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剑横起试人心 两雄争锋论短长
    正是。

    日影未移,烟洗浓绿。

    松阴稀稀疏疏,照出华丽精致的法衣,金灿灿的翎羽往上,是俊美的面孔,目光冷漠。

    寒空,低云,和冷音。

    凛凛然,有一种难言的杀机,跃然纸上。

    邪魔手扶大幡,打量着眼前的少年,银眸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

    “好。”

    邪魔的声音古怪,似乎是在吟唱,咬字不清,道,“正好让本皇见识一下世间的英才。”

    哗啦,

    话音一落,邪魔率先出手,手中的大幡展开,幡面摇动,晕开如水纹般的涟漪,上面的符文完全活了过来。

    哗啦啦,

    每一个符文,都似乎化为一种心思,是活生生的人生,有喜怒哀乐。

    “咄。”

    戚长宗见此,面上不好看,屈指一弹,法力自指尖生出,然后化为一种光晕,画地为牢,将正中央圈了起来。

    “衡山,”

    戚长宗做完这个,还不放心,吩咐道,“你将弟子疏散,各回殿中,没我的命令,不要出来。”

    “是。”

    文衡山点点头,知道邪魔厉害,要是让年轻弟子待在这里,说不定就会被勾了心神,成为行尸走肉。

    这样级别的斗法,就是他现在的状态,都都头疼,别说是年轻弟子了。

    “都回去。”

    文衡山亲自监督,将一个又一个的真武两仪道的弟子撵回去,他们能够在这次的局面下活下来,以后就是宗门兴旺发达的种子。

    至于场中的胜负,他并不关心。

    亲眼见到陈岩出手化解掉真阳玄门的至宝神钟,然后斩杀金济人,降服妖王褒玉后,文衡山就对陈岩有一种绝对的信心。

    眼前的邪魔很不凡,神通诡异,但也不会是陈岩的对手。

    于是,文衡山从从容容离去,坐镇宗门。

    “陈岩,”

    金剑门的白衣道人也将目光投了下来,当日是汪容甫当的说客,他没有见过陈岩,心里好奇。

    要知道,陈岩才是落云谷的主事人。

    是他,定下了多家讨伐真阳玄门的计划。

    是他,击杀了金济人,让战局一面倒。

    这样的人物,很是了得啊。

    “人心复杂。”

    陈岩看着大幡展开,秋声一起,杜鹃花啼,魂魄无依,细细密密的篆文,演化出万千的景象,是最为复杂的人心,在讲述喜怒哀乐。

    “正是机会。”

    陈岩胆大包天,没有别的应对,而是用手一抽,无形剑在手,稍一沉吟,继而斩出。

    哗啦啦,

    剑意弯弯曲曲,曲曲绕绕,绕绕勾勾,怎么复杂怎么来,让人摸不清头脑。

    同样是人心,以剑意展现出来,和大梵上的景象交锋。

    人心对人心,复杂对复杂,险恶对险恶,互不退让。

    “这是,”

    金剑门的白衣道人呆了呆,才反应过来,目光凝重,道,“陈岩,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年轻的道人直接都不说话,瞪大眼,瞠目结舌。

    在他看来,陈岩的胆子何止是大,简直是无知无畏了。

    这个家伙居然敢和对面的邪魔比拼对人心的认识!

    “陈岩,”

    白衣道人定了定神,再仔细看了一会,道,“他的剑术走的是人心即是剑心,心有千千结,剑有千千钟,他是要借着对方之手,磨砺自己的剑意啊。”

    “气魄不小。”

    白衣道人下了判断,顿了顿,还是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陈岩啊,”

    戚长宗却是皱着眉头,看着场中的局面,不太看好陈岩的举动。

    他刚才和银发银瞳的邪魔交了一次手,就发现,对方确实是善于控制人心,介于神通和天赋之间,非常厉害。

    陈岩这是以卵击石啊。

    “嗯?”

    邪魔可是真正的厉害角色,即使只是降临了一道意志,但借元天都和其他真阳玄门弟子的精血化形,依然有着金丹境界的力量。

    只是一看,邪魔就发现了陈岩的用意。

    不发现才怪!

    陈岩根本没有掩饰,就是要告诉别人,我要用你来磨砺自己的剑术。

    “狂妄的小子。”

    邪魔神情没有变化,银白的眸子中泛着奇异的光彩,手中的大幡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频率抖动,片片赤光升腾,似秋日篱花盛开,暮云低垂,染红半边天。

    叮当,叮当,叮当,

    大幡一动,妙音跟随,如同人不同的心境,就有不同的声音。

    变,变,变!

    陈岩手持无形剑,目光平静,整个人似乎晋升到一种古井不波的境界,剑随心走,见招拆招,和邪魔斗法。

    对方千变万化,他同样是不落下风。

    陈岩敢以人心对人心,可不完全是大胆,而是有一定的想法。

    诚然,这个邪魔对人心很有一套,可以说是大师级的人物,可是陈岩同样有自己的底气。

    要知道,他的前世,可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

    你甚至是不用出户,就可以有各种途径,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群,见识到复杂如天上繁星的人心。

    那样的时代,有人说是因为灵机枯竭,才被称为末法时代,但同样也是因为红尘滚滚,前所未有的复杂,在腐蚀人心,让各种人们扎进去就出不来,根本无法超脱。

    那时候人心的复杂,让人难以想象。

    陈岩在对面邪魔的压力下,似乎又回到了前世,在社会中打拼,见识了最为复杂的人心,各种勾心斗角,各种刷新底线,各种道德崩塌。

    哗啦啦,

    心和剑合,无形剑弯弯曲曲,剑意变得更为复杂,更为难缠,更为刁钻,更为出其所料。

    打着,打着,陈岩真的在进步,在成长,在完善自己的剑法。

    “了不得。”

    金剑门的道人赞叹一句,能做到这一步,就是很惊人。

    戚长宗也看出端倪,皱着的眉头舒展开。

    “咦,古怪。”

    银发银瞳的邪魔却是越打越不自在,他仗着自己的天赋神通,最善于操纵人心,引起心魔,可是今天却没多少作用。

    对面的少年人不仅抵挡了自己引发的各种心魔,反而趁机窥视了不少玄妙,用来完善自己的剑法。

    真真是咄咄怪事,让人想不通。

    “我就不信了。”

    邪魔上了性子,手中大幡摇动,意念纵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