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厚积薄发待有时
    翌日。

    水重兴云,日晚凝烟。

    风过十二楼,摇金门,经玉户,响清音,叮叮当当,发金石之鸣。

    陈岩和程志雒告辞之后,大袖一展,往外走。

    哗啦啦,

    褒玉显出龙雀之相,自远方而来,稳稳当当停在楼前,五彩光华,一时之间,映照周围。

    “咄。”

    陈岩脚下一点,上了龙雀背。

    轰隆,

    下一刻,

    龙雀长啸一声,四下响应。

    垂天双翼一展,云气如潮,罡风激烈,旋即消失在中天。

    “嘿,”

    程志雒目送两人的影子消失不见,慢吞吞回到阁中,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后,嗅着袅袅茶香,才唤来聂云空。

    “太上长老。”

    聂云空表现地很恭敬,来之后就行礼。

    “阁主不必客气。”

    程志雒摆摆手,让对方落座,开口道,“接下来,你可要忙了。”

    聂云空听完之后,面上的惊容一闪而逝。

    宗门要付出的可真不少啊。

    “云空,要是你能晋升金丹境界就好了。”

    程志雒叹息一声,有一种无可奈何。

    现实的残酷。

    人们都是铭记在心。

    且说陈岩,稳稳当当地坐在龙雀背上,五彩祥光化为璎珞华盖,挡下极天上的罡风。

    “咄。”

    陈岩掐了个道诀,天门上浮起星云,一本经书在其中沉浮。

    哗啦啦,

    经书打开,一个个篆文跃出,勾勒出各种各样的阵法禁制,随心变化,讲述天地万象,星空幻灭。

    玄妙、晦涩、复杂,生生不息。

    好一会,陈岩才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

    阵法禁制之道,同样是博大精深。

    其中的道理,和天地规则勾连,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人气,等等等等,千姿百态。

    金鼎十二阁能够屹立不倒,果然是有底蕴的。

    “积累。”

    陈岩摩挲着手中曲柄玉如意上的花纹,眸子深深。

    最近这段时间,他看似在外面东奔西走,没有静心修炼,但真的是博览群书,眼界大开。

    真阳玄门,真武两仪道,金鼎十二阁,等等等等,即使都不是仙道玄门的真正巨头,但宗门的传承都是大不简单。

    融会贯通之后,对以后的发展大有好处。

    “叱,”

    陈岩没有刻意修炼,但依然能够感应到,自己体内的法力有了一种玄妙的变化,如同春日解冻之后,冰皮融开,活泼泼的,满是生机。

    咔嚓,咔嚓,咔嚓,

    陈岩运转法力,体内又有一个接一个的灵窍打开,星辰之光连绵。

    哗啦啦,

    褒玉庞大的妖身都笼罩在璀璨的星辉之中,如同披上了一件霞衣。

    “道路没错。”

    陈岩微微仰起头,眸子中星芒跳动。

    这样走下去,只要再领悟日月之道,养神于窍中,就可以三五成道,令法身再上一个台阶。

    元神大道,不再虚不可及。

    “日月之道,”

    陈岩口中念叨,现在来看,还得等一等安红玉的消息。

    “哼,”

    褒玉明白陈岩的心思,故意抬杠,道,“要是能够打下太玄门,什么日月之道都不在话下。”

    “少在这里胡言乱语。”

    陈岩没好气地用玉如意巧了她一下,道,“老老实实赶路。”

    真真是开玩笑。

    即使是太玄门的大日月天敕宝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也不会去打主意。

    要知道,太玄门可是真正的巨无霸,势力尚在无极星宫之上。

    这样的大势力,就是有元神真人坐镇都不会奇怪,谁会胆子生毛去图谋他们的镇宗法宝之一?

    “胆小鬼。”

    褒玉嘟囔一句,双翼展开,云光如潮水般向两旁散开,向曾经的真阳玄门所在地飞去。

    明泽湖。

    广袤浩瀚,晕光漾翠。

    正中央,有石骨形似圆斗,萼插水中,出水三百丈,笔直一线,刺入天穹。

    不知何时,尖石顶端平面上,出现了一座飞宫,金碧辉煌,祥云环绕。

    杨潘头戴法冠,身披山河法衣,眉宽目深,额广如日,坐在里面,很有一种渊渟岳峙的姿态。

    “嘿,”

    杨潘看着宝镜中映照出的门中弟子和真武两仪道的弟子斗法,哼了一声,两人居然相持不下。

    “戚长宗倒是很会教导弟子啊。”

    殿中另一个人开口了,声音阴测测的。

    “真武神球不是杀伐之宝,但可以镇压门中气运。”

    杨潘说话声音干脆利索,道,“不然的话,只凭戚长宗的能耐,能守住真武山就不错了。”

    “哈哈,不错。”

    这个阴测测的声音再次响起,怎么听都让人觉得不舒服,他同样看向镜中的景象,道,“真阳玄门这样的大肥肉,可不能让真武两仪道这样吞了下去,看来我得出手了。”

    “嗯。”

    杨潘作为真极上九天的巨头之一,当然会顾忌身份,轻易不会以大欺小,当然身边的这个家伙就不同了。

    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狡诈狠辣,从来都是对方的标签。

    要不是这样,宗门也不会和他合作,这个时候,就是需要这样的人物冲锋陷阵。

    “哈哈,”

    此人大笑一声,自云榻上站起,天光自环三面的玻璃窗中射入,照在他的身上,身影从模糊到清晰。

    身材颀长,黑袍罩身。

    只是面容似乎在随时变化,给人一种一人千面的诡异感。

    诡异,非常诡异。

    “哈哈,”

    这个人再次大笑,笑声似乎化为实质,自宫殿中发出,径直向前,如同层层波浪一般,推行到场中。

    轰隆隆,

    笑声越来越大,惊涛骇浪。

    “啊,”

    “啊,啊,”

    “啊,啊,啊。”

    每个听到笑声的真阳玄门弟子都是头皮发麻,他们只觉得身子一沉,思维变得缓慢,整个人好似进入到一种梦魇之中,噩梦不断,难以醒来。

    噩梦,来源于心灵最深处的恐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恐惧,而这笑声,就是打开了恐惧之门,让人们压抑和阻挡的恐惧再不受控制,汹涌喷出。

    不少的弟子噩梦连连下,面孔都痛苦地扭曲,甚至有的倒在地上,不停抽搐。

    “哈哈,”

    出手的人看到众人恐惧害怕的神情,只觉得畅快无比,他就是恐惧之主,梦魇之王,所到之处,就是让人们陷入噩梦中。(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