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章 开阁雨芽素手茶 谁知明日何样花
    十二阁。

    虹桥低垂,长有百丈,氤氲青紫,如卧龙饮水,流光溢彩。

    仔细看去,重重叠叠的光晕在上面生灭,交织成图案花纹。

    琼香妙音,扑人眉宇。

    陈岩大袖一展,踱步出来,万魔灾星倏尔一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后化为拳头大小,坠入他背后的神光中。

    “陈谷主法驾降临,敝宗上下蓬荜生辉。”

    聂云空声音清亮,笑容满面。

    “聂阁主客气了。”

    陈岩却没有想象中的霸道,眸子深深,平平静静说话。

    “陈谷主里边请。”

    聂云空暗自点头,知道对方是在外人面前给自己这个一宗之主面子,面上的笑容真诚了三分。

    “好。”

    陈岩答应一声,抬步往里走。

    不多时,两人来到正殿。

    紫阁丹楼,琼玉宝阶。

    一种天青之气在其中氤氲,聚而凝之,如乳光,像溪云,连连绵绵,石骨不见,只留下盛开的莲花。

    坐在其中,吞吐之间,神清气爽。

    “是云萝地乳。”

    陈岩目光一动,嗅着鼻尖的香气,体内的法力涌动,道,“静气、养神、安魂、淬力,很不错。”

    “贵客临门,我们当然得好好招待。”

    聂云空常年和人打交道,虽然修为卡在筑基境界上不去,但做事恰到好处,让人生不起反感。

    陈岩饮了一杯灵茶,开门见山,道,“聂阁主,你们金鼎十二阁作为有头有脸的门派,居然勾结冥狱黑海的妖魔,让人很想不通。”

    “黄石公勾结妖魔,罪该万死。”

    聂云空连忙表态,只是不提宗门,只说黄石公,言下之意,就是黄石公一人之事。

    “聂阁主,你不要推卸责任。”

    陈岩一改在外面的平静,疾言厉色地道,“要是你们金鼎十二阁不给出满意的交代,我们落云谷不会答应,本座也不会答应!”

    话音一落,场中刚才的轻松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冬日般的严酷,杀机弥漫。

    叮当,叮当,叮当,

    杀意凭空生出,化为实质,凝成音符,彼此碰撞,是杀伐之音,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冷冽。

    置身其中,谁都会相信,要是一个应付不妥,接下来恐怕就是疾风暴雨。

    “这个,”

    聂云空感应到森森然的杀机,眉宇尽绿,后背冷汗直流,他只是筑基修为,面对陈岩这种连番斩杀金丹宗师的凶人,没有当场露出丑态,就是很不错了。

    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什么是让真阳玄门覆灭的凶人,压力太大了。

    “这个,”

    聂云空汗如雨下,可是门中之事,小事他可以做主,这种决定门中走向的大事,都是太上长老决断。

    没有太上长老的法旨,他是不敢乱说话的。

    就是说了话,也不算数。

    “嗯?”

    陈岩见此,剑眉一轩,场中的杀伐之音由轻缓转为急促,一声声,如急雨敲打窗棂,啪啪啪的声音,勾人魂魄。

    咚,咚,咚,

    落在聂云空的耳中,则如同催魂索命的大鼓之音,让他坐立不安。

    哗啦啦,

    就在聂云空脸色大变,真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道金光倏尔降临,往下一落,轻轻一转,如同天女散花一样,化为万万千千的篆文。

    叮当,叮当,叮当,

    篆文自上而下,组合排列,凝成一柄曲柄玉如意,上绣龙凤呈祥,富贵安康。

    哗啦啦,

    玉如意一动,一种玄妙的力量生出,似是春雨,缠缠绵绵,洗去杀机,空灵自然。

    叮当,

    少顷,玉如意散去。

    “太上长老。”

    聂云空感应到这熟悉的气机,脱口而出。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

    陈岩端坐不动,眯起眼,似乎是在回味刚才万千篆文组合成的如意的结构,其中的玄妙,大是不简单。

    不在力量大小,而在曲折变化中的意念。

    去形,存神,非常难得。

    哗啦,

    青气流转,垂璎若盖,下面出现一个人影,看上去很是年轻,只是雪白寿眉垂到身前,看上去颇为怪异。

    “陈谷主,”

    人影稽首行礼,道,“在下行动不便,可否请贵客来凌云阁一叙?”

    “好。”

    陈岩直接答应,干脆利索。

    “在下程志雒,”

    人影逐渐散去,只剩下声音传来,道,“在凌云阁恭候大驾。”

    陈岩没了立刻动身,反而是慢条斯理地将杯中的灵茶喝干净。

    他提起玉壶,霜水自壶口倾泻而出,拉成一线,落到杯盏中,看着里面的茶叶嫩绿膨胀,芽芽相对,香气沁人肺腑,开口道,“褒玉,你说去凌云阁可能是什么局面?”

    褒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从陈岩来后,她就没了存在感,乐于自在,正在喝着金鼎十二阁大价钱弄来的灵法酒,不亦乐乎,没想到还会被人抓住提问。

    她皱着细眉想了想,开口道,“程志雒这个老家伙,我来了多次要跟他见面,他都推三阻四的,很可能是在拖延时间。”

    “现在他这么干脆利索地邀请,应该是布置妥当了。”

    “哦。”

    陈岩笑了笑,道,“看来是真准备将我当成恶客上门了。”

    “人家巴不得你不来。”

    褒玉嘟囔了一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英气十足。

    “咳咳,”

    聂云空听到两人肆无忌惮地评论,很是尴尬。

    这两个家伙,根本一点都不将自己放到眼里啊。

    可恶,可恨,可真是没有办法啊。

    聂云空只能装作自己不存在,当个哑巴,聋子,瞎子。

    陈岩又慢慢地喝了一杯茶,才整理了下法衣,起身道,“走吧,去凌云阁。”

    “嗯。”

    褒玉玉手一挥,将案上尚未喝完的灵酒收到戒指中,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聂云空,道,“等会你再多准备点这种酒,来个十坛吧。味道不错,本王还没喝够呢。”

    哗啦啦,

    两人一前一后,起了遁光,出殿去也。

    聂云空目送两人的背影消失不见,苦笑一声。

    这个妖王真是不客气,这种灵酒可是宗门花大力气弄到的,十足十的价值高,都比得上好品质的法宝了。

    张口就是十坛,真是狮子大开口。

    “不知道太上长老能够和陈岩谈的怎么样,”

    聂云空在殿中团团转,念叨着,“要是真能躲过这一劫,这妖王就是要一百坛,砸锅卖铁也能给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