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灾星横落在金河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真武后山。【愛↑去△小↓說△網w  qu 】

    竹树阴翳,松柏横生。

    石骨嶙峋,倏高倏低,裂空如剑,森森然,直刺天穹。

    正是暮色逼人,晚霞映谷,紫青环绕,彩色缤纷。

    乍一看,如同行走在梦幻世界,多姿多彩。

    这一刻,

    只听一声清啸,继而一个漩涡出现,黑白交织,氤氲阴阳二气,太极运转,生生不息。

    咔嚓,

    混洞一分,显出一个庞大的法相,上蛇下龟,黑水滔滔,有昂然之姿,荡平天下。

    哗啦啦,

    时候不大,异象散去,化为一个俊美的少年,陈岩踱步而出,目光平静。

    “多谢武前辈。”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星冠,转过身,对着半空中的黑白混洞行了一礼。

    “嗯。”

    真武神球的器灵看着下面的陈岩,他的身上原来磅礴的星辰之力已经隐去,取而代之是阴阳二气流转,平平静静,没了锋芒,心里惋惜一声。

    这样的绝世天才,为何不能生在真武两仪道?

    要是有这样的传人,宗门何愁不兴啊。【愛↑去△小↓說△網w  qu 】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因为器灵想到了陈岩的行事风格。

    刚毅果断,勇猛精进。

    要么是辉煌,要么是毁灭,没有第三条路走。

    一比较,还是稳妥的好。

    哗啦,

    陈岩大袖飘飘,出了后山,没走多远,就见文衡山立在松下,一身青衣,枯瘦不起眼。

    “陈道友,”

    文衡山迎上来,开口道,“掌门有要事处理,不方便出面,就嘱咐我来送一送道友。”

    “客气了。”

    陈岩点点头,目光平静,道,“还得多谢戚掌门,允许我在贵宗真武神球中修炼,获益良多啊。”

    “嗯。”

    文衡山是个闷性子,沉默很少说话。

    直到送到山门外,稀稀疏疏的夕光照在两人的身上,将他们的影子拉长。

    文衡山这个时候才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简,道,“陈道友,这是关于极真上九天的信息,以备不时之需。”

    “替我跟戚掌门道声谢。”

    陈岩接过来收好,然后跟文衡山打了个招呼,身子一纵,化为一道遁光,上了中天,离开真武山。

    “先去金鼎十二阁。”

    陈岩想了想,大袖一甩,一点星芒自里面飞出,倏尔一变,迅速膨胀,化为一颗大星,上面晕开灾难和死亡之光,幽幽深深,非常吓人。

    “咄。”

    陈岩进入万魔灾星,在正中央坐好,法力一转,澎湃的力量发出,轰隆一声,震动四方。

    轰隆隆,

    万魔灾星摇曳出一道血光的光华,飞驰电掣一样,赶往金鼎十二阁。

    金鼎十二阁。

    祥云阵阵,绿烟袅袅。

    枝枝叶叶的上的细花盛开,有一种沁人心腑的香气。

    坐在殿中,只觉得整个人的肌肤身骨都染上了花香,经久不散。

    褒玉凤目微微眯起,放下手中的茶盏,开口问道,“聂云空,不知道你们金鼎十二阁考虑的如何了?”

    这个妖王,直呼姓名,真真是姿态嚣张。

    聂云空暗自皱了皱眉,面上却是和煦的笑容,道,“关系到宗门大事,太上长老正在拿决定,妖王阁下不要心急。”

    “本王倒是不急。”

    褒玉用刀子般的目光横了眼前的聂云空一眼,冷笑道,“只是怕你们考虑太久,容易倒霉。”

    声音不大,但威胁的意思,溢于言表。

    聂云空想发火,毕竟他可是一宗掌门,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待遇,可是等抬头看到对面冷若冰霜的俏脸,再想到这个妖王后面的势力,他还是将怒火硬生生压了下去。

    真阳玄门被灭宗的惨案历历在目,让他根本没法冲动。

    要知道,真论起门中势力,金鼎十二阁虽然不弱,但还是比不上真阳玄门的。

    “当时不应该这么莽撞啊。”

    聂云空有点后悔联系谷底来自冥狱黑海的妖魔了,可是真没有办法啊,他们要炼制的门中重宝就是需要妖魔才能提供的天材地宝,地面上根本没有。

    互通有无,需要互通有无啊。

    聂云空忍不住又在心里将自己的师弟黄石公骂了一千遍,这个小子虽然在禁制法门上很有天赋,但天生的贪生怕死,没有半点骨气,出卖宗门都不眨眼。

    要是落云谷拿不到证据,就是他们再强势,金鼎十二阁也可以呼朋唤友,进行抵挡的。

    出师有名和出师无名,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正在聂云空一边心里嘀咕,一边应付褒玉之时,突然之间,一道煊赫恢宏的气机由远而近,横扫四方,无可匹敌。

    轰隆,

    气机是如此之磅礴,江面上都如同煮沸了一般,汩汩冒着水花,不断生灭。

    轰隆隆,

    风起云涌,气势无双。

    “这是?”

    聂云空一惊,抬目一看。

    不知何时,半空中多了一颗大星。

    悬于中天,殷红如血。

    不是寻常星辰那样光芒万丈,璀璨明亮,而是一种沉甸甸的黑气缠绕。

    杀戮,混乱,厄运,灾难,死亡。

    这是一颗灾星,魔星,看到它,几乎就会想到腥风血雨。

    “这是,”

    聂云空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拢在袖中的右手颤了颤,这可是善者不来啊。

    “聂云空,”

    褒玉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用手把玩着垂在鬓角的青丝,提醒道,“这是我家老爷到了,你还不开门迎接?”

    “真的是陈谷主,”

    聂云空只觉得脑海中不断轰鸣,这可是真正的杀神,自崛起之后,一直是血雨腥风,从来不消停。

    只是恶客上门,还不能不迎接,聂云空心里这个苦啊,咬牙吩咐下人,道,“准备礼仪,迎接陈谷主大驾光临。”

    叮当,叮当,叮当,

    时候不大,金鼎十二阁之中响起钟鼓之音,清越降。

    然后重重叠叠的宝光自里面升起,往下一折,化为虹桥,细细密密的篆文在上面流转,凝结出各种各样的景象,声势浩大。

    天花乱坠,妙音生香。

    聂云空走在最前面,大袖飘飘,身后是两排侍女,怀抱香盒,一边走,一边撒花。

    乍一看,人数不下百人。

    聂云空和金鼎十二阁这摆出的礼仪,真的是非常隆重了。(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