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妖自北方来 西去十二阁
    金江。

    起于天阙山,水势急湍。

    整个大江自西向东,浩浩荡荡,连绵万里,汪洋澎湃。

    沿途之中,冈岭间叠,峡谷幽深,弯弯曲曲,盘错生险。

    最中央名为九曲十八盘,以险著称,崖陡谷伏,海兽出没,常有舟沉人亡的惨剧,普通人望而生畏。

    只是有心人会发现,通常有惊虹彩电,自崖上升起,倏尔盘旋,往里走,****月月,从不断绝。

    实际上,他们都是修士。

    而让他们不远千里而来的原因是,金鼎十二阁就在大江中游。

    褒玉头梳偏贵妇髻,一身青花宫裙,两缕青丝自鬓角垂下,风一吹,多了三分的恬静。

    她坐在扁舟上,双手放到裙边,美目光转。

    只见峡谷陡窄,岩石凸起,上面生满矮矮的断松,乍一看,绿云覆盖,挡住外面的天光。

    松影和水光相应,一人一舟,翩然而出,倒是别有一番情调。

    褒玉可没有半点赏景的心思,她正在肚子里把陈岩骂了千百遍。

    这个可恨的家伙不光是把自己当脚力骑着飞来飞去,现在他闭关了,还得让自己跑腿,这千里迢迢的,真不近啊。

    真真是气死人!

    “金鼎十二阁。”

    褒玉咬着银牙,决定将怒气发到他们身上。

    叮当,叮当,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虚空中传来一阵清脆的风铃之声。

    须臾之后,香气馥馥,紫云阵阵,一架浮空云榻由远而近,鲜艳的翎毛编织,四角离有铜柱,上有宝灯,绽放光明。

    云榻之上,一个青年人半躺着身子,长眉细目,面容俊美,拿着翠绿烟斗。

    他的脚下,四个妖娆少女或坐或卧,玉体上只披了薄若蝉翼般的纱裙,肌肤晶莹细腻。

    “嘻嘻,”

    少女们的笑声酥软柔媚,四下传开,有一种令人心神摇曳的魅惑。

    “哼,”

    褒玉听到这样的声音,本来就心里烦躁的心情,更加冒火。

    “咦,”

    云榻的青年人正好看到褒玉,目光一亮,这样柔美中带有刚强的美人儿可是很少见啊。

    “小娘子,”

    青年人发话了,开口道,“是不是要去金鼎十二阁,让本公子捎你一程吧。”

    “你找死。”

    褒玉一听,蓦地转过身,美眸中杀机森然。

    “哈哈,小娘子生气的样子更美丽啊。”

    青年人大笑,放浪形骸,他还不知道,眼前的可不是以往被他调戏的仙门女弟子,而是真真正正杀人无算的妖王。

    这样的举动,真的是自己找死了。

    “杀。”

    褒玉身子一摇,一股凶悍到极点的杀机自她身上升起,轰然向上,宛若实质。

    哗啦啦,

    杀机弥漫,有杀伐之音,如刀似剑。

    整个江面之上,居然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霜雪,晶莹剔透,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是灾难,是杀戮,是死亡。

    “不好。”

    青年人勃然变色,他发现了,自己无意间招惹了凶人。

    “前辈手下留情。”

    青年人大叫,一拍手边的玉珠。

    轰隆,

    下一刻,杀机沸腾,化为一个惊天的尖喙,冲着云榻啄了过来。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云榻上升起五彩祥光,结成阵图,纹理勾连,有山川日月之相。

    噗嗤,

    尖喙一啄,云榻上的宝光立刻像泡沫般粉碎,毁灭的力量肆虐。

    青年人面色惨白,大叫道,“我是人魔宫太上长老的儿子,你杀了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人魔宫。”

    褒玉当然知道这三个字代表的庞大势力,可是她根本不在乎,力量运转之下,猛地一啄,将整个云榻上的所有人统统斩杀。

    轰隆,

    青年人一死,突然从他身上冒出一点黑光,幽深如眸子,冷森森渗人。

    “哦,”

    褒玉秀眉一挑,法力激荡,要将之毁灭。

    叮当,

    可是还没等她打到,黑光猛地一跃,到了半空中,然后一闪,就没了踪影。

    “看来还真是人魔宫的人。”

    褒玉没有去追,嘴角勾出浅浅的冷笑。

    人魔宫的人又如何,反正真要是报复,也得去找陈岩,这才叫冤有头债有主。

    陈岩逼迫自己作手下,就得有解决麻烦的准备。

    “就是这样啊。”

    想到高兴处,褒玉嫣然一笑,如玉树初妆,明艳动人。

    要是换个别的人来看,可是一点都想象不到,就是这样一个纤美的女子,一言不和,就斩杀了十几人。

    不多时,扁舟出了峡谷,眼前豁然开朗。

    褒玉站在扁舟上,极目看去。

    只见水光潋滟,点琼飞翠,有一种无尽苍茫之感。

    十二座宝楼拔地而起,高有百丈,都是形似金鼎,绽放出无量的光辉。

    宝光氤氲在水面上,星星点点的碎金随风而动,沙沙作响。

    不少的修士或是驾驭飞舟,或是乘坐飞禽,或是驭使遁光,来来往往,非常热闹。

    叮当,

    叮叮当当,

    褒玉运转法力,还能看到,在十二座金鼎高楼之间,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上面落下,彼此碰撞,发出清脆的玄音。

    篆文呈现黄金色,万万千千,看似散乱,实际上是凝成一个庞大无比的大阵,将方圆近千里都笼罩在里面。

    到时候,稍一发动,就是劈天盖地的杀招。

    “好一个大阵。”

    即使褒玉不怎么懂得阵法,也可以看出大阵的气势庞大,十二座金鼎高楼坐阵眼,引动四面八方的力量。

    金鼎十二阁能够传承下来,宗门对于禁制法阵的布局,显然是作用很大。

    “还有,”

    褒玉目光转动,发现周围的修士来来往往,来自于不同的势力,有散修,有世家子弟,有仙门弟子,等等等等。

    金鼎十二阁广开山门,迎纳四方客人,在这么久的时间里,送出了大量的人情,编织出了自己的关系网。

    要动金鼎十二阁,恐怕不少人会不答应。

    “哼,”

    褒玉冷哼一声,反正里面的风险是不需要自己考虑的,自己只要来传一下话,要是金鼎十二阁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就推给陈岩。

    想到这,褒玉玉足一点,自扁舟上纵声而起,来到半空中,身上的气势节节升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