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天翻地覆真武山
    真武两仪道山门。

    云光垂翼,天青洗空。

    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铺了下来,化为天兵天将,手持利刃,来回游弋,杀气腾腾。

    再仔细看,天兵天将坐下是龟蛇之相,吞吐水光,连连绵绵。

    护宗大阵一起,纵然真阳玄门的六一天宫不凡,也被挡在外面,无法越雷池一步。

    “嘿,”

    元天都立在宫殿门前,居高临下,看着龟蛇之相吞吐气机,水声哗哗,冷哼一声,道,“这群乌龟的壳儿还真硬!”

    他的身后,宗门四大真传弟子垂手而立,目光咄咄。

    “元天都,你今天有来无回。”

    戚长宗的声音自里面传出,如同惊涛骇浪,滚滚向前。

    “哼,”

    元天都冷冷一笑,拢在袖中的手指一动。

    下一刻,

    苟淮仁目中异样一闪而逝,踱步到了戚长宗的身后,开口道,“戚掌门,真阳玄门这样气势汹汹来犯,不正常啊。”

    “不错。”

    戚长宗皱着眉头,看着外面庞大的天宫影子,道,“元天都向来是阴险狡诈,不打没把握的仗,他这次连六一天宫都驾驭而来,到底有什么底气?”

    “元天都这么做,肯定有把握。”

    苟淮仁声音铿锵有力,步子继续往前,道,“他是不是布下了耳目,要里应外合?”

    “里应外合?”

    戚长宗修长的手掌握着拂尘,来回抖动,沉吟道,“有这个可能,只是谁是那个和元天都勾结的人呢?”

    “是啊,是谁呢?”

    苟淮仁再上前一步,突然面色一沉,杀机冲上眉梢,法力一转,化为千百的剑气,陡然间爆发。

    轰隆,

    剑光爆发,力量如海。

    “啊,”

    不远处的真武两仪道弟子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叫出声,谁也没有想到,苟淮仁会这样下下手。

    “死。”

    苟淮仁目光森然,用尽全力。

    轰隆隆,

    剑光毫无阻挡一样,穿过清光,斩杀在戚长宗的身上,将之碎成齑粉。

    “咦,”

    苟淮仁不喜反惊,止住步子。

    哗啦啦,

    少顷,细细密密的黑白篆文自虚空浮现,倏尔往下一路,组合起来,重新化为戚长宗的样子,真是看上去面色发白,看上去消耗了不少的元气。

    “苟淮仁,”

    戚长宗看着苟淮仁,眸子中杀机呼之欲出,道,“想不到你居然是那个勾结之人,难道苟家不怕被灭族不成?”

    苟淮仁心里苦笑一声,他怎么会不怕?

    怪就怪自己贪心,当时被陈岩一忽悠,下了水,再想上岸,就不行了。

    “你们的行动都被元掌门看穿了。”

    苟淮仁收敛起诸般念头,面容如铁,声音冷冰冰的,道,“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知晓,你们完了!”

    戚长宗静静听完,眉头就拧了起来。

    要是对方说的是真的话,可真要危险了。

    金府一行,恐怕没法狙杀金济人,反而会落入圈套。

    而没了陈岩和文衡山,就是塌天大事。

    “戚长宗,”

    苟淮仁落井下石,道,“陈岩和文衡山已经在金府被击杀,你负隅顽抗是螳臂趟车,自取其辱。”

    戚长宗是真的震惊了,即使他是一宗之掌教,但遇到这样的局面,依然是控制不住心神动摇。

    轰隆,

    苟淮仁见此,再次打出攻击,剑光森然,铺天盖地。

    “咄。”

    戚长宗大手一招,禁制法阵的力量自半空中落下,化为璎珞华盖,罩在身上,剑光打在上面,发出雨打芭蕉的声音,急促非常。

    “真武两仪道山门,还容不得你放肆!”

    戚长宗斩去诸般杂念,双手不断地打出各种法诀,元气聚拢,下是神龟浮水,盘踞深渊,上是天蛇盘绕,仰天长嘶。

    蛇是玄白,龟乃玄黑,黑白之光弥漫。

    一龟一蛇,两两相对,是为真武神意。

    这一下子,苟淮仁马上就被压制下去,只能祭出自己的法宝,勉强抵挡。

    “哈哈,”

    苟淮仁大笑,并不慌张,道,“戚长宗,看你能坚持多久。”

    “哼,”

    戚长宗冷哼一声,面色铁青,暂时镇压下苟淮仁后,他没有半点喜色,只是抬头看向半空中。

    轰隆隆,

    果不其然,元天都这个老对头看得很准,他趁着戚长宗分心旁顾之时,终于寻到护宗大阵的疏漏,六一天宫光芒大盛。

    轰隆隆,

    一声惊天大响,六一天宫化为一轮煌煌大日,纯青火焰环绕,狠狠地砸进山门,不可思议的温度飙升,任何东西沾上都会化为齑粉。

    “该死。”

    戚长宗大声咒骂一句,这下子要麻烦了。

    “哈哈。”

    元天都推门而出,身姿挺拔,天门上云光连绵,托举大日,青意氤氲,道,“终于有一天,本座还是杀上了真武山。”

    “杀。”

    “杀,杀。”

    “杀,杀,杀!”

    早准备好的真阳玄门弟子从六一天宫中涌出,手持各种法宝,一时之间,光华璀璨,气机碰撞如雷霆。

    “无耻!”

    戚长宗看得眉毛都要竖起来了,纵然有门中弟子迎了上去,但毕竟是战火在自己的山门之内,斗法之间,破坏性惊人。

    这样下去,即使能够击退真阳玄门的来犯,整个山门也会化为一片焦土,千疮百孔,灵脉崩溃。

    对方的这一手,太狠毒了。

    轰隆,

    戚长宗怒气高涨,一挥手,法力无边,真武之意大盛,整个宗门中都是连连绵绵的水光肆虐。

    “戚长宗。”

    元天都身子一摇,云气托日,横推春秋,挡住了戚长宗的路子,道,“休要以大欺小,你的对手是本座。”

    “好,好,好。”

    戚长宗眸光冰冷,杀机毫不遮掩,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你今天必死无疑。”

    元天都见到自己老对头这样气急败坏的样子,心情大畅,一声长啸,显出十日横空之异相,焰火腾飞,随处可见。

    轰隆隆,

    两人力量碰撞,排山倒海。

    由于苟淮仁的里应外合,六一天宫成功杀入真武两仪道山门,两个有着近乎上千年仇恨的宗门彻底厮杀起来。

    剑光,宝光,血光,渲染成一幅惊心动魄的景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