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大咒光明誓言
    神钟内。

    陈岩端坐不动,竖瞳纯金,他一手指天,一手按地,身子周围火焰燃烧。

    焰火纯青,形似半圆,幽邃奇古。

    乍一看去,有龙影自焰中诞生,参差而出。

    火光隐隐,宛然如画。

    陈岩目不斜视,口诵咒语,心神晋升到一种玄妙的境界。

    熏熏然,晶晶然,凛凛然。

    如同置身于绿水中,水浸石骨,翠蕊摇曳,每一个咒文都自上方落下,若老龙之鳞。

    “似乎是一段古老的祭祀。”

    陈岩心神平静,这才发现自己从龙女手中得到的,恐怕不是控制法门,而是一段祭祀咒语,和冥冥之中的存在沟通。

    或许这样才符合事实,像真阳神钟这样级别的存在,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弱点让人攻击?

    轰隆隆,

    咒语一落,漫天的焰火倏尔一收,化为道冠法衣,一个人影踱步而出,青瞳,青眉,看上去有一种高贵而冷漠的气息。

    来人看了陈岩好一会,才开口道,“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想到还可以听到大咒光明誓言。”

    他的声音很年轻,有一种活泼泼的味道,根本不像千年的老古董,反而像个好奇的孩子。

    “大咒光明誓言,”

    陈岩眉头挑了挑,这可真是个古怪的名字。

    来人注意到了陈岩的动作,面上的笑容难以捉摸,道,“看来你还真是个好运之人,我只会响应九次誓言,你这是最后一次。”

    陈岩一听这话,心里暗骂一句,这个卢心悦可没有告诉自己还有这样的事儿。

    不过下一刻,他就没了抱怨。

    因为来人上前一步,用手一点,开口道,“得到大咒光明誓言之人,会得到我的传承。”

    轰隆隆,

    话音一落,难以想象的符号、文字和图形,一股脑地塞进陈岩的灵台,密密麻麻的消息,看一眼,都让人心悸。

    信息量如此之大,足以撑破一个人的灵台。

    “嘿嘿,”

    青瞳青眉之人抱着手,幸灾乐祸,道,“我是只管应誓言传授,可不管其他。”

    轰隆隆,

    如潮水般的信息沸腾,包含着真阳神钟传授的各种法门道术神通知识,等等等等,非常之多。

    “又是这样。”

    陈岩咬了咬牙,他以前就得到过血海之主的记忆,要不是有太冥玄天宝典的镇压,当时甚至会被记忆同化。

    “咤,”

    陈岩身子一摇,法身变化,化为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幽幽深深的黑水自里面升腾,大鲲的虚影游弋,有一种承载天地的厚重。

    “收。”

    周天之数的念头,澎湃的水光,神秘的大鲲,开始消化信息。

    “嗯?”

    神钟的器灵嗅着幽水的气息,还有其中的大鲲,青瞳中闪烁出奇异的色彩,疑惑地道,“这是修炼的什么神通道经?好纯正的气息。”

    想了想,器灵没有再动作,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大哉真阳,青天在上。”

    好一会,陈岩的念头一收,重新恢复到本来的样子,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晦涩,很显然,有所顿悟。

    “不错。”

    器灵点点头,在他打交道的前八个人中,可真没有人能够这么举重若轻地消化他的记忆。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收获不小,真阳玄门就是以真阳神钟为根基而立宗,这一下子,整个真阳玄门在他眼里就没有秘密可言。

    “陈岩,”

    器灵知道了身前少年的名字,眸光动了动,道,“你是要对付真阳玄门?”

    “不错,”

    陈岩点点头,道,“青瑾真人,我记得你是不能阻止我的。”

    “真阳玄门只是当年我为恢复力量而建立的宗门,到现在已经完成任务,他们的死活和我无关。”

    自称为青瑾的器灵平静地说话,自有一种冷酷,似乎是千年的陪伴都没法在他心里留下半点的痕迹。

    “那就好。”

    陈岩知道誓言有效,放下心来,不然的话,和这个家伙作对,可不好受。

    “不过,”

    青瑾笑了笑,道,“你既然应了誓言,不会平白只得好处的,还得有付出。”

    陈岩静静听完,嘴角抽了抽,一时之间,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这誓言是好是坏,真真是麻烦。

    “准备出去吧。”

    青瑾用手一指,神钟的力量一转,将陈岩送了出去。

    外面。

    金济人看着摇摇晃晃的文衡山,很是喜悦。

    能够将生死对头踩在脚下,这个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文衡山,既然你不识时务,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金济人上前一步,背后的大日升起,焰火流转。

    “咳咳,”

    文衡山咳嗽一声,霜白法剑映照出他的面容,有少许的落寞。

    “哎,”

    纯阳仙宫的子弟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叹息一声。

    一个金丹宗师的陨落,还是很让人惋惜的。

    不为对错,不分阵营。

    只是因为他们修士才知道,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多么的难得。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传来一声清脆的钟鸣,继而一点金芒冒出,倏尔一变,化出一具法身,鸟首人身,翎羽精致。

    啪,

    陈岩一出现,就来到金济人身后,天鹏神爪探下,迅雷不及掩耳。

    这一下,如同奇峰突起。

    根本没有人能够反映过来。

    噗嗤,

    刚才还得意的金济人遭受雷霆一击,身后的护体宝光炸开,毁灭的力量弥漫。

    “啊,”

    金济人惨叫一声,身子飞起,这下子就让他受伤不轻。

    “这,”

    “怎么会?”

    “发生了什么?”

    这突然起来的变化,惊呆了场中所有的人。

    从金济人打倒文衡山,趾高气扬地要收取他的性命,到陈岩突然从真阳神钟中出现,雷霆一击,把金济人打翻,整个过程简直是在电光火石一样,非常短暂。

    很多人都是觉得自己一眨眼,局面就天翻地覆了。

    “陈岩,”

    金济人落地之后,只觉得一团焰火在自己体内乱窜,连自己的法力都压制不住,大声道,“你怎么会出现?”

    “杀。”

    陈岩并不答话,身子一摇,五彩的光晕展开,似孔雀开屏一样,向四面八方散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