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章 百尺竿头上一步(第四更求订阅!)
    ps:两个星期了,今天终于有一个好的网站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多多支持,让云烟不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山中。

    新寒叶后,白沙无声。

    霜风飒飒而来,苔花正心惊。

    陈岩目光锐利,持剑在手。

    哗啦啦,

    剑光展开,弯弯曲曲,曲曲绕绕。

    如同朱堂前九曲十八弯的暗河,像是庙里深夜断断续续的鬼哭,还似红灯之下似有似无的魅语。

    一变一化,照出人心。

    陈岩踏步向前,心里的念头似乎同时化为千千万万,不知其数的人影摇曳,一心一剑,一剑一心,各不相同。

    红尘万丈,人心不同。

    我且用以一剑量之。

    轰隆隆,

    心境变化,剑意越发复杂,上冲下折,左右连环,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该死。”

    邪魔第一次面上变色,他看得出,对面的少年人剑术上了一层楼,想到自己居然成了磨刀石,他面色阴沉的可怕。

    实际上,也是他倒霉。

    他精于控制人心,半是天赋,半是神通,最重要的是勾动人心里的阴暗面,来化出心魔,让对手万劫不复。

    可是他的对手陈岩,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有两世记忆,更为重要的是在前世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各种途径展现出的人的各种阴暗面,想不接触都难。

    人心之复杂,之险恶,之令人头皮发麻,听在耳中,看在眼里。

    邪恶对邪恶,阴暗对阴暗,狡诈对狡诈,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轩轾。

    “这个陈岩真是可怕!”

    金剑门的年轻道人打了个寒颤,夸张地道,“一肚子的坏水,居然在和玩弄人心阴暗面的邪魔比邪恶。”

    白衣道人扶着高冠,目光上下打量,有不少的疑惑。

    自陈岩声名鹊起后,他的生平已经早被有心人背的滚瓜烂熟。

    很普通很正常的成长环境,不应该接触这么多的阴暗面。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与众不同?”

    白衣道人眸子深深,暗自思量。

    啪,啪,啪,

    陈岩以剑意观人心,大有收获,无形剑再次变化,剑气复杂弯曲,还在有形无形间转化,倏尔斩出,不可抵挡。

    “哈哈,”

    陈岩大笑,这一次他的决断没错,以后说不定也可以曲剑问心,勾动心魔。

    轰隆,

    陈岩气势大盛,挥剑斗邪魔。

    “杀。”

    邪魔真的大怒了,他长啸一声,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打入到手中的大幡里。

    轰隆隆,

    下一刻,

    大幡幡面剧烈震荡,似乎打开了某一个不同寻常的空间断层,上面的文字一个接一个的跳出来,邪恶,狡诈,阴险,毒辣。

    这根本不是文字,而是最为复杂的人心的负面情绪,万万千千,千千万万。

    “呼,”

    就是戚长宗见此,都有心神不稳的征兆,法力躁动,连忙念了几遍清心咒,压了下去,暗自道,“这邪魔是哪一个空间的存在,太厉害了。”

    只是一缕意念降临,借尸还魂,就展现出高出金丹宗师一等的实力。

    其本尊,肯定是可怕的吓人。

    “这次陈岩可是不好抵挡了。”

    戚长宗看向场中,这次邪魔是爆发了,比以往的威能大了十倍不止,人心的复杂阴暗,节节相扣,比线团还让人头晕。

    “看你怎么办?”

    邪魔对自己的这一招有十足的信心,这已经是人心险恶的巅峰,难以比拟。

    “确实是麻烦。”

    陈岩看了一眼,发现自己都无法应对,他笑了笑,屈指一弹,一点金芒自指尖生出,倏尔烟霞垂落,气机缠绕,出现一面铜镜。

    啪嗒,

    道器八景金阳宝镜一出,光华万丈,无量光明,将黑暗驱散。

    “你,”

    邪魔一惊,一呆,然后勃然大怒,这个可恨的家伙居然不按常理出牌!

    不是要和自己拼人心之复杂?

    不是要拿自己磨砺剑术?

    怎么一言不和,就动用了道器,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

    陈岩昂然而立,神采飞扬,他可不是傻子,非得和对方较劲,能够有现在的收获,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要将这邪魔彻底斩杀。

    “开始吧。”

    面对邪魔,陈岩可不会手下留情,也不会讲究规则,他心念一动,联系上早就发现的金剑门的人。

    “这个时机不错。”

    白衣道人点点头,陈岩这么做,可不光是为了对付邪魔,也是给自己一方台阶,让他们金剑门加入到这个盛宴中。

    是的,就是盛宴,以后瓜分真阳玄门和青阳苟家的盛宴。

    “斩,”

    白衣道人有了决断,长啸一声,天门上的剑丸倏尔一展,爆发出璀璨的光华,自上而下,如惊虹在天,斩了下去。

    轰隆,

    说时迟,那是快,剑光已经斩杀到邪魔的身后。

    “咄。”

    与此同时,戚长宗身子一摇,水光粼粼之间,托举出一尊法相,天蛇在上,神龟在下,交相抵对,黑白相应。

    轰隆隆,

    真武神意一出,排山倒海,四面八方的水光弥漫,重重叠叠,向中间挤压。

    “杀。”

    陈岩上前一步,五指虚抓,一簇火焰出现在掌中,色呈五彩,光芒交织。

    噗嗤,

    火焰打了个过去,无声无息。

    看其声势,比说是跟弥天极地的真武之相相比,就是和锋锐到极点的剑光都相差很大。

    “嗯?”

    邪魔却是对这最不起眼的火焰最是重视,火焰未到,他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是一种死亡的威胁。

    “起。”

    邪魔目光一凝,身子一振,轰隆一声化开,裹住大幡,进行蠕动。

    噼里啪啦,

    邪魔和大幡融为一体,化为一张面孔,蓦地涨大,上面显现出各种各样的神情,悲痛、难过、哀嚎、绝望,等等等等,黑气衍生。

    一瞬千变,时时不休。

    看一眼,就让人心惊胆寒。

    轰隆,

    剑法杀到,穿脸而过,一闪而逝。

    轰隆隆,

    真武神意猛地一吸,面孔摇曳了两下,归于平静。

    叮当,

    火焰最后而来,发出妙音,人面这一次剧烈震动,表面浮出水纹般的涟漪,有一种小儿啼哭传出。

    很显然,邪魔虽然手段高明,将自己化为有形无形之间,可是三人的攻击可不是玩笑的,让他都得用尽全力。

    “嘿,”

    戚长宗和金剑门的白衣道人叹息一声,这个邪魔难缠啊。

    正在这个时候,一点光芒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