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来日山风一相待 把酒言欢定决策(第四更求订阅!)

第三百八十四章 来日山风一相待 把酒言欢定决策(第四更求订阅!)

    五日后,真武山。

    崖骨嶙峋,叠石参差。

    松花落台阶,岚翠满风裳。

    天光照下,千树绿阴,临池月生,时而金钟声声,清亮激越。

    乍一看,祥和,平静,美丽,似乎已经看不出当日大战的满目疮痍。

    “嗯。”

    陈岩立在半空中,展目看去。

    只见整个山门笼罩在重重叠叠的赤光中,不明亮,不鲜活,如同夕阳的光辉,给人一种大病未愈的衰弱。

    有气无力,懒洋洋没精神。

    很显然,当日大战导致地气移位,灵脉断裂,真武两仪道元气大伤。

    可以讲,打败了真阳玄门的这个大敌后,真武两仪道的实力暂时不升反降,需要时间休养生息,消化胜利果实。

    “正好。”

    陈岩笑了笑,这样的局面对他更有利。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倏尔绽放,清清亮亮,然后一收,化为文衡山,稽首行礼,道,“陈谷主,掌教正在宗内等候。”

    “请。”

    陈岩抬手还礼之后,跟着文衡山,进入真武山。

    不多时,陈岩就见到了戚长宗。

    他正站在一株老松之下,仰首看天,冷光照下,云气和松色氤氲,和法衣映衬,自然仙风道骨。

    目光清澈、平静,又深不可测。

    “哦。”

    陈岩看着文衡山告辞离去,没有说话,也是静静地站着,遥遥相对。

    好一会,戚长宗才收回目光,大袖展动,道,“记得当日我就任真武两仪道的掌教之时,就是这样的月夜,我也发誓,终会继承上一辈的意志,彻底打垮真阳玄门。”

    他顿了顿,用一种莫名的语气,道,“现在能够得偿所愿,多赖陈道友之功。”

    陈岩听到这话,目光深深,道,“都是我们精诚合作,才能事事顺利啊。”

    “精诚合作,”

    戚长宗似乎在咀嚼这四个普通的字,然后大袖一展,转过身,道,“陈道友是我们真武山的贵人,要是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

    “老狐狸。”

    陈岩彻底放下心来,有了猜测。

    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肯定是早猜到,要是自己有机会收服苟家的话,一定会不吝啬出手。

    戚长宗自然是不愿意放过苟家的,毕竟苟淮仁可是斩杀了不少真武两仪道的弟子,可是这样的话,就容易和自己起矛盾,不利于大局。

    于是,戚长宗顺水推舟,干脆卖给自己一个人情。

    “老辣啊。”

    陈岩赞叹一句,理解戚长宗的选择。

    现在对于真武两仪道来讲,最重要的是吞并真阳玄门,积蓄力量,让自己的宗门有实质地上升。

    在这样的大局面前,什么仇恨啊,都得让路。

    至于报仇,退一步讲,十年不晚啊,不用急于一时。

    明白戚长宗的想法后,陈岩也不客气,直接将自己把苟家收服之事说了一遍,道,“落云谷人手不足,这也是权宜之计。”

    “这个,”

    戚长宗故意皱着眉头,沉吟半响,才道,“苟淮仁两面三刀,为人阴险,本来我主张是将他正法的。不过陈道友既然提出来了,就让他戴罪立功吧。”

    “那我就替苟淮仁谢过道友了。”

    陈岩目标达成,面上露出笑容。

    “陈道友开口,我们真武两仪道上下是不会拒绝的,和苟淮仁没有关系。”

    戚长宗的话说的铿锵有力,这是要把人情做的十足十。

    “哈哈。”

    陈岩大笑一声,表示自己承了对方人情,道,“我铭记在心。”

    “来人。”

    “上茶!”

    两人入座之后,有道童奉上香茗。

    正是夜里。

    金灯照空,星斗斜影。

    山风吹入小池,点缀田田叶子,弥漫茶香。

    很有一种冷香飞上诗句的意境。

    两人喝着茶,赏着景,说着话,气氛融洽。

    足足喝了两壶水,戚长宗才进入正题,道,“真阳玄门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想全盘接收,也不容易啊。”

    “哦。”

    陈岩作出洗耳恭听状,抿着茶水。

    “真阳玄门可是离真极上九天挨得很近。”

    戚长宗转着手中的茶盏,晶莹的光泽映照出他阴晴不定的脸色,道,“我和他们打过交道,可不是善茬,说不定就会出手。”

    说是有可能,可看他的神情,是一定会出手。

    “真极上九天啊,”

    陈岩眉头皱了皱,然后舒展开,笑道,“要是戚掌门分不开身,我看可以请动金剑门的两位道友,比如许道友,我看他就锐气十足。”

    “许道友是锐气十足,勇于进取。”

    戚长宗慢吞吞地说着话,声音像是茶叶浸泡在水中,膨胀肥大,却意味深长,品一品才能品出味道,道,“可是我们现在的局面是不宜再树敌,许道友还是燥了点。”

    燥了点,这个评价,可是很有意思。

    陈岩拿起茶杯,挡住眸子中的笑意。

    戚长宗的这几句话,用意昭然若揭。

    金剑门多了一个金丹宗师后,势力大涨,已经威胁到真武两仪道的地位,要是再让他们大肆插手,可不是好事情。

    要知道,两个宗门离真阳玄门的山门都不算远,都是有野心连成一片的。

    自己则不一样。

    落云谷离真阳玄门可是不近,而且落云谷人手不足,就是想插手,都没有办法。

    陈岩想了想,笑道,“我可是比许道友还要年轻的多啊。”

    “哈哈,”

    戚长宗大笑,道,“不一样,陈谷主你虽然年轻,但很稳重,落云谷能发展的这么好,你是功不可没,我都是拿你当同龄人的。”

    这个真武两仪道的掌门也是脸皮厚,夸起陈岩来,简直不遗余力。

    经过他这么一说,陈岩都觉得自己很稳重,很有大局观,嗯,从来不任性妄为。

    再一想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胆大妄为,胆大包天,肆无忌惮,不知畏惧,等等等等。

    一对比,简直不是一个人啊。

    陈岩忍住面上的笑意,将茶杯放到玉案上,道,“既然戚掌门这么看重,我过两日就走一趟。”

    说完之后,他顿了顿,道,“早听闻贵门的真武神球的大名,不知道可否见识一下?”

    真武神球,正是真武两仪道的镇宗之宝。

    虽然不如真阳神钟那样威能惊人,但却别有玄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