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吉龙点穴 阴阳混洞
    后山。

    晴峦雪洗,孤峰凌空。

    到处飞岩绝涧,云霞出没。

    鹤翩翩而起舞,龟徐徐又浮水。

    千石绕翠,四下流青。

    陈岩抬头看去,目光一凝。

    只见地势起伏,似蛟龙盘踞,一种生生不息之气流转,化为黑白,相互交织。

    看到这一幕,他第一个想法,就是两个字:地灵。

    “吉龙点穴。”

    陈岩将景象尽收眼底,拢在袖中的手指动了动,道,“有此布局,难怪贵宗门福运连绵。”

    文衡山目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他没想到,陈岩居然还认得此风水格局,想一想他的修为,再想一想他的年纪,实在是可畏可怖。

    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文衡山沉默寡言,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在前面带路。

    陈岩也不在意,四下观看地势,这可不全是天然形成的,还有不少人力的痕迹,却恰到好处,画龙点睛。

    不多时,文衡山停住步子,沉声道,“陈道友,到了。”

    “哦。”

    陈岩发现,两人正是站在龙口之中,稀稀疏疏的光线照下,时而还听到郁郁的松涛声。

    “嗯。”

    文衡山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向前一步,朗声道,“武前辈,弟子奉掌门之命前来。”

    轰隆隆,

    话音一落,就听一声大响,澎湃的水光自洞口中冲出,幽幽深深之中,一点神意冒出,倏尔一变,化为真武之相,龟蛇相盘,气势惊人。

    “我知道了。”

    庞大的身影声音如雷,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平和安静,道,“你回去吧。”

    “是,前辈。”

    文衡山对眼前的身影很恭敬,看样子,要比对戚长宗还要恭敬。

    叮嘱了陈岩几句,文衡山展袖下山,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个时候,峰顶洞口只剩下一人一兽。

    正是月明星稀。

    风来寒峭,冷光幽幽。

    斑驳的影子在地面拉长,飒飒有清音。

    真武神球器灵所化之虚像上下打量了陈岩几眼,道,“两仪阴阳混洞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尝试的,戚长宗虽然答应下来,但要过我这一关。”

    陈岩不慌不忙,行了一礼,道,“武前辈,不知道在下如何才算过关?”

    “很简单。”

    器灵张口一吐,一道疾风发出,形似漏斗,一下子就将陈岩罩在了里面。

    咔嚓,

    此风不知道是何风,蕴含难以想象的破坏之力,陈岩的法身被卷入其中,也是被四下撕裂,疼痛难忍。

    陈岩皱了皱眉,身子不动,硬抗此风。

    啪,啪,啪,

    风力绞杀,可是陈岩的法身也随之变化,总是可以避开此风的最强劲之处。

    “好。”

    器灵见陈岩脚下都没有动,目光一亮,黑风马上消失地无影无踪。

    “刚才是刮骨裂神风。”

    器灵开口道,“要是你抗不过此风,进入两仪阴阳混洞之中,就会被直接撕裂,万劫不复。”

    “多谢前辈。”

    陈岩知道好歹,明白眼前的器灵的动作并没有恶意。

    “进来吧。”

    器灵一声低沉的咒语,一种玄妙的力量生出,上冲若光晕,环环相扣,挡住漫天的星光和月色,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白混洞。

    黑白混洞,玄奇古绝。

    似乎是天地初开,阴阳二气流转。

    这就是真武两仪道立宗之本,杀伤力比不上真阳神钟,但是能够护持两仪道兴旺发达,当然是别有玄妙。

    “咄。”

    陈岩身子一动,投入其中。

    轰隆隆,

    下一刻,陈岩就觉得自己来到一个极为奇妙的世界,整个世界只有黑白两种底色,安静,祥和,波澜不惊。

    仔细看去,又有一种平衡,稳固,生生不息。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这就是阴阳之道。

    陈岩第一次感应到世界如此之清晰,他法身自然而然吞吐,黑白交织,阴阳交汇,真正的吐故纳新。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陈岩进入到一种玄妙的境界,不知时间流逝,身化真武,演化阴阳大道,两气升腾。

    “真是惊人的悟性。”

    真武神球的器灵化成一个人影,一身玄衣,看不清面容,他望着徜徉在阴阳二气中,身子倏尔纯白,倏尔玄黑的陈岩,暗自惊讶。

    这样的悟性,再有福缘,难怪会走神魂的路子,还这么顺利。

    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是生来就很大啊。

    “阴阳衍生,是为真武。”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长啸一声,法身一变,居然化为真武之相,上蛇下龟,形似神似,周围诸般的色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去,只剩下黑白底色。

    真武行水,脚踩黑龙。

    哗啦啦,

    陈岩化身真武,在真武神球中自由自在地巡游,更深刻地体会到阴阳二气流转的玄妙。

    落云谷。

    月隐竹清,石绕松柏。

    白水自树根之下穿过,汩汩而行,细口青鱼探出脑袋,悠闲地吐着泡泡。

    不时有钦天监弟子,或者军队之人身披铠甲,行走在山路上。

    汪容甫头戴金阳法冠,身披法衣,坐在云榻上,居高临下,看着整个山谷中的弟子昂扬奋进,不自禁地面上带出笑容。

    对真阳玄门一战,真的打出了精气神,让整个落云谷风气大变。

    徐元吉一身单衣,头发很短,根根竖起,有一种溢于言表的强悍,他手中把玩着两个玉球,发出叮叮叮的声音,道,“陈大人一举,击溃真阳玄门,我们落云谷算是真的根基稳固,四下扬名了。”

    “不错。”

    汪容甫点点头,表示心悦诚服,大笑道,“哈哈,最近来我们落云谷的势力可是老实了不少啊。”

    “这才刚刚开始。”

    徐元吉拳意精神化为实质,凝聚异象,在落云谷资源的供养下,他的进步也是非常惊人。

    正如两人所讲,当真阳玄门覆灭之事传开,整个天下都哗然了。

    真阳玄门拥有镇宗至宝真阳神钟,还有两位金丹宗师坐镇,和不少宗门关系良好,这样的势力,都让落云谷以雷霆之势灭掉,落云谷表现出的强势,让人侧目。

    落云谷和陈岩这个新的组合,开始上了各大势力的案头,没有人会轻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