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六十章 情若作画浅墨淡 父慈子孝贵在人(第四更求订阅!)

第三百六十章 情若作画浅墨淡 父慈子孝贵在人(第四更求订阅!)

    金府。

    芦棚高扎,彩毡覆地。

    细细密密的天花自天穹坠落,洋洋洒洒,如同霜雪一样。

    落在曲水上,洒在霜石间,散在松竹下,着地而光明绽放,倏尔传出清音。

    妙音生香,清脆悦耳。

    大小不同的光晕在地面流转,似幻是真,勾勒出各种喜庆的图案,煞是美丽。

    陈岩听着耳边的清音,只觉得心神愉悦,自然地伸出手,可是天花只是一闪,就从指尖穿过,叮当一声,落在脚下,向四面八方散开。

    “嘻嘻,”

    少女弯着好看的秀眉,笑道,“乌师弟,这可不是真的天花呀,你看那边。”

    陈岩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半空之中,有一宝横平,形似洗瓶,大肚小耳,缠绕花纹,有一种深沉的气息。

    再仔细看,宝瓶底上口下,正不断地吐出各种篆文,往下一落,左右一绕,就化为漫天的琼花,铺天盖地。

    “这是六蜃细耳瓶,”

    少女如数家珍,扳着青葱般的手指,道,“是上一代真阳玄门掌教之物,离道器只有一线之遥,天生妙花,耳吐玄音,将它来装点寿席,真是大材小用了呢。”

    “嗯。”

    陈岩点点头,心中却暗自感慨。

    仙道玄门这么多年来能屹立不倒,兴盛发展,真是有原因的。

    像真阳玄门,只是点缀门面,就随手拿出一件仅次于道器的异宝,而像元阳仙宫,一个看上去倨傲的少女,各种典故,张口就来,学识渊博。

    底蕴的说法,真是没错啊。

    叮当,

    这个时候,玉磬声再次响起,余音激荡,压下场中的诸多杂音。

    不多时,金济人扶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后庭转出。

    “宾客上礼。”

    主持之人高声吟唱,声音洪亮。

    “元阳仙宫送上白玉如意十对,墨宝玉佩三十个,元阳福禄丹五十枚,铁背巡空隼一百头,法器五百,晶石十万。”

    哗啦啦,

    一听这个,场中的宾客就炸了。

    “好大的手笔。”

    “不愧是元阳仙宫,财大气粗。”

    “金济人的面子好大。”

    黄衫少女对别人的议论充耳不闻,上前敛衽行礼,祝贺道,“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道友不必多礼。”

    元阳仙宫上了这么厚的礼,即使是以金济人的倨傲,这个时候也是满面笑容,还礼道,“请入座。”

    陈岩跟着元阳仙宫之人,近距离地打量了一下金济人,这个真阳玄门的二号人物,真的是风采照人。

    “还不是时候。”

    陈岩压下了心中的杀意,眸子沉沉。

    “嗯?”

    金济人只觉得身上一冷,随即恢复正常,他目光扫过全场,若有所思。

    到了他现在的境界,有心血来潮之能。

    刚才的感觉,肯定不是错觉。

    “七截门上礼。”

    “白鹤十对,神龟十对,神猿十对,仙鹿十对,宝元天寿丹一百枚,金月阵旗二百套,法器五百件,晶石三十万。”

    “嘿,”

    陈岩入座之后,听着唱词,撇了撇嘴。

    七截门不愧是和真阳玄门同气连枝,下得血本不少,看着寿礼,要比元阳仙宫还要丰厚。

    别的不讲,光是金月阵旗,在外面都是天价,普通修士得到后,实力大增。

    这样的宝贝,一出手就是二百套。

    “白水观送上寿礼……”

    “大观楼送上寿礼……”

    ……

    有元阳仙宫和七截门珠玉在前,接下来的寿礼虽然不乏珍贵存在,但比较之下,就显得黯淡无光。

    不过金老爷子今天兴致很高,满面红光,见到熟悉的宾客,还会多说几句。

    大半个时辰后,宾客上礼的环节结束。

    “礼毕。”

    主持人收音,声音拖长。

    轰隆,

    话音一落,天穹上的六蜃细耳瓶轻轻一震,自瓶口中喷吐出万千的光华,交织成线,往下一落,照在金老爷子身上。

    轰隆隆,

    这一刻,金老爷子周身绽放出无量的光明,妙音仙乐,环绕周身,气势之宏大,五百里内,都清晰可见。

    远远看去,云在天,水临地,人在中央,花团锦簇。

    说不出的逍遥,说不出的宏大。

    “好,好,好。”

    金老爷子颤抖着手,连声叫好,雪白的胡须乱摆。

    家有麒麟儿,这一辈子,光荣华耀,值了!

    “父亲。”

    金济人站在台上,看着自己的父亲,道,“孩儿也给您准备了一件寿礼。”

    “哦。”

    金老爷子喜笑颜开,道,“吾儿,是什么啊?”

    “您请看。”

    金济人大袖一甩,自里面飞出一道金光,然后云气缠绕,交织花纹,凝成一个项圈。

    咔嚓,

    下一刻,

    项圈一转,里面出现一只妖禽,长有丈许,尖喙丹冠,双翼金黄,后面拖着长长的尾翼,散开之后,五彩流光氤氲,叮当作响。

    妖禽发出清脆的叫声,双翅抖动,漫天五彩锦绣,宛若实质。

    “嗯?”

    听到声音,金老爷子只觉得身子一轻,一种很久没有体会到的轻松感觉从自己衰老的身体中爆发出来,这样的感觉,非常舒服。

    好似一下子年轻了。

    “这是?”

    金老爷子是真激动了,他寿命将近,服用延寿的丹药都没了用,虽然不停地对自己说,已经死而无憾了,但能多活几年,还是很高兴的。

    “这是五彩龙雀,”

    元阳仙宫的黄衫少女目光一动,玉颜上露出惊讶之色,好一会才开口道,“金济人真的很孝顺啊,居然捉来了一头五彩龙雀。”

    “五彩龙雀,”

    陈岩微微仰着头,对这种妖禽他当然不陌生,据说拥有龙雀的血脉,天生有神通,人与之相伴,可以沾染气息,延年益寿。

    只是五彩龙雀遁速惊人,还数量极为稀少,捕捉不易。

    金济人能够得手,恐怕花费了不少的精力。

    这个家伙,在宗门中向来以刚毅严肃著称,可是对自己的父亲,真的很好。

    “人啊。”

    陈岩心里叹息一声,就是这么复杂。

    正在父慈子孝,其乐融融之时,突然之间,天穹上传来一声惊雷,然后一个尖锐的女音从上面传下来,一字一顿地道,“金济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本王的子女下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