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西风飒飒日相催 凌云阁中锋芒对
    两人出了大殿,身化惊虹,腾空飞遁。

    不多时,凌云阁进入视野。

    只见玉楼出水,高有百丈。

    峭拔凝立,上尖下圆。

    天光一照,晶莹胜玉,凝似积雪,晕出清清亮亮的琼光。

    乍一看,如同传说中的天上宫殿。

    “在上面。”

    褒玉用手指了指,玉楼顶上,紫青升腾,形如单髻,斜插天穹,琼琼然,晶晶然,格外显眼。

    轰隆,

    陈岩点点头,脚下自然升起一道水光,节节上升,托起两人,很快就和高楼平齐。

    这个时候,程志雒的声音自里面传出,道,“陈谷主,请进。”

    哗啦,

    陈岩不客气,大袖一展,率先进入阁中。

    阁中空间不大,石色暗淡。

    松萝稀疏之间,布置有木榻、玉案和檀架。

    俱是一尘不染,极为清幽。

    程志雒坐在一株雪松下,整个人映在霜色里,寿眉垂地。

    “咦,”

    陈岩只是看了一眼,面上就露出惊讶之色,他停住步子,眉头皱起,不断地上下打量。

    “陈谷主来了。”

    程志雒睁开眼,眸子平静。

    好一会,陈岩才开口道,“程长老,很有勇气啊。”

    在他的法眼下,眼前的这个人淡若轻烟,整个人似乎是在有形无形之间,冥冥之中,和凌云阁相连。

    一人一楼,密不可分。

    层叠远近,难以描述。

    顿了顿,陈岩道,“难怪说程长老说行动不便,原来已经是人宝合一,形似器灵般的存在,了不得啊。”

    “前路无望,不得不别出心裁。”

    程志雒笑了笑,声音不急不缓。

    “不简单啊。”

    陈岩拢在袖中的手指动了动,对方能够做到这一步,对法宝的认知可谓是非同凡响。

    这样的手段,是剑出偏锋,将自己束缚在一阁之内。

    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能够斩去羁绊,立地得道,以后的潜力不可限量。

    跟在后面的褒玉,美眸中也满是异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疯狂。

    “请用茶。”

    程志雒用手一招,枝头上的细花落下,稀稀疏疏,如同冬雪,落到杯中,化为一种灵茶,香气袭人,道,“这是琼花霜雪。”

    陈岩没有喝茶,反而是想着刚才程志雒的动作,他现在就是这凌云阁的器灵,真的是言出法随,自成空间。

    想了想,陈岩开口道,“这凌云阁为十二阁之首,千年以来,引金河龙气孕养,门中法阵淬炼,已经是一等一的法宝。”

    “只是此宝同样太过强大,程长劳要将之祭炼地大小如意,化为法身,难度非常之大。”

    “这可是不成功则成仁!”

    “天地玄妙,宇宙浩瀚,”

    程志雒表现地很洒脱,话语中却有一种百死不悔的坚定,道,“不看一看,我不甘心。”

    很多普通人知道修士的生活后,会表示不理解。

    修道之人刻苦修炼,日夜不辍。

    当要收集天材地宝之时,在外面风餐露宿,甚至还得和人勾心斗角,斗法厮杀都是寻常事儿。

    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

    这样的生活,即使是寿元悠长又如何?

    还不如富贵家人,赏花看月,拥美吟诗,自在悠闲,随心所欲。

    而程志雒的话,就表现出修道之人的观点:子非鱼不知鱼之乐,不修炼,就不会明白天地之间的大欢乐。

    “程长老的向道之人,在下佩服。”

    陈岩面上不动声,只是目光锐利,道,“不过金鼎十二阁勾结妖魔之事,你们得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阴一阳,才是天道。”

    程志雒捏了个道诀,整个凌云阁中有一股难以比拟的纯阳之气升腾,道,“我当时要和妖魔合作,就是为了其纯阴魔气,希望能够阴阳混元,再上一层楼。”

    他没有否认和妖魔互通之事,从容地道,“不过陈谷主你提出的要求太苛刻,我们没法接受。”

    “哦。”

    陈岩双手平放到膝前,身子挺拔如松,道,“这么说的话,程长劳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

    “陈谷主,我们金鼎十二阁和真阳玄门不一样。”

    程志雒没有生气,没有害怕,没有不安,依然是平平静静,开口道,“我们十二阁一心和禁制法阵打交道,牵连很广。虽然明面上只有我一个无法走动的金丹宗师,但是道友若要动手,肯定会有人出头。”

    陈岩没有说话,他知道对方说的不假,金鼎十二阁积累的人脉不可小觑。

    “要是陈谷主真要下决心,不顾一切,或许真能让有的人掂量一二。”

    程志雒继续说话,针针见血,道,“毕竟代价太大的话,他们也会衡量。不过现在局势不同,道友风头太盛,要是再出手,恐怕会引得有心人不安。”

    陈岩蓦然抬头,目光若刀剑。

    这个老家伙,看得真是够准!

    他到现在没有动手,而是上门威逼,就是有所顾忌。

    能够覆灭真阳玄门,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

    当时之时,他们是突然发动攻势,其他的势力根本来不及插手,再加上有真武两仪道的全力支持,才顺利完成计划。

    而要对金鼎十二阁动手,就会有各种意外发生。

    要知道,他现在的风头真的很盛,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他,有人是不愿意他再扩大势力的。

    陈岩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道,“就是这样,我依旧有办法让金鼎十二阁付出血的代价。”

    “陈谷主当然有这样的能力,这是不容置疑的。”

    程志雒点头表示同意,金鼎十二阁承受不了像陈岩这样人物不择手段的打击,不过他话题一转,道,“这样的话,会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两败俱伤,这个可不一定。”

    陈岩用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似乎是死亡的鼓点。

    “我知道陈谷主志向远大,是有志于元神大道的。”

    程志雒看着外面的天光,照在水面上,层叠远近,五彩流转,道,“浪费时间和精力,对陈道友来讲,就是最大的伤害。”

    时间和精力,这真的是陈岩的软肋。

    陈岩无声地笑了笑,道,“程长劳果然厉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