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兴衰岂是一人事
    三百里外。

    水月光中,烟霞化影。

    倏尔一声清音,浮出一只遮天妖禽。

    色彩艳丽,翎羽徐徐抖动,哗啦啦作响。

    妖禽背上,托举一座高大的云台。

    金玉为阶,四周栏槛,再往上去,是枝叶交盖,状似梧桐,对峙相望。

    一名白衣道人坐在枝叶上,身前浮有一面铜镜,照出真武山上的景象。

    只见真武两仪道和真阳玄门的弟子们拼杀在一起,神通法宝乱飞,五彩流光升腾,碰撞之间,如烟花般璀璨。

    双方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死不休。

    “啧啧,真是激烈。”

    另一个道人看上去很年轻,剑丸绕身,神采飞扬,道,“居然会有这样的大场面。”

    顿了顿,他继续道,“师兄,我们该怎么办?”

    “你说呢?”

    白衣道人盯着元天都和戚长宗斗法,头都不抬,直接反问道。

    “计划没有变化快啊。”

    年轻的道人剑眉轩起,大声道,“看样子真阳玄门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我们就该撕毁协议,加入到真阳玄门一方,彻底打垮真武两仪道,进行分肥!”

    白衣道人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师兄,”

    年轻道人身上剑丸发出清亮的龙吟,好似他着急的心情,道,“真武山山门被破,苟淮仁没人能够制止,他们已经占据绝对上风。要是等金济人等斩杀了陈岩和文衡山回来,那就大势已定,我们连一口汤都喝不上了。”

    白衣道人的眉头皱地更紧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再等等,我们再等等。”

    “哎,”

    金剑门年轻的道人跺了跺脚,出头丧气,无可奈何。

    真武山上。

    剑气纵横,宝光十色。

    各种气机碰撞,弥漫若雷霆,不断炸响。

    “不妙。”

    戚长宗阻挡着元天都的神通,长眉都要竖了起来。

    没有人抵挡的苟淮仁太过可怕,一个金丹宗师在山门中肆意破坏,将周围弄得千疮百孔。

    这样下去,灵脉受损,地气枯竭,真武两仪道根基都会动摇。

    叮当,

    元天都趁着戚长宗分心,自袖中取出一个金锤般的法宝,当空祭出,五彩毫光一闪,将戚长宗打了个跟头。

    “哈哈,”

    元天都大笑,声音中满是得意,道,“戚长宗,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呼,”

    戚长宗被打的头冒金星,好不容易才拿捏下翻滚的法力,

    “可恨。”

    戚长宗看着宗内火焰漫天,地气崩塌,禁不住双目赤红,整个人身上都冒出熊熊的怒焰,要焚烧四方,将来犯之地统统烧死。

    “哈哈。”

    元天都却是大袖飘飘,姿态越发从容,看到死敌这么狼狈,他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惬意在心底涌动,整个人的法力都变得活泼泼的。

    正是得偿所愿,念头通达。

    噗嗤,

    一名真武两仪道的真传弟子被苟淮仁这位金丹宗师的法力影响,慢了半拍,被和他交手的真武两仪道弟子斩于法剑之下。

    噗嗤,

    真武两仪道弟子仰天栽倒,死不瞑目。

    这样的景象,在不少地方上演。

    不得不讲,没有对手牵制的苟淮仁的破坏性实在太大,即使有山门中的禁制法阵阻挡,但他时不时地出手,依然让真武两仪道损失惨重。

    狼入羊群,莫过于是。

    “啊,”

    戚长宗的眼睛真的红了,布满血丝,今天陨落的不少都是门中的真传弟子,以后要传承真武两仪道道统的,现在都化为了一堆白骨。

    “可恨,可恨啊。”

    戚长宗七窍冒火,他咬着牙,就要不管镇宗之宝还在紧要关头,立刻召出来,让这群人好看!

    “师兄。”

    半空中,金剑门的年轻道人身上的剑丸环绕,扯出烟霞般璀璨的剑光,一个劲地道,“你看,真武两仪道败局已明显,这么多真传弟子陨落,他们要不行了。”

    “我们要赶紧出手啊。”

    “再等一等。”

    白衣道人却是稳重,用手一抬,抚下自己身上同样躁动的剑丸,道,“金府那里还没消息,计划不如变化啊。”

    “等金府那里来了消息,就晚了!”

    年轻道人跺跺脚,气呼呼的。

    正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之间,天穹上云光层层撕开,一道煌煌剑气自九天落下,倏尔一转,化为细细密密的寒芒,似漫天星辰坠落,击向在场的真阳玄门弟子。

    噗嗤,噗嗤,噗嗤,

    剑光森然,杀机弥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没有人能够想到。

    措不及防下,真阳玄门的弟子纷纷中招,连惨叫一声都没有,就在剑光中化为齑粉。

    “这是?”

    金剑门的两位对剑道当然有很深的理解,一见此剑光,就想起一人。

    “他怎么会出现?”

    年轻的道人瞪大眼睛,满是不敢相信,道,“难道金府中有意外发生不成?”

    白衣道人没有空去打理自己这个爱大呼小叫的师弟,他紧紧地盯着场中,目不转睛。

    哗啦啦,

    下一刻,

    漫天的剑光倏尔一收,星星点点,化为高冠法衣,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场中,绿眉入鬓,手持法剑。

    “文衡山。”

    苟淮仁见到来人,蓦地一惊,面上变了颜色。

    “文衡山,你居然没死?”

    元天都的反应更大,声音都变得凄厉。

    原因很简单,文衡山没有按照计划陨落的话,他们金府的计划可能出现大意外了,而且还是让真阳玄门五雷轰顶的大意外。

    “衡山,”

    比起两人,戚长宗可谓是喜从天降,他放下玉石俱碎的念头,大声道,“你来的正是时候,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

    文衡山点点头,一振手中的法剑,发出锵然轻鸣,朗声道,“陈岩道友已经斩杀了金济人,马上就要赶来,这次我们大局已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元天都咬着牙,不相信。

    金府计划看似是简单,但实际上是建立在窥视到未来的基础上的将计就计,有金济人,有傅啸来,还有妖王褒玉,再加上镇宗法宝真阳神钟,可谓是雷霆手段,狮子搏兔,大势碾压,怎么会失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