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再见梦靥之主
    山间。请大家看最全!

    崖石交错,古木盘踞。

    天光自稀稀疏疏的叶子间隙中照下,落在横七竖八的真武两仪道的弟子身上,照出他们扭曲痛苦的神情。

    哗啦啦,

    声音时高时低,倏尔变化,在树梢,在石下,在水中,在众人的耳朵里,似是恶鬼啼哭,像是阎王索命,挥之不去,缠缠绵绵。

    哗啦啦,

    笑声源源不断,勾起众人心中的恐惧,生出梦魇,痛苦难受。

    “啊。”

    有弟子抱头哀嚎,陷入梦魇,无法自已。

    “是金丹宗师。”

    只有一两个真武两仪道的弟子身后浮出龟蛇之相,勉强抵挡住魔音,身子同样摇摇欲坠。

    “以大欺无耻,无耻之尤!”

    他们心中咒骂,又是愤慨,又是诅咒,又是无奈。

    “哈哈,”

    梦靥之主站在宫殿中,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真武两仪道弟子的痛苦、难受、折磨,整个人却是非常开心。

    “哈哈。”

    梦魇之主用手一招,有道黑气自死亡的弟子身上冒出,向上一冲,结成种子,表面是对方临死前恐惧地样子,栩栩如生。

    咔嚓,

    梦魇之主将恐惧种子咬得咔咔响,面上的笑容阴森吓人。

    “啊,”

    看到梦靥之主的举动,就连真极上九天的弟子都下意识后撤几步,他们虽然不少斩杀对手,但是从来没有过这么残忍。

    杨潘皱了皱眉头,然后又舒展开,没有说话。

    “力量越大,恐惧越大,真真是好滋味。”

    梦靥之主咬得咔咔响,满脸陶醉。

    真武两仪道弟子死后产生的恐惧之力,比普通的百姓产生的何止要多百倍,品质之高,在他尝来,简直就是无上美味。

    正是力量越强,心中压抑的恐惧越多,一时爆发,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还有不少人啊。”

    梦靥之主阴森的目光扫过全场,如同择人而噬的毒蛇,让每个碰到他目光的人,都有一种战栗之感。

    他知道真极上九天是拿自己当刀,对付真武两仪道,可是对自己来讲,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

    不提能够分润的真阳玄门的遗宝,还可以趁机斩杀两仪道弟子,完善自己的恐惧真意,再上一个台阶。

    要知道,如果是平时,对真武两仪道这样的弟子动手,可是很不容易的。

    “就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梦靥之主瞥了眼身边的杨潘,心中冷笑,迟早有一天,他会将这群高高在上的仙门巨头擒拿,炼化成自己的恐惧傀儡。

    “金丹宗师,”

    场中唯一一个还保持清醒的真武两仪道弟子放声大叫,声音嘶哑,似乎是呐喊,又像是在宣泄,诅咒道,““你以大欺自有恶报,将来不得好死!””

    “哈哈,”

    梦靥之主大笑,声音中说不出的张狂肆意,昂然道,“好,本座就将你炼制成恐惧魔种,能永远保持理智清醒,让你睁大眼睛看着,何时本座会有恶报。”

    哗啦,

    话音一落,魔气惊天,倏尔一变,凝成一只恐惧大手,上面密密麻麻的咒文如同眸子般半睁半闭,看一眼,就能让人做噩梦。

    轰隆隆,

    大手抓下,让真武两仪道刚才大叫的弟子根本无法抵挡,一种邪恶恐惧之力爆发,他就要化为魔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雷音大作。

    轰隆,

    自九天之上,垂下万千的星光,左右缠绕,化为罡雷,彼此碰撞,轰然炸开。

    轰隆隆,

    罡雷爆炸,星辰陨落,一种大毁灭大劫难之气充塞天地,包裹住恐惧大手。

    咔嚓,咔嚓,咔嚓,

    恐惧大手在星辰雷霆轰炸之下,上面的眼球一个接一个的破裂,发出呱呱的难听叫声,似乎是鬼婴啼哭。

    “什么人?”

    梦靥之主猝不及防下,吃了大亏,眉心乱跳,怒火冲天,身上的杀机横空而起。

    “嗯?”

    杨潘面上露出凝重之色,看向雷霆出现的方向。

    下一刻,

    天穹上的云光如璎珞般自中央拉开,继而五彩毫光由远而近,一只庞大的妖禽自里面撞出,遮天蔽日。

    刹那间,云气崩塌,雪浪层推,一种难言的锐气,扑面而来。

    “咦,”

    梦靥之主抬头去看,发现妖禽背上,立有一个少年人,头戴星冠,精致华丽的法衣拖曳到地,大袖飘飘,风姿绝世。

    “这个人?”

    梦靥之主面色突然一变,似乎想到了某一段不好的经历。

    轰隆隆,

    龙雀落地,背后尾翼扬起,一层五彩光华瞬间弥漫全场,氤氲出一种精致的玉光,照亮四方。

    “嗯,”

    陈岩看到东歪西倒被困在噩梦中无法醒来的真武两仪道弟子,剑眉一轩,大袖一摇,无形剑自里面跃出。

    哗啦啦,

    剑光一展,凝若霜雪。

    只是一动,就从场中掠过,分化万千,在每个两仪道弟子眉心一斩。

    咔嚓,咔嚓,咔嚓,

    清脆的爆音响起,黑气崩裂。

    正是挥剑斩情丝,法剑灭恐惧。

    “啊,”

    “啊,啊,”

    “啊,啊,啊。”

    恐惧一去,众人自噩梦中醒来,想到刚才的经历,都是惊惧交加。

    噩梦不断,恐惧衍生,无能为力。

    这样的状态,简直是人间酷刑。

    陈岩手一招,将无形剑收回,从容转身,风姿绝佳,目光投向梦靥之主,笑道,“好久不见,阁下可是大有进步啊,现在都不去藏头露尾,开始以大欺小了。”

    “你。”

    梦靥之主终于能够确定,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曾经让自己在青丘山受到重创,还丢掉了好不容易炼制的万靥法袍,要不是自己还有奇遇,恐怕会一蹶不振。

    这样的仇恨,不共戴天。

    没想到,对方居然送上门来了!

    梦靥之主上前一步,身上的法衣猎猎生风,脚下浮现一个扭曲的人面托住身子,徐徐上升,居高临下,看向陈岩,一字一顿地道,“小子,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哈哈,”

    陈岩大笑,目中有少许戏谑,上下打量梦靥之主,道,“谁给你的自信?无知无畏。”

    另一边,杨潘认出陈岩,不由得站起身来,眉头皱起。未完待续