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城下之盟
    天穹上。

    白月无声,霜气凝姿。

    远远看去,天光摇曳,缠绕星辰,似笔尖生花,朵朵璀璨。

    哗啦啦,

    云光一开,龙雀横空而来,双翼低垂,五彩之光,映照半边天。

    陈岩盘膝而坐,目光深深。

    “咄。”

    陈岩用手一指,指尖上是幽深的种子,细密的花纹交织,凝成人面,不时变化。

    “呼,”

    陈岩一呼一吸,无形剑自背后悄然无息地出现,弯弯绕绕,演化人心之复杂,之险恶,之难以测度。

    有邪魔的记忆,他对人心的复杂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一下收获,足以抵得上十年之功。

    哗啦啦,

    无形剑随心而动,森森然的杀机弥漫,神鬼不知。

    好一会,陈岩收起无形剑,自袖中取出一个圆盘,黑底银针,上有花纹如繁星,不停闪烁。

    叮当,

    陈岩法力一运,银针转了三圈之后,指向正东方,玄音清越。

    “在这里。”

    陈岩笑了笑,用手中的玉如意一点,五彩龙雀呼啸一声,带起惊人的长虹,往下俯冲。

    “嗯?”

    正在空山中行走的苟淮仁感应到惊天动地的气机,蓦然抬头,眸子中满是五彩祥光,星星点点。

    “来的这么快。”

    苟淮仁面色很难看,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轰隆,

    龙雀降临,半个身子横过断崖,居高临下,陈岩站在上面,手托圆盘,叮叮当当的指针响个不停,笑道,“苟家主走的真不慢,要不是我留了一手,恐怕还真让你溜走了。”

    “你抓到了我的气机?”

    这个时候,苟淮仁眼皮子乱跳,对方的手段真是高明,抓了自己的气机,自己居然还一无所知。

    “当日只是无心之举,没想到今日用到了。”

    陈岩叹息一声,看向苟淮仁,道,“苟家主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本座亲自出手?”

    “陈谷主手段高明。”

    苟淮仁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不过人都有侥幸之心,要是在下不动手,以后恐怕也会不甘心。”

    “好。”

    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龙雀背上,大袖如云,姿态从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出手吧。”

    “得罪了。”

    苟淮仁静了静心神,自袖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玉匣,用手一按,不可思议的光芒爆发,一时之间,将天上的月光和星光都遮了过去。

    嘭,

    漫天光华之中,细若牛毛似的金针如烟花盛开,射向陈岩。

    苟淮仁紧紧盯着金针,心里期待。

    这是他最厉害的杀手锏之一,里面的金针是采集烈日白砂一点点用人工磨成,然后在金月水中浸泡了十年,阴阳合一,最是锋锐不过。

    他相信,即使是陈岩不凡,挨上一针,同样会很麻烦。

    到时候,自然可以趁机会发动后续疾风暴雨般的攻击。

    “没有躲。”

    苟淮仁面上露出笑容,对方还是托大了,居然要硬抗。

    噗嗤,

    金针破空,扎在陈岩的身上。

    “嗯?”

    苟淮仁突然面色一变,因为他看到,金针刺下后,陈岩的身子如同泡沫般炸开,稀稀疏疏的光线交织,隐隐托起一个宝镜的样子。

    “不好。”

    苟淮仁反应过来,身子急退。

    哗啦啦,

    森森然的剑光如霜雪,已经刺到他的眼前,然后轻轻一抖,分化成千百的剑芒,每一个都不停旋转,从不同的角度落下。

    “叱。”

    苟淮仁看着眼前的剑芒,头皮发麻,张口一吐,一个三足玉鼎出现在顶门上,青花细纹绽放光明,丝丝缕缕般垂下来。

    “咄。”

    陈岩一笑,剑意流转。

    叮当,叮当,叮当,

    千百剑芒碰撞,化为一支古怪的曲子,似夜枭大哭,像杜鹃啼血,如妖魔冷笑,一声声,一段段,让人头皮发麻。

    声音入耳,似乎整个人进入了浊气冲霄藏污纳垢的尘世,各种勾心斗角,各种阴险恶毒,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心累,非常累。

    置身其中,难以摆脱,如同中了梦魇一样,连思维都慢了半拍。

    “起。”

    陈岩屈指一弹,九宫缚仙圈发出,光晕落下,九个斗大的篆文大放光明,将思维混乱的苟淮仁罩住。

    “去。”

    陈岩手指再动,玄冥真水悄然无息地降临,一种冰冻天下的寒意陡然间爆发,连中两招的苟淮仁根本没法动弹,就成了一具冰雕。

    叮当,

    陈岩手一招,收回无形剑,目光幽幽。

    苟淮仁面如死灰,眉毛染上冰霜,身上的气势消失一空。

    “技不如人,任凭处置。”

    苟淮仁声音嘶哑,没了力气。

    陈岩没有说话,琢磨着眼前的这个苟淮仁,他虽然是金丹宗师,但受家族牵绊不少,性子之中,有委屈求和。

    不是刚硬死脑筋的人,或许可以收服?

    要知道,随着落云谷的不断壮大,现在可是很缺人手啊。

    苟淮仁是个聪明人,一见陈岩没有立刻下杀手,念头一转,就有了猜测,试着开口道,“陈谷主玄功盖世,在下是心悦诚服,愿归顺大人。”

    这就是留得青山在啊,陈岩一笑,道,“可以,你签下法契,你和你们苟家要听命于我百年,到时候放你们自由。”

    “百年,”

    苟淮仁有点犹豫,虽然他还有二百多年的寿元,但现在的一百年毫无疑问是黄金期,过了此阶段,就要下降了。

    再说,落到对方的手中,他和整个苟家弟子肯定会被人死用,很苦啊。

    陈岩明白对方的心思,面孔一板,眸子中杀机森森,道,“要是你不同意,恐怕整个苟家都得给你陪葬,我敢保证,绝对是鸡犬不留!”

    苟淮仁打了个寒颤,身子都不禁地哆嗦起来。

    对方说得出,肯定做得到。

    到时候,苟家的传承可要断在自己手里了。

    再是不情愿,苟淮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苟家被人抹去,他咬了咬牙,道,“我答应。”

    “好。”

    陈岩写好法契,递到对方跟前。

    苟淮仁看了一遍,条件算得上苛刻,可是败军之将,就得签城下之盟啊,元天都,你真是害人不浅啊。

    心里哀叹一句,苟淮仁还是签下法契。

    “真武两仪道那边我自会去替你说,我们现在先去青阳,安置下你的家族。”

    陈岩收服了一个修仙家族,心情大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