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韶华渐去催人老
    半空中。

    松影参差,落花满径。

    竹树森郁之间,玉池浸红,青鱼出没,禽声高低。

    少顷,三个人影出现在画面上。

    一个孩童,脖颈上金灿灿的项圈,咯咯笑个不停。

    一个青年人,从容走在小路上,手扶虬松,吟唱诗句。

    一个老翁,坐在泉下,嗽齿濯足,怡然自乐。

    三个人影,却是一个相貌,分明是一个人的三个时期,代表着一个人的一生。

    孩童时候的快乐,青年时候的奋斗,还有老年时候的闲适。

    “光阴如水,时光匆匆。”

    三十个金家弟子自府中走出,口中吟唱咒语,天门上云气蒸腾,往上一冲,勾连到阵图,轰隆一声,生出一股无形的力量,落到陈岩身上。

    力量不大,却极为沉重,生若夏花之灿烂,却时光匆匆,转瞬而过。

    人生苦短,不知不觉,已经衰老。

    “嗯?”

    陈岩感应到这种力量,体内的法力似乎都染上了一种难言的悲怆,运转起来,非常不舒服。

    “陈道友,这是山静日长韶光老。”

    文衡山的声音传来,少有的有一种急促,“是真阳玄门第一代掌教亲手炼制,只是一直没人能够参悟其道理,致使宝物蒙尘。没想到居然在金府,而且金府之人会驭使。”

    “哈哈,文衡山,和我交手还敢分心旁骛?”

    傅啸来抓住机会,手中的宝葫芦不停地摇动,乾坤一气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张牙舞爪,将文衡山逼到下风。

    叮当,叮当,叮当,

    乾坤一气抖动,玄音清越。

    “处心积虑啊。”

    陈岩感应到阵图上射来的光华越来越浓重,几乎化为冷水,照在自己身上,心里暗叹一声。

    真武两仪道和真阳玄门势不两立,各有耳目,都盯得很紧。

    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警觉。

    要是在真阳玄门中这么大张旗鼓地布置,肯定会引起两仪道的注意,说不得就走漏了风声。

    可是在金府,由金家子弟准备,就巧妙地避开了耳目,没人会注意。

    自己和真武两仪道以为可以趁着金济人落单而杀之,却没想到,对方却借此机会,布置了天罗地网。

    “了不得。”

    陈岩由衷地佩服,不是佩服金济人,而是佩服那个推演未来之人,窥得一丝天机,果然可以扭转乾坤,不可思议。

    再是计划缜密,都比不得人家眼光看到未来。

    “日月出行,人生百态。”

    金府的这三十个人是专门选出来的,脖颈上有龙虎玉佩,可以增强真气力量,腰间有丹药葫芦,随时补充。

    轰隆隆,

    一种玄妙的力量自阵图中发出,孩童,青年,老翁,同时吟唱出岁月的诗篇,字字真咒,光辉璀璨,陡然间爆发。

    时光匆匆,韶光不在,谁能不老?

    红颜掩面,将军白头,英雄迟暮,自有一种悲催和留恋。

    陈岩感应到这种意念,并发现这种意念在干扰自己体内的法力,让之蒙上一层光华,断断续续,不再圆满。

    “不妙。”

    陈岩眼睛眯起,这三十金府子弟联合起来,自然比不上一名金丹宗师,可是他们将力量汇聚,引动阵图的玄妙,就让自己很难受。

    要是在平时,阵图再是玄妙,御使阵图的弟子力量不足,可以挥挥手灭去。

    可是现在身边有两名同境界修士虎视眈眈,腾不出手来,就让对方将阵图的牵制之力发挥到最大。

    “好机会。”

    金济人和褒玉对视一眼,心有灵犀,齐齐出手。

    “大日横空,巡游天下。”

    金济人一字一顿,诵读真咒,倏尔十日合一,跃然而出,里面不再是焰火,而是细细密密的文字,上覆纯青,讲述真阳之妙,大日高悬天穹,监视万物。

    大日一出,横无阻挡。

    浩浩荡荡,将虚空都熔炼出大片大片的痕迹,如同传说中的天之痕。

    “杀。”

    褒玉一摇遮天蔽日的妖王真身,目射光电,五彩尾翼扬起,如同五条怒龙钻心,自上而下,重重地插了过去。

    远远看去,如同五剑开山,霸道刚烈。

    “咄。”

    陈岩感应到两股杀机,只是法力运转不畅,索性不再躲闪,心念一起,身子表面,细细密密的流光浮起,往上一缠,化为真咒。

    叮当,

    玄音声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出现,勾连玄妙,化为霞衣。

    叮当,叮当,

    天光照在霞衣上,有日和月,有山和海,有大地对江山。

    噼里啪啦,

    金济人的焰火,打在霞衣上,日月齐动,山海浮现,力量磅礴,一冲之下,就将之裹住,湮灭在宝图的禁制里。

    轰隆,

    不过紧随而来的褒玉的攻击可不是神通,而是实打实的力量,九天普化真形图在面对这方面是弱势,没有完全挡下。

    咔嚓,咔嚓,咔嚓,

    陈岩法体承受了余力,上面的念头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随即一阵幽幽深深的黑水浮现,化为黑天安神咒,甘霖普降,滋养伤势。

    安神,静谧,滋养。

    神通一施展,如同处于绝对安静的黑暗里,原本的疼痛离去,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生机。

    “去。”

    金济人见自己的神通未曾建功,目光一寒,双手虚挥,自大日之中,探出一根长矛,长有十丈,两头尖尖,上面镌刻真文。

    轰隆,

    长矛笔直刺下,力量贯空,带出一连串的呜咽之声。

    陈岩抬头看了看,用手一指,身上的九天普化真形图再次鼓起,日月悬浮,山海对峙,层层叠叠的明光升腾。

    噗嗤,

    长矛刺入法衣,却如同打入沼泽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禁制吞噬其力量。

    仔细看去,长矛的力量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长度缩短,光泽有明转暗,到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金济人目光紧紧地盯着霞衣的变化,看到自己的神通被化解,面上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只是道,“他的这件防御法宝能够抵挡神通道术,对纯粹的力量效果很差。”

    “这样就好。”

    褒玉身子一摇,俯冲而下,他们这个境界的人交手,就是相互摸底牌,不会瞬间分出胜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