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各出奇招探底牌(求订阅!)
    ps:红包区不少的月票红包,大家有月票的,可以去领一下。

    褒玉一声长啸,妖体展开。

    森森然的利爪自上而下,长曲瘦韧,如钩,如带,如规,如刀,如剑。

    上覆烈焰,熊熊燃烧,其势如电光火石,不可抵挡。

    轰隆隆,

    不是道术,不是神通,就是最为纯粹的力量,曲如连环,层层叠加,在虚空中炸成低沉的闷雷。

    轰隆隆,

    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气势汹汹。

    “这个家伙。”

    陈岩微微仰起头,竖瞳纯金,目光冷冽,对这样的攻击,九天普化真形图可是效果不大。

    “咄。”

    陈岩张口一吐,一道明光自口中非常,轻轻一折,化为一面铜镜。

    镜横径八寸,鼻纽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

    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

    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但普通人根本不识,乃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

    叮当,

    八景金阳宝镜一起,倏尔涨大,不可阻挡的力量径直打下,进入镜光里面。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一刻,宝镜上的二十个文字几乎活过来一样,沾染星光,继而镜面一阵如水纹般的涟漪,刚刚打进去的力量一扭,从另一个方向射出。

    轰隆隆,

    力量打在空处,虚空裂开,有一个吓人的黑洞,里面各种地火风水乱窜,然后徐徐合拢。

    “道器。”

    褒玉居高临下,盯着绽放出无量金光的宝镜,刚才的一接触,她就明白这道器的难缠,最是克制她这种力量型。

    “这个交给我。”

    金济人踏前一步,一推头上的道冠,自顶门中升起三团云光,当中的一摇,落下一枚四四方方的玉符,窈然深碧,上面布满蝌蚪似的古朴文字。

    玉符黑字,有一种难言的博大和深邃。

    啪嗒,

    金济人用手一抚,似乎是解开了玉符上的禁制,细细密密的蝌蚪文字马上流动起来,凝成一道困龙锁链。

    啪嗒,

    锁链一卷,裹住八景金阳宝镜,一种玄妙的禁锢力量发出,从上到下,从前到后,弥漫周边,无处不在。

    宝镜一时之间,居然被困住,无法挣脱。

    “呼,”

    元阳仙宫的黄衫少女看到玉符出现,美目顿时瞪大,开口道,“这是玉皇无极神符,里面蕴含无极封灵印记,就是道器也能镇压啊。”

    “玉皇无极神符,”

    另一个弟子砸了咂嘴,赞叹道,“真阳玄门的底子不薄啊。”

    黄衫少女皱了皱黛眉,没有说话。

    就是真阳玄门,这种级别的宝符肯定是少之又少,非常之珍贵。

    现在这样使出,不是说真阳玄门底子厚,而是他们破釜沉舟的决心。

    他们真的是倾尽所有,也要把陈岩和文衡山斩杀在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推演天机,邀请妖王褒玉,布置阵图,手握宝符,”

    黄衫少女想到真阳玄门的动作,暗自心惊。

    元天都真是个狠角色,也有极大的野心,要是真能一鼓作气吞掉落云谷和真武两仪道,真阳玄门就会真的崛起了。

    即使要让出一部分利益,沉淀几年后,也有冲击第一等的玄门的力量。

    文衡山同样看到了玉符,绿眉森森如剑。

    真阳玄门这么处心积虑,看样子就是对真武两仪道都会有布置。

    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

    失了先机,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准备充分的对手,太难对付。

    文衡山感应到其沉甸甸的压力,丝丝缠绕在自己的灵台,他深吸一口气,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激起了胸中的一股不屈之气。

    未来之无穷变化,又岂是一个人能够算尽的?

    决定未来的,只能是现在!

    “杀,杀,杀!”

    文衡山一摆法剑,一步一杀,昂扬向前,少了一分从容,多了一分疯狂,要杀出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

    “绕。”

    傅啸来见到对面的文衡山目光中的决然和疯狂,想了想,用手一指,脚下的金叶腾起光华,托住身子,疾行踏空。

    不硬拼,不猛上,就是缠斗。

    他又不是傻瓜,虽然有法契约定,但也不会真的为真阳玄门打生打死的,能够缠住文衡山就不错了。

    哗啦啦,

    宝葫芦吐出乾坤一气,似轻纱,像云霞,如彩带,变幻莫测,抵挡剑光。

    能拖就拖,能避就避。

    慢慢磨着,等待那两人和陈岩分个胜负。

    陈岩目光扫过暂时封印住八景金阳宝镜的玉符,神情平静。

    对于这样的局面,他早有预料。

    真阳玄门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肯定会布置周全,不成功便成仁。

    要是能够吞下落云谷和真武两仪道,再大的付出也能弥补。

    “麻烦了点。”

    陈岩嘀咕一声,对方的布置如同蛛网一样,层层叠叠,将自己团团包裹,越是挣扎,越是无力。

    “陈岩,受死!”

    八景金阳宝镜的光华隐去,妖王褒玉又恢复了神采,左冲右闯,蛮横霸道,将妖王级别的可怕力量展露无遗。

    “还不是时候。”

    陈岩看了看天色,压下心思,念头一转,背后五彩光华褪下,取而代之的是浓的化不开的血光。

    叮当,

    血水滚滚,里面浮现一个葫芦,然后轻轻一转,葫芦口上升起一道白光,有眉有眼,双翼振动。

    杀天,杀地,杀众生,杀出一个尸山血海。

    刹那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凶戾之气弥漫,将周围都渲染出血光,看上去异常凄美。

    妖王褒玉嗅到这种气机,打了个机灵,马上放缓了动作。

    “这样的神通,”

    金济人见到,却是不惊反喜,这应该是对方最重要的杀手锏了,没了这个,就会让他力量大减。

    “咄。”

    金济人打出一道法力,交织成网。

    落云谷。

    徐元吉和汪容甫相对而坐,正饮着酒。

    “还没消息。”

    汪容甫看了看天色,眉头皱起。

    “等一等。”

    徐元吉头发很短,根根竖起,如同钢针一样,非常有精神,他喝着酒,道,“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对上金济人,断然不会失手的。”

    汪容甫总是觉得一种莫名的心悸,可是又发现不了什么,摇摇头,只能继续喝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