?”

    陈岩稳稳当当端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念头迭起。

    众人聚在一块,没有别的事儿,就是闲谈。

    很自然地,就有人提到最近最火爆的消息,道,“真阳玄门这次真要和落云谷斗起来啊。”

    “我看肯定的。”

    有一个双眉弯弯的少女分析道,“现在两家的纠纷传的沸沸扬扬,以我来看,就是落云谷想收手,真阳玄门恐怕也不乐意呢。”

    “师妹的意思是,真阳玄门图谋落云谷了?”

    说话的看上去二十上下,风度翩翩。

    “落云谷现在可是四下闻名的宝地呀,”

    少女板着手指头,道,“妖魔尸体,魔石,魔物,等等等等,都是海量的财富,要是真阳玄门能够一口吞下,说不得势力会膨胀不少。”

    “不错。”

    “是这个道理。”

    元阳仙宫之人都是持这个观点,真阳玄门虽然比不上他们元阳仙宫,但碾压一个落云谷不在话下。

    “师姐,你怎么看?”

    少女见自己的观点得到众人的认可,笑语盈盈,细密几乎弯成月牙状。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黄衫少女修为最高,在宗门的地位也最高,眼光长远,她沉吟一下,开口道,“落云谷的三位主事之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们那个层次做事,不会这么无头无脑。”

    “落云谷的主事之人是陈岩吧?”

    双眉弯弯的少女表示不服,道,“听到过不少他的事迹,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我猜啊,这次肯定是他脑子一抽,就对上真阳玄门了。”

    “他还以为是在金台府城呢,可以随便撒野。”

    其他人不说话,但不少人也是对陈岩很不屑。

    他们的这个态度,半是陈岩和仙道玄门不合,刻意贬低,半是他们心里的嫉妒发作。

    毕竟,陈岩的年龄,比在座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小,而修为是他们远远比不上的。

    “这群家伙,”

    陈岩当然明白他们的心疼,并不在意,目光一转,有了想法,咳嗽一声,开口道,“落云谷对真阳玄门动手,应该有自己的考量的。”

    “哦,”

    少女一扶云鬓,似笑非笑,美眸如水,道,“乌师弟有什么高见,我们洗耳恭听呢。”

    陈岩似乎没有听出对方话语中的讥讽,胖乎乎的圆脸上满是光彩,继续道,“落云谷发展很快,可是根基不稳,他们需要一场成名之战。”

    “真阳玄门有弟子勾结妖魔,这是在破坏落云谷存在的根基,他们绝不会容忍。”

    “借此机会,他们正好和真阳玄门宣战,要是能赢,不光是四下扬名,还可以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势力。”

    “这个,”

    少女听完,蹙了蹙细眉,敛容道,“听师弟这么讲,也蛮有道理的。”

    “不过,”

    少女很快眉头展开,重新换上大宗弟子的倨傲,道,“就是陈岩有这样的打算,也是自不量力,愚蠢可笑,他们选错了立威的对手。”

    黄衫少女看了一眼胖嘟嘟的陈岩,展颜一笑,道,“不管如何,乌师弟的这一番分析还是很精彩的。”

    “嘿嘿,”

    陈岩憨憨一笑,低下头,看上去很不好意。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脆响,寿宴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