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窥得先机早布置(恭喜书友无法可得晋升神话第一位盟主!)

第三百六十二章 窥得先机早布置(恭喜书友无法可得晋升神话第一位盟主!)

    ps:终于有盟主了啊啊啊啊!

    真阳玄门。

    瑶池金井,丹泉绿石。

    紫叶横涧生,霜花着空落。

    三五枝琼香盛开,郁郁馥馥,晴雪洗丘。

    元天都头戴星冠,身披真阳仙衣,端坐在云榻上,手中拿起一枚白棋,叮当有声。

    啪嗒,

    棋子落在金玉棋盘上,流光溢彩,如同漫天的星辰一下子浮现,熠熠生辉。

    “元天都,”

    坐在对面的是个儒雅的中年人,一头银发,眉宇间有一种化不开的郁气,他看着棋盘上纵横如龙的棋势,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嘲笑对面的真阳玄门掌教,道,“爱行险,不留后路,迟早会吃大亏。”

    元天都知道对面的人对自己有怨气,乐呵呵地不回应。

    “不下了。”

    中年人看着眼前这张令人生厌的老狐狸面孔,心中的怒火突突往外冒,他把棋盘一推,身子坐直,道,“以后你就自己下吧。”

    元天都看着棋盘上纵横的棋势,黑白绞杀,如同龙蛇起陆,有一种难言的锋锐和凶险,渐渐地收起面上的笑意,开口道,“这个时候,金府肯定很热闹啊。”

    “就看金济人的了。”

    中年人将手拢在袖中,银白的头发在山风中飘舞,道,“本座这次用去二百年的寿命施展未来无生玄元术,窥得一丝天机,算是还了你的人情。从今天后,我们就谁都不欠谁的了。”

    “好。”

    元天都没有多说,大袖一展,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金霞腾空,在诸峰之上,氤氲出赤光之色,如惊鸿,似匹练,色彩浓郁。

    “大好风景。”

    元天都感慨道,“以后只会更好。”

    啪嗒,

    中年人心念一起,一声鹤唳自远方而来。

    少顷,一只神骏的仙鹤出现,轻轻一折,落了下来。

    全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顾盼之间,威势惊人。

    中年人慢条斯理地取出木簪子,将银发别起,然后脚下一点,上了仙鹤,最后看了元天都一眼,开口道,“元天都,先手不一定能赢,你好自为之。”

    说完,中年人一拍胯下仙鹤,一纵上了半空中,随即消失不见。

    “真武两仪道和落云谷,”

    元天都目送中年人离去,哼了一声,道,“这次一定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来人。”

    “弟子在。”

    “召集真传弟子,到乘龙殿,任何人不能缺席。”

    “是,掌教。”

    “这次就是我们真阳玄门崛起的天赐良机。”

    元天都大袖一挥,云光托住身子,能够窥见一丝先机,他可是下了血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青阳,金府。

    金济人大袖飘飘,周身环绕十****日,纯青焰火,每一次法力激荡,都若鳞浪层层,向前推进。

    “杀。”

    龙雀妖王更是凶悍,显出本体,五彩光华闪耀,尖喙和利爪,堪比神兵利刃,就是金丹宗师的护体宝贝,都挨不住几下。

    两人斗个旗鼓相当,不分轩轾。

    “这个妖王要倒霉了。”

    元阳仙宫的黄衫少女看着斗法,作出评价,道,“她毕竟是孤身犯境,势单力薄,要是这样消耗下去,早晚会被围攻。”

    “师姐说得对。”

    另一个人附和道,“妖王毕竟是异类,来到我们修士地界,人人喊打,早晚让她知道厉害。”

    “嘿,”

    陈岩眯着眼,眸中映出半空中的景象,两人这样动手,法力消耗惊人,是两败俱伤之举。

    “最好让金济人精疲力尽。”

    陈岩心里盘算,到时候,一举擒拿,轻松写意。

    龙雀妖王似乎也知道自己处境不妙,蓦地发怒了。

    只见妖王纵声长啸,声裂金石,余音如同惊雷一般,在半空中炸响。

    与此同时,龙雀妖王尾翼上的五彩流光凝聚,往上一冲,化为五柄利剑,突兀崛起,孤傲森立,有撕裂天穹之势。

    五行法剑,当空斩下,横扫一切。

    “好厉害。”

    即使是隔得这么远,元阳仙宫之人也能感应到剑光的锋锐,冷森森刺骨,让人头皮发麻。

    咔嚓,咔嚓,咔嚓,

    剑光落下,五行环绕,生生不息。

    “同样是五行连环之势,”

    陈岩一边看,心里一边点评,暗自道,“还是比不上我的五色五行五法灵焰,不过,若是能够借此参悟,也是不错。”

    “咄。”

    金济人不敢怠慢,身子一摇,大日横空,挡在身前,形成一种推力,引动天上真正的大日力量。

    轰隆隆,

    这一刻,天上真正的大日光芒大盛,无穷无量的火焰降落下来,源源不断地打入纯青大日中。

    焰火和五行剑碰撞,地动山摇。

    噗通,

    龙雀妖王身子被震得不断摇晃,双翅展开,都无法稳定身形。

    金济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身子摇摇摆摆,头上烟霞蒸腾,一看就是法力消耗的厉害。

    “是个好时候啊。”

    陈岩一见,环视左右,按照先前的计划,该有人动手了。

    下一刻,

    一道剑光凭空出现,纯白如霜雪,不染半分的杂质。

    毫无声息,神出鬼没,已经斩杀向精疲力尽的金济人身后。

    这就是最为致命的一击,时机拿捏之准,让人赞叹。

    金济人感应到危险,蓦然抬起头,剑光映照下,他的眉宇一片寒意。

    ‘“啊,”

    “这是什么?”

    “什么人?”

    这突然而起的变故,让下方的人大吃一惊,没有任何人会想到,有人能藏在暗处,恰好在金济人最虚弱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这样的出手,只有同境界的修士才能做到。

    “是哪一位金丹宗师?”

    在场的众人今天真的是大开了眼界,刚才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金济人大战妖王,现在半路上又突然杀出一名可怕的强者。

    一波三折,莫过于此。

    眼看金济人就要被斩杀于剑光之下,他伸出一根手指,一点青芒自指尖冒出,倏尔一转,瑞气升腾,祥光环绕,演化出一幅画卷。

    “又是一件金丹三重的修士炼制的符箓?”

    陈岩感应到虚空中再次充斥的空间力量,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念头,这一次金府之行,恐怕不会顺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