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二章 青光半分烟绿色 计上心来争上游
    阁楼中。

    绿池丹水,古藤垂璎。

    天光自三面玻璃窗中照下,蓄翠生黛,浮光凝彩,如云霞。

    陈岩端坐不动,绿意片片,扑入眉宇,身上法衣金灿灿的,金青交射,有一种锐利逼人。

    “陈谷主。”

    程志雒似乎对对面之人上弥漫的杀机视而不见,他饮了一杯茶水,道,“你前程远大,自然时间和精力宝贵。”

    “你说的有道理。”

    陈岩点点头,手拢在袖中,眸子青青,看不出深浅,道,“不过很多时候,人也会求个念头通达。”

    “金鼎十二阁这次理亏。”

    程志雒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自己空口白牙就能说服的,不能一毛不拔,于是开出筹码,道,“陈谷主可以观看我们宗门的至宝金鼎万象图,除此之外,我们会派出足够的弟子,供道友驱使。”

    “金鼎万象图。”

    陈岩眸子一亮,这是金鼎十二阁的传承之宝,以阵法禁制入道,别出机杼,观看之后,了解天地万象,很有好处。

    至于金鼎十二阁的弟子,也可以到落云谷中,布置法阵,巩固要塞。

    这样的解决,算是差强人意。

    陈岩没有得寸进尺,只是道,“金鼎十二阁交友广泛,消息灵通,我们以后要多交流才是。”

    这就是要让金鼎十二阁收集情报了,程志雒嘴角抽了抽,答应下来,道,“没有问题。”

    两人有了共识,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室中本来激荡的杀机立刻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春日的生机勃勃。

    烟绿叶肥,溪水潺潺,花蝶翩翩起舞。

    陈岩看着身前的玉石横下,连枝剖楹,蜿蜒如龙蛇,稀稀疏疏的光华垂下,落在身上,清冷冷的,非常舒服。

    他坐在云榻上,眯着眼,感应着整个凌云阁的气机,似煌煌烈焰,勃然而发,却是阴阳失衡。

    “阴阳失衡,”

    陈岩可不是愿意让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他饮了一杯灵茶后,念头一动,开口道,“程长老,凌云阁吞吐金河龙气,阳刚激烈之气入楼,节节升高,我看不是程长老一人能够压下去的。”

    程志雒眼皮子跳了跳,何止是压不下去啊。

    要知道,金河入龙,十二化阳,龙气桀骜霸道,刚烈凶猛,每日午时都会生出烈阳龙焰,让他这个近似器灵的存在五火焚身,生不如死。

    每一日,都是痛苦折磨。

    本来他还能从谷底妖魔手中得到一部分的天材地宝,通过阴阳之道中和烈焰,暂缓痛苦,可惜这个道路被人硬生生地截断了。

    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一脸笑意,还喝着自己准备好的灵茶的人!

    陈岩一看,心中大定,道,“程长老,你跟妖魔合作,哪里比得上跟我们落云谷合作?不怕告诉你,现在我们落云谷每日出产的各种谷底的天材地宝不计其数。”

    “这个,”

    程志雒心动了,他当然知道落云谷虽然参与的势力越来越多,正在蓬勃发展,要是和他们合作,获取资源,不说可以解除自己烈焰焚身之苦,说不定阴阳混元,还可以再进一步。

    只是从刚才的接触中可以知道,对面的少年人看似年轻,实际上很不好打交道,自己要提出合作的要求,对方肯定会狮子大开口。

    “程长老,你现在可是门中的顶梁柱。”

    陈岩占据上风,不疾不徐地说话,道,“门中上千弟子之安危,系于你一身,不可不慎啊。”

    话音一落,阁中安静下来。

    角落中的蟠龙古木,曲折向上,层层如梯。

    水光和绿意交织,照在程志雒脸上,映照出他的神情不定。

    “真是,”

    程志雒心里纠结,一时不愿意说话。

    “咦,”

    陈岩稍有意外,合作之事,对他可是有利的,难道自己还真遇到了一个真心真意为宗门之人?

    事实证明,他多想了。

    程志雒确实不愿意让宗门损失利益,但同样不希望自己前进之路断绝。

    很快,程志雒就有了决断,开始和陈岩讨价还价。

    陈岩这次是彻底占据了上风,果断地狮子大开口,咬定不放。

    “这,”

    程志雒很无奈,进退两难。

    答应吧,宗门可是要大出血了。

    不答应吧,可是刚才被对方挑起了念头,阴阳混元的美好前景像鱼钩上的鱼饵一样,让他不再平静的心再也沉不下去。

    希望,难受的不是从来没有,而是就在眼前,看得见,抓不到,吊着人的胃口。

    “陈谷主,条件太苛刻了。”

    程志雒板着脸,心思一起,不再无欲无求,就是和陈岩讨论。

    你一言我一语,争锋相对。

    言语交锋,如同刀剑。

    正是报应不爽,这一次,就是陈岩牵着程志雒的鼻子走,让他苦不堪言。

    “无聊。”

    褒玉对两人的争吵是半点兴趣没有,她索性取出没有喝完的灵酒,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看着外面彩霞铺江,沙鸥翔集,自酌自饮,倒是快活。

    两个时辰后。

    直到夕阳下山,橘红的晚光射入阁中,氤氲出好看的烟霞。

    偶尔还有渔舟唱晚的声音,断断续续。

    陈岩和程志雒才停下来,对坐喝茶。

    只是仔细看去,两人的神情不同,陈岩是春风得意,而程志雒满脸悻悻,不甘心。

    从两人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最后的结果了。

    “哈哈,”

    陈岩得了便宜还卖乖,大笑道,“程长老,不要垂头丧气,你以后要是真能混元阴阳,斩去凌云阁的羁绊,说不定还得感谢我呢。”

    “嘿,”

    程志雒只能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稳了稳心神,程志雒长吸一口气,双手同时发出一道道的法诀,万千的文字自指尖冒出,倏尔组合到一块,化为一本厚厚的经书。

    经书立在半空中,绽放无量祥光,似乎是一座又一座的大阵连环,重重叠叠,演化天地。

    陈岩用手一点,经书的海量信息涌来,各种阵法禁制之道,非常玄妙。

    程志雒神情复杂,有一种给别人养儿子的难受,好一会才开口道,“陈谷主,不要忘了你的承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