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章 神钟一起诸天静(求订阅!)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红包区不少的月票红包,点一下有效红包,就可以领取。

    穹上。

    星曳瑞气,灼灼其华。

    倏尔群辉璀璨,炯然有光,久而不灭,垂翼如天河之水,滚滚不绝。

    陈岩一声长啸,天鹏法身展开,背后星图扩展,接引天上的星辰之力,有排山倒海,颠倒乾坤之威势。天

    轰隆,

    陈岩纵身而起,身下是浩浩荡荡的幽水,里面显出万千星辰的虚影,在里面沉浮,和天穹上的星辰对应,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他在星光之中游弋,力量节节升高,不可抵挡。

    这就是星辰规则之威势,一举一动,星神加身,法力之浩瀚,难以用言语形容。

    “哈哈。”

    陈岩被压制了这么久,终于等来了机会,双翼展开,遮天蔽月,滚滚的星辰之力化为雷霆,在虚空中炸响。

    星辰之雷,先天蕴含一种大破灭的威势,有无量劫气之威。

    “叱。”

    妖王褒玉神情凝重,身子一摇,周身显出五彩光环,节节相扣,晕光生彩,别有玄妙。

    轰隆隆,

    五彩之光升起,当空一截,斩去不少星辰之力落下。

    趁着褒玉抵挡住陈岩,金济人后退一步,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引动自己的杀手锏。

    本来他以为,前面的布置就能顺利拿下陈岩,没必要动用这个。

    毕竟消耗惊人,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大,不得不用。

    想到这,金济人目光深沉,体内的法力涌动如潮。

    “看打。”

    陈岩摇动天鹏真身,背后是连连绵绵的星线,接引星辰之力,他整个人笼罩在化不开的星辉里面,力量节节攀升。

    “不好。”

    褒玉一个人可扛不住了,星辰罡雷打在身上,即使以她的妖身之强横,都是生疼生疼的。

    “咄。”

    陈岩双目一凝,一道星辰光柱打出,击中在玉符上。

    轰隆,

    气机爆炸,开始驱散玉符的力量。

    “八景至上,金阳有道。”

    器灵的声音从里面传出,继而金光一裂,宝镜突出重围,滴溜溜一转,飞回到陈岩头顶之上,大口大口吞噬星辰精华。

    八景金阳宝镜被困后,一直在激发力量,和玉符相斗,元气消耗的不少,需要恢复。

    “金济人,你快点。”

    褒玉真是撑不住了,连声催促,道,“要不行了。”

    “好了。”

    金济人恰好在这个时候,吐出最后一个咒语,然后双手一引,作出祈祷膜拜的姿态。

    下一刻,

    一道冥冥之中的力量升腾,沟通虚空中的存在。

    叮当,

    一声清脆的钟声自九天之上传来,携带煌煌不可测度的威严,分阴阳,炼五行,推八卦,气机凝固。

    叮当,叮当,叮当,

    连续三声,好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抚平了场中的气机,神威降临。

    “这是?”

    文衡山听到钟声,只觉得体内法力如沸水一样,汩汩往外冒,心神大骇,抬头看去。

    轰隆,

    只见天光裂开,烟霞馥馥,阴阳五行之气托举,浮现出一尊巨大无比的金钟,钟身呈现古朴的混沌色,上面镌刻有古老的经文,玄妙不可测度。

    金钟一出,镇压乾坤,似乎时空都在变得缓慢。

    文衡山先是一愣,随即变了颜色,用不敢置信地语气道,“是真阳神钟?”

    真阳神钟,真阳玄宗的镇宗之宝,据说整个宗门都是起源于此宝,拥有震撼八荒六合之威能。

    经过真阳玄门历代掌教祭炼,神钟可谓是稳步提升。

    这是能够镇压一个门派气运的重宝,不是普通的道器。

    “真阳神钟,”

    下面的元阳仙宫弟子见到庞大的钟身,都倒吸一口冷气,这可是在整个玄门仙道中都鼎鼎大名的法宝,不知道镇压了多少妖魔鬼怪,威名赫赫。

    自从真阳玄门建立以来,整个门派最有名的从来不是掌教,而是这镇宗的神钟。

    “真阳玄门真是大手笔。”

    黄衫少女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样的镇宗法宝在外,稍有闪失,整个宗门都会万劫不复。

    不得不说,真阳玄门的决心太大了。

    “真阳神钟。”

    傅啸来见此,彻底放下心来,作为七截门的少门主,他对这件法宝再熟悉不过,真的是威能无双。

    “果然是真阳神钟,”

    陈岩微微仰起头,竖瞳中映照出神钟的形状,里面跳动着异样的光芒,他还以为以后才会见到这件法宝,没想到会这么快。

    “也好。”

    陈岩嘴角勾起一个奇异的弧度,法力一收,恢复到平常的样子,头戴星冠,精致华美的法衣拖曳到地上,金灿灿的翎羽晕开光芒。

    “镇压。”

    金济人不停地打出种种的法诀,力量一动,引人到神钟里。

    轰隆,

    金钟发出一声震天大响,倏尔一跃,自半空中飞下,轻轻一转,一下子落下,将陈岩扣在里面,严严实实。

    “炼化。”

    金济人屈指一弹,钟声再起,钟身上细密的光华如藤蔓般向上交织,字字绽光,讲述真阳之道理,演化阴阳五行。

    几乎是瞬间,纯青的火焰燃烧,围绕着钟身,化为龙形盘踞。

    神龙蟠大钟,给人一种强烈到极点的震撼。

    “这就镇压了?”

    下面元阳仙宫的众弟子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瞠目结舌。

    刚才他们可是亲眼见识到陈岩这个人的凶威,以一敌二,硬撼真阳玄门金济人和妖王褒玉,地动山摇,不可一世。

    这样不可一世的人物,翻手就被神钟镇压了?

    黄衫少女摇了摇头,这种级别的斗法,她真是看不懂。

    金济人也觉得容易了一点,不过没有多想,毕竟这门中重宝的威能,深深地印在每一个真阳弟子的心中,都非常有信心。

    他一边激发神钟之威能,神龙炼大钟,一边看向文衡山,大笑,道,“只剩下你一个了,还不束手就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