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强势登场摄人心
    “真阳玄门已经穷途末路。”

    文衡山一拨剑光,稀稀疏疏,如冬日中残留在枝头上的山雪,晶晶然,耀人目光,昂然向前,道,“苟淮仁,你还不弃暗投明?”

    “胡说八道!”

    苟淮仁见到真阳玄门弟子听到文衡山的话后有所动摇,连忙呵斥,道,“元掌门智珠在握,算无遗策,你休要在这里动摇军心!”

    没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

    自从他斩杀了真武两仪道的弟子后,就不得不和真阳玄门绑到一块,因为真武两仪道是饶不了他的。

    就是再无可奈何,也得一条路走到黑。

    “冥顽不灵,执迷不悟。”

    文衡山吐出八个字,同时举步向前,一字一剑,斩出八剑,煌煌若雷霆般的剑光呼啸,道,“那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气机如同沸水一般,汩汩往外冒。

    “哈哈,”

    这次轮到戚长宗大笑了,他法力运转,凝聚成真武之相,天蛇在上,神龟在下,抵颈相对,散发出强大的气势,道,“元天都,你今日必死无疑!”

    元天都沉着脸,不说话,青日绕身,焰火腾腾。

    实际上,他还没有放弃。

    别的不讲,宗门的镇宗之宝真阳神钟可是有不可思议之威能,只要此宝尚存,就要转机。

    “真是一波三折。”

    金剑门的年轻道人看着下面的四名金丹宗师捉对厮杀,摇摇头,道,“多亏师兄稳重。”

    “嗯。”

    白衣道人刚想说话,蓦然感应到一股煊赫不可阻挡的气机由远而近,若天上真正的大日降临,将周围都氤氲出一种璀璨的金光。

    轰隆隆,

    下一刻,整个天幕从正中间裂开,一只大有二十多丈的妖禽出现,目如电,爪似钩,五彩尾翼扬起,灿烂若锦绣。

    “呜呜,”

    这一下子,金剑门托举云台的巨大妖禽发出呜呜的哀鸣,如同遇到天敌一般,身子瑟瑟发抖。

    “是妖王。”

    “是五彩龙雀!”

    金剑门的两名道人对视一眼,目中惊讶,这可是了不得的,跟金丹宗师一个级别,怎么会当座驾?

    两人举目看去,就见龙雀背上,立有一架云榻,金丝缠绕,云霞织就,层层叠叠的祥光凝成曲柄华盖,挡住罡风。

    一个少年立在华盖之下,头戴星冠,身披法衣,目光锐利。

    “嗯?”

    年轻道人看了一眼,道,“这人就是陈岩吧?”

    哗啦,

    陈岩似有感应,目光一横,看了过来,爆出锐利如剑的锋芒。

    虽然一闪而逝,但依然让金剑门的年轻道人吓了一跳,讶然道,“好锋锐的眼神啊。”

    “嗯。”

    白衣道人捏着剑丸,若有所思。

    “下去吧。”

    陈岩用手中的玉如意一敲,吩咐脚下的龙雀。

    “呼,”

    褒玉再是不情愿,也没有办法,只能运足法力,五彩祥光,倏尔弥漫整个真武山,细细碎碎的金光自枝头跌落,到了地上,不断生灭。

    轰隆隆,

    妖王不可一世的气势席卷,人人瞩目。

    “是妖王褒玉。”

    元天都看到这五彩光芒,先是一喜,然后等他看到上面的人影之后,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怎么会,怎么会是陈岩?”

    元天都有一种天塌般的感觉,心里嘶吼,道,“真阳神钟呢,真阳神钟出手,都拿不下他?”

    “是陈道友到了。”

    文衡山一振手中的霜剑,飒飒剑气澎湃,击退了苟淮仁。

    “真是陈岩。”

    戚长宗真正放下心来,这一下子才是真正的大局底定。

    “唔。”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目光如同雷霆,扫视全场,碰到目光的每个人,都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背上都出了一层冷汗。

    携带龙雀从天而降,肆意张扬的伟力,成功地改变了场中的局面,真阳玄门一方的人,没了心气。

    两个金丹宗师级别的人入场,分量太足。

    啪嗒,啪嗒,啪嗒,

    有几个真阳玄门弟子,和真武两仪道的弟子斗法后,本来就精神疲惫,现在一碰到这样如雷霆般威严的目光,恍惚之下,连手中的法宝都掉到地上。

    “啊,”

    等法宝落地,叮当一声响,才蓦然惊醒,连忙弯腰去捡。

    可是这样的举动,却将真阳玄门最后一丝精气神抽空,就是最忠诚的弟子,现在都是一脸惨白,勉强支撑。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了!

    “嗯。”

    陈岩点点头,就是这样的效果。

    戚长宗真的是扬眉吐气,看向对面的死敌,道,“元天都,胜负已分,不要挣扎了。”

    “哎,”

    元天都三番五次联系真阳神钟的器灵青瑾无果,终于明白,这次是发生了大事,连镇宗至宝都出了意外。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事情真的发生了。

    付出这么多,到最后这样一个结局,即使是以金丹宗师心智之坚韧,都是五雷轰顶,悲怆难耐。

    “元天都,”

    戚长宗再上前一步,目光咄咄,声若惊雷,道,“快快放手!”

    “放手?”

    元天都突然爆发出一阵张狂的大笑,他目光扫过全场,眸子变得冰冷,没有半点的感情,道,“戚长宗,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轰隆,

    话音一落,元天都口中吐出晦涩的魔咒,他的精气神倏尔一凝,化为郁郁化不开的邪恶之花,浇灌混乱,杀戮和死亡。

    轰隆,

    元天都七窍流血,状若恶鬼,身上的气息却诡异地变得强大。

    轰隆隆,

    气息越来越强,似乎有鬼哭狼嚎之声发出。

    “这是?”

    陈岩坐在龙雀背上,不由得眯起眼,他继承了一部分血海之主的记忆,还在谷底进行过一次祭祀,对这样的气息很熟悉。

    “这是精血大祭。”

    陈岩眸子变得幽深,上下打量着元天都身上开始出现的花纹,上面呈现银白之色,有一种金属般的冰冷,乍一看去,让人觉得很难受。

    是的,就是难受。

    陈岩坐直身子,大手拢在衣袖中,本来他还以为归来之后就是秋风扫落叶,现在看来,还有不小的麻烦啊。

    “看看吧。”

    陈岩神情不动,冷样旁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