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火龙炼神钟
    是夜。

    素月流天,垂星生光。

    冷霜临于白水之上,森森然,凛凛然,有一种杀伐之气,纵横而来。

    叮当,叮当,叮当,

    紫铃铛无风自鸣,似金石激越,清辉入户,别有风姿。

    戚长宗端坐在云榻上,用手一拔,法力流转,丝丝缕缕降落,化为宝镜,映照出上方的景象。

    只见一座天宫临近,大有百丈。

    仔细看去,金灿灿,光闪闪,盘龙雕凤,金乌绕梁,气势宏大。

    乍一看,似乎金山压顶一般。

    已经来到真武两仪道的苟淮仁眯起眼,看向天宫上的花纹,道,“是真阳玄门之人。”

    “不错。”

    戚长宗对自己的老对头更为了解,长长的宽眉抖动,道,“这真阳六一天宫可是大不简单,可谓是真阳玄门的根基之一,这样动用之后,会破坏地脉,是一个很复杂的工程。”

    顿了顿,戚长宗继续道,“真阳玄门这是要发什么疯?”

    苟淮仁抚摸着手中的玉尺,想到自己和元天都的会面,垂下眼睑,挡住眸子中的异色。

    轰隆,

    六一天宫降临到真武两仪道的山门之上,火焰腾空,和护山大阵的力量碰撞,发出雷鸣之音。

    轰隆隆,

    余力向四面散开,如同烟花一般,不停地生灭。

    咔嚓,

    眼看天宫无法突破护山大阵,只听一声清响,门户拉开,元天都自里面踱步出来,目光锐利,道,“戚长宗,出来说话!”

    两个宗门仇深似海,势不两立,说话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哈哈,元天都,你这是发什么疯?”

    戚长宗展袖而出,身后是连绵的光辉,看不到尽头,道,“难道是急着来送死不成?”

    “本座不是来送死,而是来灭宗的。”

    元天都身上的气息非常强大,声音远远传出,山谷响应,道,“今日之后,真武两仪道将从世上除名。”

    “猖獗。”

    戚长宗怒骂一句,只是心里奇怪,这个元天都的反应可是不同寻常啊。

    “哈哈,”

    元天仰天大笑,目光和戚长宗身后的苟淮仁碰了碰。

    “咄。”

    苟淮仁咬了咬牙,暗自运转法力,指尖上冒出一道微不可查的白光,似剑气吞吐。

    “元天都,今天必让你有来无回。”

    戚长宗似乎没发现身边的隐患,中气十足,号令弟子,彻底开启山门大阵。

    轰隆,

    大阵一起,漫天的真武两仪雷响起,色呈黑白,滚滚向前,打向半空中的天宫。

    金府上空。

    金济人大袖飘飘,居高临下,俯视文衡山,他的脚下,庞大的钟身缠绕神龙,口吐青焰,细密的咒文绽放出无量祥光。

    “文衡山,还不束手就擒,等待何时?”

    金济人的声音若金石般激越,铿锵有力。

    妖王褒玉和傅啸来同时踏前一步,三人成犄角形,将文衡山困在当中,虎视眈眈。

    “呵,”

    文衡山横剑在身前,清冷冷的剑光映照出轩起的绿眉,不屈、坚韧、死不回头,他深吸一口气,眸子中有逼人的光华。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一生。

    少年求道的坚定,拜入宗门。

    在青阳玄门的无奈,备受折磨,生不如死。

    后来是戚长宗的青眼有加,谆谆教导。

    再往后就是机缘天降,一举凝练金丹,仗剑青冥。

    生是真武人,死是真武鬼,就是这么简单。

    决心一下,文衡山掌中的霜剑如斯感应,剑身上浮现出细密的花纹,锵然而鸣,声音浩大,悲怆,矢志不渝。

    元阳仙宫众弟子听到这不屈的剑吟,有的甚至落下泪来。

    这样的选择,并不明智,但却让人佩服。

    任何时候,对门派的忠贞,都会让人有共鸣。

    黄衫少女扶着云鬓,细眉淡淡。

    元阳仙宫就是在这么一代又一代的金丹宗师的无畏牺牲下,才斩杀无尽妖魔,铸就无上山门,从而道统绵长。

    没有牺牲,就没有现在元阳仙宫天下敬仰的日子。

    “不知死活。”

    金济人面色一沉,大袖一挥,耀眼的火光发出,如同飞箭一般,拖光曳烟,一分为九。

    噗嗤,噗嗤,噗嗤,

    火箭破空,声若霹雳。

    “杀。”

    妖王褒玉凤目一横,纤纤玉手伸出,下一刻,已经化为锋利的妖爪,上面闪烁着五彩光华,如刀似剑。

    “起。”

    傅啸来最后出手,一拍腰间的宝葫芦,乾坤一气涌出,如同山云出岫,看似轻飘飘一团,实际上变幻莫测,阻挡住文衡山的所有出路。

    阻断后路,让他无路可退。

    锵,

    文衡山不能退,不会退,目光坚定,手中霜剑笔直刺出,没有任何的花哨,没有任何的招式,就是平平一剑,决然向前。

    外面斗法激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没人注意到,场中真阳神钟钟身上的花纹在发生变化。

    神钟空间。

    层层叠叠的青光氤氲铺地,琼花坠落,叮当有声。

    倏尔突起的霜石绿竹相映成趣,流水潺潺,不见边际。

    下一刻,

    熊熊烈焰自上空落下,携带不可思议的炙热,焚烧一切。

    “咄。”

    陈岩稳稳当当而坐,天门上浮现出五色五行五方灵焰,状若莲开,吞噬周围的火焰,可是灵焰再厉害,也挡不住源源不断的青焰。

    好虎架不住群狼,就是这个道理。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炼化,然后精气被钟身吸收。

    “不愧是镇宗之宝,果然厉害。”

    陈岩抬起头,竖瞳中映着火光,他看得出,这真阳神钟的品质也是道器,可是要比自己手中的八景金阳宝镜在力量上强大几十倍。

    这是时间积累出的底蕴。

    真阳玄门历代掌教费尽心思祭炼,不惜以山脉地气供养,让此法宝力量一直在缓慢增长,千年的积累,任何人都不会小觑。

    如果说自己手中的八景金阳宝镜只是一个刚开始牙牙学语的婴儿的话,神钟的器灵已经成长为一个壮小伙子,龙精虎猛。

    “只是没有想到,这样的道器还会有弱点,还竟然被外人知晓。”

    陈岩想了想,抬起头,口中开始诵读咒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