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谁能智珠在握
    金济人看向下方,目光森然。

    庭阶寂寂,横影斑驳。

    绿水在前,日光投在里面。

    映照出元阳仙宫众人的神情,呆滞、懵懂,傻傻不清楚。

    “嗯?”

    黄衫少女感应着自上而来的浓烈杀机,秀眉蹙起,同样是一头雾水。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亮的笑声自他们身边传出。

    如晴雪洗山,水凝石骨。

    有一种说不出的冷冽干脆。

    众人骇然发现,他们的乌姓师弟身子一摇,光华扭曲,在原地消失。

    少顷,一个完全陌生的少年人出现在场中。

    此人头戴星冠,一身华丽而又复杂的法衣,下摆是金灿灿的翎羽,光晕散开,在地面不停地生灭。

    往上看,身姿挺拔,剑眉星目,深邃的目光,锋芒毕露。

    只是一眼,就让人印象深刻。

    “落云谷陈岩?”

    黄衫少女一惊,目瞪口呆。

    “什么?”

    其他元阳仙宫的弟子也是瞠目结舌,他们真没有想到,他们话题的正主就在这里。

    啪嗒,

    陈岩屈指一弹,一道明光自手中的化神戒上射出,包裹住一个人影,轻飘飘的落到地下,然后他还冲着元阳仙宫的众人笑了笑,身子一纵,起了一道水光,来到半空中。

    “啊,”

    元阳仙宫的弟子们连忙手忙脚乱地去救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胖乎乎的乌姓师弟。

    “陈岩,”

    领头的黄衫少女却没有去管,而是抬起头,下巴尖尖,看向半空中。

    轰隆隆,

    陈岩来到半空之后,一扶星冠,身后腾起五彩焰火,上冲天,下临地,如同孔雀开屏,气场之大,还要超过刚才大发神威的龙雀妖王。

    站定之后,陈岩看向金济人,竖瞳中金芒跳动,一字一顿地道,“真阳玄门,本座倒是小看了你们。”

    “陈岩,落云谷谷主,真真是好大的胆子。”

    金济人冷笑几声,道,“不过,你的一切行动都在我们掌教的算计之中,些许伎俩,真的像笑话一样。”

    “每人会泄露计划。”

    陈岩看了眼安静的文衡山,眸子深深,推测道,“看来你们是抓到了蛛丝马迹,然后让精研卜卦之人强行窥视天机,得到了断续的未来局面?”

    “看来真是这样了。”

    陈岩心中渐渐明白了来龙去脉,面容如铁,道,“手笔不小,我可是知道,这样的手段堪称逆天之举,最是耗费寿命精元,你们真阳玄门的掌教倒是真果断。”

    “窥视未来之天机?”

    向来平静没有任何表情的文衡山听到这句话,绿眉都竖了起来,这可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超凡脱俗。

    据他所知,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施展这样手段的人屈指可数。

    很多人即使有这个能力,害怕天谴,也不会妄自动用。

    真真是没有想到,死对头真阳玄门还有这样的杀手锏。

    “不错。”

    金济人昂然而立,道,“你们的一切算计都在我们掌握之中,还不束手就擒?”

    “哈哈,”

    陈岩大笑,用手指点着金济人,讥讽道,“真是好笑,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窥视未来之天机,实际上是偷天之大盗,因果纠缠之下,非常困难。”

    “你们真阳玄门可请不到元神真人,这个人以金丹修为,窥视这次博弈,能看到支离破碎的景象就是不错,还真以为纤毫毕现,如掌中纹路?”

    “就是仙人,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对于推算天机,陈岩是知道一二的。

    毕竟,当时他得到的《无量星劫飞仙经》就有未来无生之意,要在无量星劫的未来化仙得道。

    大头娃娃更是讲了不少,让他记忆深刻。

    “再说了,”

    陈岩仰着头,用手指点着,“你还真以为你们两人能够挡得住我和文道友联手?就是送死而已。”

    声音不大,平平静静,但话语中的张扬自信,任何人都听得出来。

    “呼,”

    元阳仙宫中对陈岩看法很不好的眉眼弯弯的少女,美眸一动,嘟囔着嘴,道,“这话听起来真是很ba呀。”

    “哈哈,”

    金济人大笑,道,“早闻你陈岩狂傲自大,目中无人,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名不虚传啊。”

    顿了顿,金济人的敛去笑容,眸子中的冷意一点点变得深沉,似乎是化不开的黑暗,吞噬所有的光明,用一种寒意刺人的声音,道,“早知道你们两人会出现,我们怎么会不好好招待一番?”

    话音一落,一直置身在外,似乎是在坐山观虎斗的龙雀妖王玉足一点,上前一步,发出清脆的笑声,道,“还有本王。”

    说完,龙雀妖王玉手一探,取出一个同样的瓷瓶,倒出一枚同样引动虚空异象的丹药,吞服下去。

    轰隆隆,

    龙雀妖王服下之后,气势节节升高,法力尽数恢复,身子周围金光环绕若彩带,飘飘扬扬。

    龙虎合神天辰丹,又见这个丹药。

    “加我如何?”

    龙雀妖王轻轻一笑,踏前一步,和金济人,傅啸来,三人并列,凤目眯起,杀机毫不掩饰。

    “啊,”

    “啊,啊,”

    “啊,啊,啊,”

    下面的人真的要疯了!

    今天的事儿,用一波三折都难以形容!

    先是大好寿宴,妖王来袭,然后金济人的老对头文衡山半路杀出,剑剑索命,继而七截门傅啸来出现。

    事情没完,大名鼎鼎的陈岩居然装扮成元阳仙宫弟子,和文衡山早有默契。

    事情还没完,刚才和金济人打的要死要活的龙雀妖王原来居然在演戏,他们是一伙的!

    乱,很乱。

    热闹,很热闹。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这样的戏码,真是平生少见啊啊啊。

    “嗯?”

    文衡山手中的法剑传出一阵急促的剑鸣,三个金丹宗师,让他都感受到压力。

    更为重要的是,对方布置周全,暗里的手段还不知道有多少。

    未知,总是让人难受,从而害怕。

    不由得,他将目光看向身边不远处的陈岩,看这位如何打算。

    陈岩看到场中的变化,先是一惊,随即很快平静下来,目光森森,打量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