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新砚山上龙蛇对 曾照绿苔光阴来
    新砚峰。

    山容水光,雄奇壮丽。

    平沙远岫,霞云出没,和白水相磨,森森然,自有一种冷峻之意。

    安红玉头梳飞云髻,一身鹅黄宫裙,俏脸上画着淡淡的梅花妆,美目晶莹。

    她的身后,是一株奇松,细叶龙纹,迤逦而下,似千百蝴蝶振翼,栩栩然,轻轻然,绿意照下,直入眉梢,让她多了一分恬静。

    安红玉放下手中的玉简,看着眼前案上青铜鼎炉中冒出的袅袅烟气,细细的黛眉挑了挑,眼角中的笑意一闪而逝。

    “小姐,”

    侍女双螺髻,红衣,娇小可爱,她用好听的声音,道,“最近陈岩真的是名声鹊起,就是我们仙道玄门中的不少年轻才俊和他一比,都黯然失色呢。”

    “是啊,灭宗之战。”

    安红玉抬手拨了拨莲灯,身上的宫裙花纹氤氲,似游丝晃动,煞是美丽,道,“今日之后,恐怕没人能小瞧他,敢把他只当成天才了。”

    “哇,”

    小侍女性子活泼,在安红玉面前也不掩饰,双手捧颊,化成星星眼,道,“据说还不到三十岁呢,就是威震一方的巨头了,这样的人物,何时我能见一眼啊。”

    “以后会有机会的。”

    安红玉嗅着香气,眉目如画。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剑光横空而来,夭矫如龙,轻轻一折,落到峰顶,继而漫天的光华一收,走出一个英俊的青年。

    来人身材颀长,双眉如墨,头戴金冠,身上的法衣上绣有金乌图案,作展翅欲飞之相,似有熊熊焰火升腾,气势逼人。

    他一招手,收起法剑,温和一笑,道,“你们主仆两人在聊什么呢?”

    安红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而坐,从容恬适。

    小侍女却是暗地里撇了撇嘴,她小心思里对这位准姑爷是很不屑的,虽然对方是宇文家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但还是配不上小姐。

    小姐跟了他,真是很委屈呢。

    机灵活泼的小侍女目光一转,正好看到案头上的玉简,拢在袖中的粉拳一攥,计上心头,娇声笑道,“是宇文少爷啊,小奴和小姐刚才正在谈论最近鼎鼎大名的陈岩呀。”

    “陈岩,”

    宇文旭面上闪过一丝阴霾,作为同龄人,他很不喜欢听这个名字。

    原因很简单,两人的差距真的很大。

    他出身名门,家族全力供养,到现在,才堪堪到了筑基三重天。

    而陈岩比他年纪还小,却已经早就不是一个层次了。

    最近的日子,他在家中,没少被家族中用陈岩的例子进行教育,郁闷的很才出门散心,没想到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小侍女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宇文旭发黑的面孔,作出花痴状,道,“比我大不了几岁嘛,居然就将真阳玄门都打得落花流水,太让人崇拜了。”

    “啊,”

    “啊,啊,”

    任何时空,少女的无脑尖叫,都会让人很无语。

    宇文旭也不例外,满头黑线。

    小侍女尖叫完后,美目一转,看向宇文旭,然后用很天真很无暇的语气道,“宇文少爷也是年轻才俊呢,就是比陈岩差一点点。”

    一点点。

    宇文旭听到这三个字,简直无地自容,恨不得把脑袋埋起来。

    他和陈岩比起来,差的真不是一点点啊。

    “呵呵,这个,呵呵……”

    宇文旭脸上明显是大写的尴尬,难受地要命。

    “宇文少爷也不用气馁哦。”

    小侍女攥紧粉拳,小脸绷紧,给他打气,蹦蹦跳跳地道,“很快就能迎头赶上的哦呀。”

    “呵呵,”

    宇文旭干笑地脸皮都僵硬了,面对这个小侍女,居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

    安红玉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差点笑出声来,当然,她是不会阻止的。

    “陈岩。”

    看着眼前狼狈的宇文旭,安红玉不仅又想到了陈岩,同样是少年人,丧命在他对方手中的金丹宗师已经好几个了。

    两人一比较,真的是龙蛇一般的差距。

    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啊。

    被小侍女缠得焦头烂额的宇文旭正好看到佳人嫣然一笑,倾国倾城,美不胜收,心脏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可怜的宇文旭要是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想到另一个人才露出这样美丽的笑容,恐怕早就爆发毁灭之力,排山倒海了。

    从这方面来讲,知道的少,有时候真是一种幸福。

    “红玉,”

    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宇文旭见小侍女还在滔滔不绝,没玩没了,索性不去管她,向树下的佳人发出邀请,道,“这个天气,正是惊云海潮的日子,我们一起去看海吧。”

    “看海。”

    安红玉敛去面上的笑容,重新化为冰雪女神,稀稀疏疏的松光照下,氤氲在身上,风一吹,花纹徐徐,细眉蹙起,平静地道,“我要温养一下我的法宝。”

    看到宇文旭还要张口再劝,她用手敲了敲案上的玉简,道,“陈岩比我们都小,现在却可以做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惭愧啊。”

    “我想了想,还是不够努力。”

    “因此,要下更多的功夫。”

    “这个,”

    宇文旭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跟大红布似的,他不是没被安红玉拒绝过,可从来没有一次的拒绝让他像这次这么难受。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拿另一个人作挡箭牌,要是心里明白,这个挡箭牌真比自己还强,就更郁闷了。

    “我也回去修炼。”

    宇文旭面上发烫,扔下一句话,身子一摇,化为一道金光神焰,纵地而起,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陈岩,我记住你了!”

    宇文旭离开的时候,心里发狠,以后有机会总会让他好看。

    小侍女明亮的目光看着,竟然从这离开的声音中看出一种狼狈。

    “咯咯,”

    小侍女笑出声来,看样子,很欢快。

    安红玉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力量一转,自顶门中冒出丝丝缕缕的真气,霜雪生寒,氤氲出一层玉质的光华。

    这样的故事,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有的是长辈拿陈岩教训晚辈,有的是少女拿陈岩打击缠在自己身边赶不走的讨厌人,等等等等。

    不知道,多少人开始堆陈岩有了深刻的印象,并恨得牙痒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